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你做爱吧,不用回我了……

你做爱吧,不用回我了……

2017-07-15 参政内幕 参政内幕

你做爱吧,不用回我了……

第1章 出嫁


“新娘下轿。”

萧长歌在喜娘的搀扶下,缓慢的下了轿。

步子一动,她立刻感觉到,这个身体酸软无力。

想来,定是刚才服毒自尽的后遗症。

是的,大婚的萧长歌已经在花轿里,服毒自尽了,

现在的她,本是现代的一名外科医生,为了救人,意外坠楼死了。

最后,就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这个身体里。

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起,让萧长歌惊了一下。

随即,更多的原主记忆涌现。

她记起来了。

自己这是要嫁给……冥王,一个容貌丑陋,身体残疾,性情残暴的王爷。

据说,已经接连好几个新娘,死在了洞房里。

也难怪,原主会服毒自尽。

萧长歌自然不惧怕,反而想见识一下,那个冥王究竟是什么人物。

随着繁琐的仪式结束,她被人扶到了洞房中。

隔着盖头,萧长歌却感觉到,房间中无处不在的寒气,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房间里很是静逸,萧长歌坐在喜榻上,尝试着活动自己的手腕。

整个婚礼过程,冥王都没有出现。

她对这个人的“兴趣”更大了。

如果真是个禽兽,就让他见识一下,现代外科技术……

萧长歌藏在衣袖里的手,不由紧了一下。

在她衣袖里,除了自尽的毒药外,还有一把匕首。

这两样东西,都是原主的两个姐姐,送给原主的“礼物”。

现在想来,那两个女人,分明也是不安好心。

这时,推门声突然响起。

有脚步声走了进来,随着房门关闭,一道戏虐的笑声也传了进来。

“四哥,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以前,你的王妃都是承欢在我身下的,今天自然也不能例外,你说是不是?”

萧长歌听着这话,突然两眼一睁。

却听房间内,又传来一道暗哑难听的声音,像是鬼魅一般。

“七弟,你说的没错,我这个身子已经废了,你代劳也是应该的。”邪魅的笑声,在阴冷的洞房传来。

“四哥果然识趣,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那人就朝着萧长歌走了过去。

挡在萧长歌眼前的盖头被人挑下,萧长歌看清眼前站着的男人。

发髻梳的工整,五官俊朗,眼里却闪着淫光。

萧长歌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嫌恶,但面色如常。

第2章 断子绝孙


“真没想到,萧太医的女儿,竟然长得这么国色天香,四哥,你说是不是?”

淫邪男人回头,看着房间里坐在椅子上的人。

萧长歌也看了过去。

房间中正位的椅子上,一个同样身着喜服的男人,坐在那里。

脸上戴着一面狰狞的鬼王面具,面具下,只有一双幽深看不见谷底的墨瞳。

他,应该就是冥王,苍冥绝。

苍冥绝和萧长歌的视线相碰,那一刻,他的目光突然一闪。

那个女人的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害怕,反之竟带着深探的意味在看他。

想不到,这众多女人中,得知自己的状况,居然还有不害怕的。

不过,倒是可惜了这花容月貌。

淫邪男人的目光,回到了萧长歌身上。

“四哥娶了这么多王妃,也就今天这个,长得最是好看。不知道她在本王身下的时候,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一样的呢?”

苍云暮脸上带着淫笑,慢慢逼近。

萧长歌心底一股怒火烧了上来。

这个冥王,不只是残废,还是个变态。

以前那些新娘,莫非,都是受了凌辱而死的吗?

在苍云暮的手,碰上萧长歌衣服的系带时。

萧长歌突然冷声道:“不知阁下是哪位?”

苍云暮微微抬眸,看着萧长歌不惊不慌的神色,突地一笑。

“本王碰的无数女人,你是唯一一个问本王身份的人。那本王就不妨告诉你,反正你也活不过明日,本王就是临王爷,你记下了吗?”

临王,苍云暮。

萧长歌对此人并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他是温王苍云寒的同胞弟弟,寄养在皇后名下。

“记下了。”

萧长歌垂眸浅浅一笑,手指却悄悄摸到匕首。

“春宵一刻值千金,本王会好好疼你的。”

苍云暮说着,突然兽性大发,粗鲁的扯着萧长歌身上的衣服。

萧长歌却突然伸手,搂着他的脖子。

新娘投怀送抱,苍云暮自然高兴。

就在苍云暮放松的时候,萧长歌突然拔下头上的簪子,朝着苍云暮后颈上的麻穴插去。

苍云暮顿时身子一软,动作不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苍云暮脸上有些阴狠的表情。

萧长歌坐起身,随意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唇角扬起一抹微笑来。

“临王殿下,送你一份大礼如何?你不是经常玩弄女人吗?姑奶奶今日就送你四个字。”

萧长歌说着,抓起床榻上的白帕,塞到苍云暮的口中。

然后拿出怀中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苍云暮的下体割去,下刀又快又狠。

只见苍云暮双眼一睁,痛的昏死了过去。

“断子绝孙。”

萧长歌说着,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到苍冥绝的身上。

“我断了临王的命根子,王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萧长歌说着跳下了床,将匕首扔到了苍冥绝的面前。

苍冥绝抬头看着她,从她问临王的身份开始,苍冥绝就已经在注意她了。

他原先是想看看,她究竟要做什么,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这个女子,胆量未免太大了。

“为什么这么做?”苍冥绝盯着萧长歌看了又看。

圣旨赐婚的时候,苍冥绝就知道,不过是和往常一样。

所以并没有让人去查萧长歌的身份,如今看来,或许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

“不这么做,我的清白岂不是没了?没了清白,我还能活到明天吗?王爷你又不能救我,我只有自己救自己了。”

萧长歌在苍冥绝旁边的椅子上,随意坐下。

然后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苍冥绝看着她随意洒脱的样子,并不觉得她是勇敢,眼睛中反而有一抹嘲讽。

她以为这样就能救自己了吗?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你这么做,也是死路一条,你不知道吗?你以为临王他会放过你,你以为皇上会放过你,温王会放过你?皇后和段贵妃会放过你吗?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刀下去,你会死的更加凄惨?”苍冥绝质问着她。

萧长歌眼睛中闪过一丝惊愕,她忘了这里不是现代。

在现代,自己这么做就是正当防卫。

可是,这是个不被史书记载的帝王朝代,她断的还是一个王爷的命根子。

这背后的千丝万缕,真的是够她死上万次了的。

第3章 催眠


萧长歌放下茶杯,看向苍冥绝。

脸上有笑容,眼神中却是探究。

“我就想知道,王爷你会不会放过我?”

苍冥绝面具下的表情微微一怔。

一双墨瞳闪了闪,回道:“本王如此无用之人,就算放过你,也没有能力保护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气氛变得更加冰冷。

但萧长歌却不害怕,身体轻巧一转,突然揭下他覆面的面具。

苍冥绝未料到她竟有这么一招,眼底的怒火顿时烧了起来。

真是找死,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看到自己的脸,尤其是那种大惊失色的表情。

他的手在宽大的袖袍中紧握成拳。

在看见苍冥绝的真容后,萧长歌微微一惊,随即将惊色掩去,凑过去仔细看了看。

面具下的苍冥绝,半张脸被烧毁了,脸上的疤痕交错很是狰狞,而另外半张脸却很是俊秀。

“谁让你……”苍冥绝苍白的手指,死死的握着椅手。

他避开萧长歌的目光,脸上的怒色依稀可见。

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摘下他的面具。

萧长歌没有理会苍冥绝的愤怒,只是以一个医生的职业素养回道:“这脸上的烧伤有十年了吧?”

十年,苍冥绝的脑海,浮现出十年前的那场大火。

那样妖艳的颜色,让他一辈子也没法忘记。

所有的厄运,从那一日开始,便无止境!

想到往事,他的眼神中带着痛苦,还有漫无边际的冰凉火焰。

萧长歌察觉到苍冥绝情绪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