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男人跟你接吻时的小动作,暗示了他对你是不是真心?

男人跟你接吻时的小动作,暗示了他对你是不是真心?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男人跟你接吻时的小动作,暗示了他对你是不是真心?

傍晚下,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姑娘与一些卖衣服的阿姨蹲在巷子里,她伸手将额头前的碎发理好,笑眯眯地看着面前又蹲下来的客户。

“这件多少钱?”“400。”楚诗语伸出手指,嘴角酒窝深陷。

“200!”蹲在面前的姑娘恋恋不舍地看着面前的衣服,朝她伸伸两根手指。

“400!”“好吧,300!”“400,不还价……”“350……”“好吧,成交!”俩姑娘开开心心地拿着衣服离开了,嘀咕着:“这衣服真值了!”楚诗语开心的朝旁边阿姨吐吐舌头,扬了扬手里的红票票,大大的水眸弯成月牙,笑意正浓。

阿姨一边嗑瓜子一边笑着说:“小姑娘,听我的没错吧。”就在这时,有人高喊一句:“城管来了,快走!”这一声一下子让整条街都热闹起来,楚诗语看到城管快步走过来,走路带风,气氛一下子严肃起来,她迅速抓起包,将衣服塞进去,起身要跑,一城管正好瞄到她:“站住!你停下来!”楚诗语抱着包一回头,发现有一个城管朝自己跑了过来,她有些惊慌的迅速朝另一个巷口跑了过去,大风灌进耳朵里,她只能听见呼呼的风声。

由于没有体能跑一会就累的有些喘。后面传来紧促的跑步声,还有城管严厉的警告,她不顾头发的凌乱和喘不上来的气息,朝另一个巷口跑,眼看腿迈不动了。

突然!她发现一辆车的后备箱有些轻微开启,眼眸一眯,这车后备箱可以打开,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暗暗咬牙,不管了。

她抱着背包,以前她经常钻进爸爸的后车厢,动作很熟练,一下子钻了进去,蜷缩着身体,手指轻轻勾住慢慢往下合上。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随着声音跳的越来越快,屏息凝神,仔细辨别脚步的大小。只有一条微弱光的隙缝里,她悄悄观察外面的情况。

一阵急促的脚步跑过来,在车前来回踱步,“嘭”的一声那条隙缝被盖住了,唯一的一道光不见了,里面黑乎乎一片。

吓的楚诗语向后一缩,回音一直在耳中回响,她躲在车里不敢出声,只能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隐约听见脚步声越走越远,大约过了一会,楚诗语悄悄伸手打开一条缝隙,左右看看,发现一个城管身影已经走远,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走了!她刚要伸出腿,突然,耳边响起引擎的声音。这是什么情况?感觉到身下的车子在移动,楚诗语终于明白了。完了完了……自己这是要被带去哪里?手指勾住后车箱缓缓打开,一道光刺进来,她刺的眼睛疼,一下子将后车盖拉高,后面的车突然看到后备箱里躺在这女人,顿时刹住车,导致后面的车全部紧急刹车。

“砰砰砰……”猛烈的撞击声从后面传来,也成功传到了坐在驾驶位上的殷亦航耳中。他侧头看了一眼后视镜,见身后似发生了车祸,星眸一闪,便收回了目光。

感觉到身上的温度热的有些不正常,殷亦航烦躁的将衬衫的扣子又解开了两颗,可却丝毫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该死!”想到刚刚从酒吧离开前喝的那杯酒,男人的眼底划过一丝阴笃。竟然敢算计他,真是招式。

身体越来越热,殷亦航伸手打开窗户,将脸转向外面,感受到冷风灌进车内,温度顿时下降了许多。

而此时的车后箱内,楚诗语简直是欲哭无泪。现在这种情况想要下去是不可能了,只能等着车停下来,她再偷偷溜走。

透过后备箱盖的缝隙,楚诗语一路欣赏着后边快速闪过的风景,身体已经僵了。苦着一张脸,她暗暗在心里祈祷,快停车吧……停车吧……可是明显她的祈祷没有任何人听到,车子依旧快速的疾驰在路上,而且还有加速的迹象。

驾驶位上,此时殷亦航的药性已经发作,就算将车上的窗子全部打开也无济于事了。此时的他只想快速赶到家里,至于之后的事情……想到此,男人的黑眸一暗。他殷亦航虽然不是什么洁身自好的男人,但也都是在他想要的时候,而此时这种被药物控制所产生的冲动,着实让他觉得十分的不爽!车子一路行驶,楚诗语不知道车子究竟走了多久,只看到外面已经完全黑了,她都有些困了,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楚诗语霎时清醒了过来,大大的水眸眨了眨,她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可是等了半天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

犹豫了一下,楚诗语缓缓的将后车盖打开了一条缝隙,透过外面昏暗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空无一人。看来是已经走了。

心里松了一口气,楚诗语打开后备箱快速的跳了出去……

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脚,躺在里面这么久,她觉得自己的腰都快折了。

抬眼看了一眼身处的环境,发现这里是一片楼区,楚诗语皱了一下眉,不过此时也没有时间多想了,快速的回身抱起后备箱内的袋子,刚准备起身,突然,一种危险的感觉从身后传来。楚诗语身子一僵,慢慢的回身……看着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男人,目光掠过男人微敞的衬衫,从她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男人健硕的身材,腹部强有力的腹肌也若有若现。

目光上移,一张俊美逼人的容颜映入眼帘,男人的嘴角虽然挂着一抹笑,可是眼底却暗含凌厉。落在楚诗语的眼中,顿时让她觉得一股毛骨悚然的凉气从脚底生起。

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楚诗语慢慢的抬手,尴尬的打了一个招呼,“你……你好!”殷亦航看到面前的姑娘头发凌乱贴在脑门上,水眸清澈忽闪忽闪地看着自己,眼底有些惊慌,那抹清澈和倔强搅的他有些心动,体内原本已经被他压住的药性瞬间复苏过来。

天上掉下来的?还是谁安排的什么把戏?他缓缓上前,想要近距离的看她。

楚诗语警惕的看着他的动作,他进她就退,可是她原本就站在车后,只退了一步就退无可退了,感觉到男人缓缓的逼近,楚诗语咬了咬唇,眼底划过一丝慌乱,这男人是要干什么?不可否认,这男人的五官真是好看,那深邃的眼眸,性感的薄唇,简直……“你是谁?”他扬了扬下巴,脸又进了一公分。

她知道突然出现在人家后备箱里是一件很难解释的事情,尴尬地笑了一下,露出深深的酒窝。

“我……我路过……”他又近了一公分,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咽了咽口水,顿时整个人不敢呼吸,伸手推了推他,希望可以推开他,手指碰到紧实的胸膛时,他的黑眸一沉。

“那个……这件事情我可以解释的……”他感受到她的手指在胸前划了划,手指带有别样的魅惑划过他的肌肤,顿时身体一紧,体内窜上一股燃烧的火,黑眸一眯,“管你是谁!”一把将她抗在肩上,手一扬锁上车,扛着她大步走进公寓。

“喂喂!你是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不就是钻进了你的后备箱吗?你至于吗!”楚诗语的小拳头几乎没有一点力气地捶在他肩上,对于他一点效果都没有,他将她抗进屋里,扔在床上,她整个世界又颠倒了,身体躺在柔软的床/上,她挣扎着要起来,他的身体却压了下来。

楚诗语哪里经历过这个,顿时慌了,“混/蛋!你快点放开我!我都说了自己是无意间躲进你的后备箱的,大不了……大不了我给你路费就是了。”拼命挣扎,她伸手手臂抓住他的肩膀,想要起身,却被他的手掌一把握住她的手,举过头顶,让她几乎不能动,低头在她耳边,嗓音嘶哑着说:“虽然你的出现方式比较特别,不过不可否认,你已经吸引到我的注意了。”“什么方式?什么吸引你的注意?我没有!你快放开我!”感觉到身上的男性重量和他喷在脖颈间的气息,楚诗语浑身颤抖了一下,这才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她使劲挣扎着,想要摆脱身上的重量,殷亦航被她搅的身体的药性迅速升起,一下子蹿到各处,他的呼吸变得浊了起来,身体的温度渐渐升高,他倒吸一口凉气。

黑眸已经被渲染,他看着身下的小人儿,整张脸因为挣扎红扑扑,水眸充满倔强和愤怒,小嘴使劲撅起,立刻搅化了他的心,心里麻麻痒痒,心底有了动容,她简直是个妖精,朝着充满诱惑的唇吻去。

吻下的时候,感受到唇的柔软,让他不禁低叹一声,心瞬间沦陷。

楚诗语整个眼眸瞪起,这个人居然吻了她,整个人石化了,他居然吻了她!不要!这是她的初吻啊!她不要献给这个陌生的男人,这是要给林风的!她紧闭嘴想要躲避他的吻,却被他纯熟的技巧撬开,她实在抵不过他的力量,只能呜呜地发出抗议声,头发散乱的像海里的海藻,整个人散发着妖精般的魅惑。

殷亦航黑眸一沉,身体贴的更紧,她立刻感觉到他的变化,整个人惊住了,嘴里的呜呜声顿时带上了哭音。

不要!她不要这样!她要回家!“不要……求你……”

她哭出来,求他放过。

他的大手来到腰间,细小的腰盈盈而握,她的身体很是柔软和平时见过的那些女人不太一样。

看到她的眼泪,他心里一动,伸手轻轻拂去,尽量放柔声音问道:“第一次?”楚诗语眼眸中充满泪水,使劲点点头,希望可以获得他的同情。

谁知,男人却在他耳边低声说:“我会对你温柔的。”“不要!不要这么对我……求你……”随后她所有的抵抗和哭声,都柔化在他的怀里,消失在他的吻里。

三年后。

“早饭做好了,不吃啦!”楚爸爸拿着铲子从厨房侧出身。

“不啦,我马上就要迟到了。”黄色的身影从楼上快速的跑了下来,楚诗语抓起起桌子上的一块面包直接放进嘴里,跑到门前换鞋,“不吃了,不吃了,要迟到了。”今天可是王医师重要的手术,点名要她跟着,这是难得的好机会,要不是昨晚萧萧失恋,她也不至于陪到半夜3点。

突然,公交车一刹闸,所有人惯性的差点摔倒。

“路边有人摔倒了!”“扶还是不扶?”楚诗语顺着窗外一看,发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倒在路边,旁边停了一辆劳斯莱斯。身为护士的她,第一反应就是救人,她对师傅说:“师傅,你打开门,我下去,我是护士。”司机一听,立刻打开门,她冲下去,扒开人群,蹲下认真地检查了一下病人的呼吸,是否还有脉搏,恩,还有脉搏。

她立刻拨打了120电话,并将他的身体摆成恢复性体位,将其头部使其于腹卧位,将一侧的上臂及膝关节屈曲,轻轻将头部后仰。

“大家散了吧。”楚诗语抬头一看,发现身边站了四个保镖,现在危机十分也不管其他了,低头继续为老人治疗。

不一会,救护车来了,将其拉进医院。

楚诗语一进医院,立即拉住一个护士问道:“王医师在吗?”“他已经进了手术室了。”“这位患者可能是心脏病,需要马上紧急治疗。”“可是,王医师不在。”楚诗语想了想,咬住嘴唇,只一瞬间就做了决定,“我来吧。”病人随即被推进了急诊室。

等做完紧急治疗后,躺在床上的殷之江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站着姑娘,正拿着病历写东西。

楚诗语看到他醒了,眼眸一弯,柔柔的笑了起来,“您终于醒啦。”殷之江环顾周围,是高档的病房,知道自己老毛病犯了,刚才昏倒的时候,后来能感觉到她的治疗。

“谢谢你,护士。”“您醒了就好!”楚诗语拿着血压器走过去,“我给您量量血压吧。”她刚要走上前,就看到门外的保镖往里迈了一步,楚诗语立刻停住脚步,顿了一下,大眼眸转了一下,看向病床上的老人,老人本来严肃的脸有些缓和,摆摆手,保镖退去。

她瘪了瘪嘴,哇!真是有钱人,身边这么多保镖。

“刚才在路边,是你救了我吧?”“唔……情况紧急,我只能迅速做决定……”“谢谢你。”“哈。不用的。”楚诗语嘴角一勾,酒窝深陷。

追至,殷之江的神色却突然变得苍凉了起来,“要不是你,我现在没准就已经到了那边的世界呢。”楚诗语不会安慰人,只得勉强的笑了笑,“您别这么说,吉人自有天相,您躲过了这次的劫难,以后一定平平安安的。”闻言,殷之江勉强一笑,“小姑娘不用劝我,我自己的身体,是知道的。”抿了抿唇,楚诗语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量了量血压,“血压有点高,最近不要情绪太激动,您家还有……”亲人还未说出来,就听到大力的开门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大步走进来。

他穿着黑色衬衣,整个人散发着桀骜不驯的气质,高大的身躯立刻给她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她立刻站了起来,退到一边。

殷亦航看到老爷子躺在床上,将手里的西装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然后坐下。抬眼,黑眸扫了一眼房内,这才不咸不淡的开口,“身体没事吧?”“我不出事,你就不会来是吗?”老爷子的脸色在殷亦航走进来时已经沉了下来。

殷亦航只当没有看到,“您可别这么说,我不是回来看你了吗?”说着,男人的黑眸扫到了楚诗语脸上。

楚诗语感觉到他的目光,诧异的转身看了他一眼,他顿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特别那双清澈的大眼眸,似乎在哪见过。

他的目光太过张扬,让她觉得浑身不太舒服,特别是那双眼睛,像一只猎豹一样盯着人看,“你救的我父亲?”

楚诗语被他看得发毛,眼眸眨了眨,点点头:“我是医生,这是应该的。”殷之江发话了:“是要感谢她。”殷亦航听到后,嘴角一勾,眼眸一眯,起身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卡,迈着大长腿走到她面前:“给你。”高大的身体立刻遮住她面前的光,让她不得不倒退一步,因为这压迫人的气势。

她抬头,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带着一股讽刺,又低头看到面前的银行卡,不由的眉心紧蹙,眼中划过一丝不悦。

这人,难道以为她是为了钱才救人的吗?“我不能要!”她伸手将卡推了回去。

殷亦航看着被推回来的卡,眉心一挑:“怎么,嫌少?”楚诗语被他轻佻的语气激的顿时怒了,手中的病例一收,仰起头,感觉到二人身高的茶具,大眼睛眨了眨,却仍是不服气的说道:“这位先生,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高人一等!我是医生,救人是我的天职,而不是为了利益!所以这钱,我看您还是收回去吧!”看着她一脸认真,眼神坚定,他轻轻“呵”出声,这种人他见多了,假装什么清高,想要钱还不好意思,推来推去,最后还不是拿了。

“真不要?”“不要!”“那好。”他将卡收回,装进钱包里。

殷夫咳了一声,声音沉稳有力,更像是一个警告。

殷亦航黑眸一眯,这老爷子到底什么意思,“是她不要,不是我不给。”“你这逆子,这点事情都办不好!”殷亦航一听脸沉了下来,将卡掏出给了殷父:“你自己给。”“你!”殷夫被他气得,一阵心脏跳动激烈了点,楚诗语看到殷夫情绪激动,立刻走上前,“您现在不能激动,不然很容易再次休克。”她转身对身后的男人说道:“患者不能情绪太激动,您不要惹他生气了!”殷亦航看到她气鼓鼓地鼓起晒帮子,眼眸瞪了他一眼,眉毛一挑,走上前,她一抬头,差点撞到他的胸膛,他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几乎拉进自己的胸怀里,声音带着威胁说:“护士,讨好他不如讨好我,你以为这样就能攀上殷家?”这些伎俩,他见的太多了,这些女人想尽办法攀上殷家,可惜,都被他识破了。

这男人真是不可理喻!她救了他的父亲,换不回一句感谢就算了,竟然还敢这么对她,真是可恶!而且他说的那是什么话。什么攀上殷家,她什么时候要攀上殷家了?!“放开我!”她伸手推他,胳膊被他捏的骨头都疼。

殷亦航嘴角一勾,在她耳边说:“装傻没用。”楚诗语简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想逃离他的魔掌,既然你不让开我,别怪我出狠招,她用脑袋忽然撞向他的下巴,他没意识到她这样,下巴被撞的很痛,手一松,她一下子躲的远远的,警惕的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不悦,“这位先生,你若是再动手动脚,我就叫医院的保全了!”殷亦航动了动下巴,这妮子撞人真疼。

她摸了摸自己脑门,撞的也有些疼,却睁大眼眸不甘示弱地看向他。

殷亦航刚要走上前,她吓的身体一缩,殷父出声制止:“好了,这是在医院,你有些分寸。”楚诗语看到有人撑腰,挺了挺胸脯,“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请这位先生注意分寸!”殷亦航本来一肚子火,看到她呛了呛鼻子,嘴角一抿,酒窝深陷,摸样很是滑稽,更让他想逗逗她,他不听劝走到她面前,她立刻感觉到自己要成为小白羊。

“你……你要干什么……”天啊,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回事?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霸道、不可理喻的男人?!见殷亦航还在向前走,楚诗语抱着病历转身想跑,却被他的大手抓住,随即,另一只大手在她脑门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楚诗语吃痛,立刻瞪大眼眸,“你凭什么拍我?”“因为你撞了我。”“是因为你先武力对我,我才撞你的。”“我只是想拉住你,结果你就用脑门撞我,这就不对了吧?”这个人是在描述刚才的事吗,这不是公然扭曲事实吗!没天理了呀。

“你怎么能这么说,明明是你武力拉我,你完全可以轻轻的拍拍我。”殷亦航看着她,看到她怒气地顾着腮帮子,心情大好,“我就是轻轻拍你。”“你……你……简直不讲理……”

楚诗语摸着自己的脑门,决定不和他理论了,因为理论不通了。

他伸手拉过她的手,她顿时触电般,身体向后退了退:“你要干嘛?这是医院,你快放开我,不然我喊啦!”谁知,殷亦航却掏出刚才的那张卡,放到她手心里:“拿着,趁我没反悔之前。”楚诗语看着面前的卡,明白了他的意思,心想如果不收下是离不开了,虽然她很缺钱,但是这种钱财不可要啊。

“唔……好吧。”她伸手接过,殷亦航顿时警觉地眯起眼睛,她拿着卡走到床的另一边,突然将卡扔给他,“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要的。拜拜。”,说着抱着病历本匆匆跑了,逃离似的跑开。

跑的时候,她不时往后看,怕他跟了出来,直到跑到走廊尽头时,她才停下来喘口气,一直回头望,差点撞到一个2岁小孩,小男孩不大,穿着整齐的小西装,大眼眸看着她,她伸手扶住他。

“你没事吧?阿姨撞到你了吗?”小男孩长的很漂亮,眼睛非常大和她很像,小男孩看着她,一下子笑了,伸出手,摸住她的脸,她被这温暖的小手,摸的怔住了,心底一股异样的温暖流进来。

这时,有穿着黑色西装的两个人走过来,过来将小男孩抱走,小男孩临走的时候朝她喊了声:“妈妈。”声音稚嫩,黑色的眼眸充满渴望。

楚诗语整个人怔住,怔怔看着远去的身影,刚才他是叫了她妈妈吗?柔柔的一声勾的她有些心疼,特别是当他的眼眸看着自己时,那种感觉越之强烈。

“诗语!403病房查房。”“哦,好。”楚诗语回过神,抱着病历转身离开了。

夜晚,整个医院的喧嚣静下来,殷之江所在的是高级病房,隔音效果很好,保镖看守门外,一个保镖抱着一个小男孩进来:“殷总,小公子是10点的飞机。”本来低着头一脸不高兴的小男孩,看到殷之江熟悉的脸,立刻换上了笑脸:“爷爷。”伸手找爷爷抱。

殷之江露出笑容,接过小男孩:“泽恩,今天乖不乖?”泽恩趴在他的肩膀上,小小脑袋将所有的力量放在他的身上,肉肉的小手一直抓着他的手:“很乖。”殷之江笑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孙子,是他现在唯一的心头肉。

“去国外,见太奶奶好不好?”泽恩的小嘴一瘪,漆黑的大眼眸有了清浅的泪水,却还是点点头:“好,爷爷。”殷之江叹口气,看了一下时间,将孩子交给黑衣人,“确保一切平安。”“好。”楚诗语正在和其他护士交接工作的时候,一抬头,发现殷总房间门口,那个小男孩出现了。

这孩子怎么会出现在殷伯伯的门口呢?也许是路过吧。她刚要低下头,发现那个小男孩看着她,朝她摆摆小手,漆黑的大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她顿时被萌化了,伸手朝他摆摆手。

之后殷之江住院的几天,她悉心照顾,无论他怎么说钱的事,她都装傻不收,后来殷父也就不说了。

“您今天血压还有一点高,还需要在观察一下,虽然心率正常,但是再观察两天就好。”楚诗语是趁他儿子不在的时候溜进来,赶紧查完房,她准备再溜走。

“好。”殷之江咳了一声,声音有些重。

楚诗语有些担心地走上前,递上水:“您没事吧?”殷之江摆摆手,“没事。”他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楚诗语将靠垫调整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这时,她听到脚步声,这声音太熟悉了,因为这几天她每天都要做的事,就是听脚步声。

他儿子要回来了!她必须迅速闪人。

抱着简历,她笑着对殷之江说:“殷伯伯,我先走了,有事叫我。”说完一转身,就看到殷亦航靠在门边,身体几乎挡住大半个门。

“我……我查完房了,要走了。”殷亦航慢悠悠地将胳膊撑住门,整个人几乎挡住大半个门,这下能出去的地方更窄了。

楚诗语睁大眼眸,看着眼前,他手臂下面那块空地方,他什么意思?“走吧。”他一副无所谓,让她走。

他这样堵在门口,她怎么走?“殷少爷,您让一让,我才好走。”殷亦航没有动,黑眸看着他,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楚诗语看他一副没有动的意思,有些心急,咬了咬唇,暗暗想,我忍了吧……

她抬起头,露出笑容,“劳烦让一下好吗?我着急查房。”

他沉默,高大的身体斜靠在门边,双腿交叉,只是嘴角挂着一抹欠揍的笑。

楚诗语暗暗深呼吸,再深呼吸,她是白衣天使,不能动怒。因为上次她和殷亦航吵架,被殷亦航投诉了,害她被训了一顿不说,还罚了款。

她虽然好脾气,但是确是记仇的,从此以后最好井水不犯河水,所以每次见他都躲着他。

可是……他不能因为自己在医院不能发火,就故意惹怒自己!这不是明摆着挑衅么!“您让不让?”“我没妨碍你走。”“好,这是你说的。”楚诗语忽然朝他贼贼一笑,伸脚朝他的脚踩去,质地精良的黑色皮鞋顿时踩上一个脚印。

殷亦航低头一看,顿时脸黑下来,她又朝另一只踩过去,他额头的筋突突地跳了,伸手要抓住她,她趁机钻了空子跑了出去,朝她扬了扬下巴,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某男顿时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这一切被殷之江看在眼里,这个不孝子一直因为他妈妈的去世,他娶了小妈,从此事事与自己对立,公司运营一塌糊涂,没有正经女朋友,几乎天天不会家。

可是,现在自己还有多少时间能够帮他处理后善,是时候给他找一个妻子了,好让他收心。

他看着楚诗语是一个善良的孩子,而且性格和他很是合适,可以抵制他的火爆脾气。

等殷亦航离开的时候,他打了一个电话,找私人侦探调查楚诗语的底细。

没有几天,楚诗语的身世状况就到了他手里。

当他阅读她的信息时,发现她的经历十分离奇。

20岁生子。医院XX,这不正是恩泽出生的医院吗?脑部诊断证明?殷之江的脑子案例每晚的查房,楚诗语看到殷伯伯的房间很静,房间里只有他,正在吃药的殷之江看到她来了,叫她过去坐。

她查了一遍后,坐下来,陪他说说话。

“小楚是哪个大学毕业的?”“XX大学。”“哦……”殷之江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杯子和桌子发出碰撞的声音。

“家里还有什么人?”楚诗语想了一下,眼神黯淡下来:“家里就剩下我和我爸爸,我妈妈去世的早。”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坚强地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这样。不好意思问到这个问题。”“没关系。这个问题从小就被人家问,我已经习惯了。”“爸爸不容易吧?”楚诗语的眼眸黯淡下来:“爸爸为了我,确实吃了很多苦,他总是希望给我最好的生活,却总是事与愿违……”说道后面,她欲言又止。

殷之江刚要开口,听到身后拍手鼓掌的声音:“好凄惨的故事。”楚诗语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殷亦航从她进来就在门口听着,“又一个灰姑娘的故事!”“灰姑娘怎么招惹你了?”楚诗语听到他口中浓浓的讽刺。

他长腿迈进屋里,走到沙发处,坐下,黑眸带着一丝审查:“这是我听过的第几个同样的故事?能不能有点创新?”楚诗语被他气得眼中有清浅的泪水:“殷亦航!你!”“亦航!怎么说话!快点给诗语道歉!”殷亦航嘴角一勾,笑容的讽刺,“爸,这样的故事,您也是听了好多了吧,千万不要心软。把你儿子给卖了!”“混账东西,你怎么讲话呢!”“我只是好心提醒您而已,何必动怒。”殷亦航走上前,双臂在床边,高大的身躯压下来,带着风的速度拍打在她脸上,他盯着她看,看到她眼底清浅的泪水:“哭什么?”楚诗语被他的气势压的很不舒服,身体向后移了移,对上那双如猎豹的黑眸,“我没有。”“难道是因为自己身世的悲惨,而难过哭的吗?”殷亦航扯出一个坏坏的笑,这笑真是刺眼,刺的她眼睛疼。

这个殷亦航,真是太可恶,一直就踩着别人的自尊心讲话,她是穷,但是所花的钱都是靠自己双手赚来。

楚诗语大大的眼眸看着他,迎上他的视线,“关……你……什么事!”她承认,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我可不想管你的事,但是……”他偏头看向自己正脸色发青的父亲,“你们要是有什么其他想法,别怪我没提前提醒,灰姑娘结局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得到。”刚说完,一只茶杯朝他扔了过来,他一扬手,杯子牢牢地在他的手掌里,他叹了口气,朝殷之江说道:“爸,咱换个生气的方式,可以吗?”

后续故事精彩不断!

点击左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评论
相关文章
为人的涵养(必读)

为人的涵养(必读)

别自视清高。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谦卑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修养。摆正自己的位置,权力是一时的,金钱是身外的,身

参政内幕 阅读数:31437

美元再跌要出事了!

美元再跌要出事了!

来源:全球局势战略纵横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虽然后续并没有继续蔓延,但却值得铭记,因为推动其发生的背后逻辑是值

参政内幕 阅读数:22154

官场微小说:《神算》

官场微小说:《神算》

来源:《检察日报》 老张是清丽花园小区物业的维修师傅,负责小区里机电设备的维护管理。他早年在工厂干过机电

参政内幕 阅读数: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