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听见好歌>>当前

为什么女人有了第一次后,都会变得特别想要?

为什么女人有了第一次后,都会变得特别想要?

2017-06-19 听见好歌 听见好歌

为什么女人有了第一次后,都会变得特别想要?

林菲菲趴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床上,脸上的表情却不是享受,而是犹豫。

到底要不要,打电话 ……叫个牛郎呢?

在纠结了十分钟之后,林菲菲忍不住还是按下了记在心里的电话。

“你好……”

拨通电话之后,林菲菲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电话那边的女人却很温柔直接的道: “您好,这里是夜色俱乐部,很高兴为你服务,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我……要一个……要……”

林菲菲声音发抖,后面的牛郎两个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您要牛郎还说织女呢?”

电话那头的女子习以为常的接过话头。

“牛……牛郎……“林菲菲握着电话的手在一个劲的抖动。

“好的,请问您现在在哪里,我们需要你的详细地址。”

“逸林酒店…… 518 号房……”

林菲菲硬着头皮报上。

“好的,我们的人十分钟左右就到,谢谢你的光临,祝你玩得愉快,再见!”

直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断线的忙音,林菲菲还傻傻的握着电话,此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林菲菲,你到底在干什么?竟然夜招牛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荒唐了?

可是,一想起霍明朗与林潇潇二人的嘴脸,她一狠心,终究不愿捡起电话。

曾经,这两个人是她生命里最爱最爱的亲人,一个是她相恋五年的未婚夫,一个是她从小疼到大的亲妹妹。

可是就在昨天,她一不小心撞破了他们赤身果体疯狂纠缠的一幕,一直被蒙在鼓里的她才知道,她竟这么愚蠢的一直被他们两人这样狠狠的背叛着。

而霍明朗出轨的理由竟然是她没有将身子交给他。

说来别人可能不会相信,她与霍明朗相恋五年竟然还保持着处子之身,平日情到浓时,她也只肯让霍明朗让亲一下摸一下,始终不肯突破最后一道关卡。

因为她是一个思想传统的女人,她只想把自己最美好的第一次留到新婚洞房,她只想在女人最幸福的那一天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他。

却不想,这竟成了他出轨的导火线,抑或是,他根本就是在找借口。

可就是这个借口刺激了林菲菲。

她好恨,好怨,为什么做一个守身如玉的女人,竟然是得到了这种结果?

凭什么只有他能够风流快活?

而她却要在这里为他苦守 C 女之身?

男人可以欢天酒地,女人同样也可以!

于是,林菲菲做出了她这辈子最出位最大胆的一个决定 ——夜招牛郎!

望了望墙上挂钟,等待的十分钟早已经过了,但那个应招的牛郎却还迟迟没有出现。

“怎么还不来……”

林菲菲不禁囔囔自语。

此刻,她脸颊发热,混身发烫,因为,为了不让自己退缩,就在刚刚她已经给自己喂了催情药。

这一次,她真的是豁出去了。

林菲菲却不知道,就在她忐忑不安的等待时,逸林五星级豪华酒店的不远处,发生了一场交通事故,一个长得白净清秀的年轻男子闯红灯,结果被撞,当场昏迷,立即被送往了医院。

除了这被撞的清秀男子本人,谁也不知道他就是林菲菲今晚的应招牛郎。

话说另一头,这肇事司机见自己撞了人,并没有打算逃,却叫坐在副驾驶的男人赶快走。

副驾驶的男人带着一顶鸭舌帽,压得很低,低得遮掩住了他三分之二的容颜,只露出一个精致的下巴,留给人无尽的遐想。

男子知道自己身份特殊,这里又是市中心,记者很快就会闻着血腥味而来,就算这人不是他撞的,可他毕竟坐在这部车里,若是被记者拍到了,指不定会把他写什么样,到时明天他定会登上各大报刊的头条。

这样的结果是他不想看到的。

所以,他二话不说,将鸭舌帽又压低了几分,然后下了车,准备离开。

却不想,已经有记者来追踪车祸,并且一眼就看到了他!

无奈之下,他躲到了旁边的逸林五星级豪华酒店。

可那些记者被他想像中的还要难缠,他们竟然不去报道车祸事宜,全都紧咬着他蜂拥而上!

“该死的!”

楚西航一声轻咒,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低着头就冲了电梯,然后随意的按了个八楼。

随着电梯门的关闭,晚上一步的八卦记者们顿时被挡在电梯外。

但他们并没有气馁,立即也进了旁边的电梯,跟着按了个八楼。

楚西航早就知道他们会这样,所以,他在电梯开动后又把五、六、七楼按了遍,然后在五楼出电梯。

耍了一个小心机。

虽然他已经脱离了 “驾车杀人”的嫌疑,但这“酒店幽会”的罪名同样不小,对他将来的前途都会抹上污点。

他倒没什么,可父亲在乎,年迈的爷爷在乎,整个家族都在乎。

就算是为了他们,他也一定要成功逃脱。

但记者太多,后来的那一批一看楚西航来这手,就立即分工合作,从五楼到八楼都撒下了狗腿子,来个大包围,誓叫楚西航落网。

楚西航眼看前无去路后无退路,只能去拧酒店客房的门,希望先躲进去。

可是,客房如果住了人,人家都会反锁,如果没有住人,酒店管理员也会负责反锁,所以,楚西航一连拧了数十个房间的门锁都没有拧开过。

就在楚西航就要被逮个正着之时,终于有一扇门,被他给拧开了。

“咔!”

没有任何的犹豫,楚西航一个旋身便闪了进去,然后,立即反锁。

正热得脑袋昏沉的林菲菲,立即被锁门的声音惊醒,猛的爬起身便见屋里突然闪进来了一个身着米白色休闲服男人,此时正透过房门的猫眼观察外面的动静。

“你……来了……”

林菲菲心下一紧,下意识的拉起丝被挡在胸前,满脸通红的看着楚西航,这个人应该就是她之前一直久等不来的牛郎吧,看身材最少有一米八五以上。

质量,应该不错 ……

“嘘!”

楚西航转身作了一个静声的手势,然后顺手将那顶遮住他三分之二的脸的鸭舌帽给取了下来。

“啊!”

林菲菲连忙一把握住自己差点要尖叫出声的小嘴,天,天啊,这个世上竟然还有长得如此帅气的牛郎。

只见他五官清雅俊逸,墨眉如画,眸若星辰,碎碎的头发垂在额前,一身米白的休闲服穿在修长挺拔的他身上,显得格外的清爽,阳光,让人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林菲菲在心里,将他与霍明朗比较了一番。

霍明朗虽然也长着一副好皮像,但他是那种冷峻英伟型的,而眼前的男人却是温润如玉型的,各有千秋,但在此刻林菲菲的心中,无疑眼前这个男人更入她的眼。

“我……”

楚西航原本是想向林菲菲解释他只是想进来躲避一小会儿,可是当看向床上的女子,只一眼,后面所有的话都咔在了喉咙里。

其实林菲菲并不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但却是最有味最有感觉的女子,她的肌肤很白很白,而且白里透着红,粉嫩的仿佛能够掐出水来。

她有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她的眼睛很美,是千里挑一的双眼皮单凤眼,她的鼻很小巧,唇,丰润娇艳,微微轻启,隐约可见里面那一排雪白贝齿。

咋一看,你可能不会觉得她很惊艳,但是却非常耐看,且你越看会觉得她越美。

特别是此时的林菲菲只着了一件淡紫色吊带睡裙,精美的锁骨,白皙的玉臂都裸露在外,在房内柔和的灯光中,泛着诱人的粉色光泽,还有她那双 43 寸的修长美腿,紧紧的重叠在一起,那么的直那么的均匀,简直让人看得血脉澎湃。

楚西航喉咙一干,一向自持力很强的他,突然觉得混身炽热的不行。

眼前这个妖精一般的小女人,真的是让他,止不住的想 ……

“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林菲菲见楚西航一直盯着她看,原本混身烫热的身子觉得越加的热了,她知道这是催情药的作怪,只能尽力的压制内心的那股陌生的冲动。

“洗澡?”

楚西航有些莫名,随即点头一笑, “我的确该洗个冷水澡……”

身上突然升起的莫名的火热。

而且刚刚被记者一路追着,他也出了一身的汗,正觉得黏黏的,很不舒服。

林菲菲微下头,羞涩的指了指右侧的一扇门, “那里是浴室,你去吧,我……可以等你。”

“那我就不客气了。”

楚西航也没深思林菲菲最后的一句话,近乎逃一般的闪进了浴室。

很快,浴室里便传出了洋洋洒洒的落水声。

林菲菲紧紧的揪住胸前的丝被,胸口一起高低起伏。

她好紧张,真的好紧张!

一想到就要与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人做那种事情,她就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幸好,幸好这个男人 ……还不错,林菲菲又禁不住在心里一阵庆幸。

因为,潜意识里,林菲菲并不想希望自己随意找的男人比霍明朗差,而楚西航无疑是可以与霍明朗分个高下的出色男子。

至少,外表上可以。

五分钟后,楚西航穿着浴房里备份的白色浴袍走了出来。

而这五分钟对林菲菲来说,却是那么的漫长那么的煎熬,催情药已经被她的身体完全吸收,她现在混身热得快要着火了,小脸更是红的吓人。

望着混身软绵无力的趴在床上神色有异的林菲菲,楚西航目光一颤,连忙走向前,扶起林菲菲,急声道: “你被人下了药?”

“我……”

林菲菲无力的依在楚西航胸前,一瞬间的肌肤相亲,那舒爽的清凉感立即令滚烫的林菲菲舒服的轻了一声。

下意识的,林菲菲靠紧了楚西航,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降低她自身燃烧的热意。

“该死的,别摸……”

楚西航好不容易被冷水浇下去的想法,立即就被林菲菲轻易的挑动起来,让楚西航禁不住低咒了一声。

可林菲菲哪里还管他受不受得了,将自己整个身子也贴上了楚西航,那肌肤相亲传来的清爽感,让林菲菲越发的贪恋楚西航的身体,迷糊中,竟将楚西航的浴袍给扯丢到了床底下。

“你真的不要再惹我,否则……后果自负。”

搂着怀中的女人,楚西航身上的火已经全部被点了起来。

“嗯……”

林菲菲此时已经被催情药弄得晕晕沉沉,哪里还听得见他的话,只知道拿自己的身体用力的往楚西航的身上磨蹭。

直看得楚西航一阵血气充脑, “这可怪不得我了。”

一个翻身,楚西航将林菲菲反压在床上。

可是望着身下女子那迷茫的小脸,他突然心生不忍,偏过头,扯过床上的被子将林菲菲暴露在外的身体掩盖起来,轻声道: “你有没有老公或是男朋友,他现在在哪里,我带你……去找他……”

虽然这话说得有些违心,而且令他自己也一阵不爽,但他却不得不这样做。

眼前的女人一看便知是被喂了媚药,他虽不是柳下惠,但也绝不趁人之危,如果这女人有室之妇,他实不能毁了人家的清白。

“没有……他不要我了……我也不要他……”

林菲菲微睁着惺忪的丹凤眼,伸手捧着前面温润男子的脸,微仰起身,主动吻了过去。

22 年来,她总是活在自己筑起的保守封建的伽锁里,说实话,她有些累了,真的累了,今晚,她要活出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活出一个不一样的精彩世界。

所以,今晚,是她彻底放纵自己心灵的特殊一夜。

林菲菲的话与主动,无疑是对楚西航最大的鼓动,什么狗屁君子,他再也装不下了,一把掀开盖住林菲菲的丝被,楚西航的身子再不犹豫的覆了上去。

二人紧紧相贴,彻底的坦诚相见。

即便是在床上,楚西航也如他的外表一样,温雅轻柔,并不急色,低唇与林菲菲缠绵深吻。

“嗯……”

林菲菲被他高超的吻技与手技,令她仿惹置身云端,随风欲飞。

楚西航被她的一记轻吟叫得骨子一酥,再按耐不住,蹭着林菲菲的唇。

“唔……”

林菲菲被他摩得好一阵难受,禁不住躬起身子相迎。

她的主动令楚西航好一阵心神荡漾,低首轻咬住林菲菲的小巧的耳垂,声音嘶哑道: “我要你,可以吗?”

林菲菲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一声轻哼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只是在推脱,小脸娇艳如桃,美不胜收。

“我就当你答应了……”

“嗯……”

楚西航魅惑的亲吻着林菲菲轻蹙的眉心,便进入了林菲菲。

“啊……好痛……”

林菲菲一声痛叫,身子瞬间紧绷,眼泪立即就掉了下来,真的好痛。

“你……竟然还是处子?”

楚西航立即打住,震惊万分的望着林菲菲,随即他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欣悦的笑容,将林菲菲轻柔的搂进怀里,一阵轻柔的抚摸,柔声哄道: “放松,放轻松,就痛一下下,一下下就过去了,不疼……”

林菲菲在他的轻声细语和高超技术的挑逗下不由自由的慢慢的放开了身子。

楚西航和林菲菲两人纠缠疯狂了半个小时,最终林菲菲实在受不住,竟疲惫不堪的晕睡了过去。

“真是个小妖精。”

还未尽兴的楚西航有些无奈的看着怀里林菲菲的睡颜,嘴角扬起了一抚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温暖如春般的笑容。

第二天清晨,当阳光自窗帘透入房内,床上的林菲菲睡意朦胧的翻了一个身,可随即下身传来的疼痛与不适令她睡意全消。

缓缓睁开眼,望着房里奢侈豪华的装饰,林菲菲还有些置身云雾的感觉,睁着眼睛看了好久,猛的一拍脑袋,这才想起自己是在逸林酒店,自然也记起了昨夜之事。

虽然当时她因服食了催情药而意马心猿无法自控,但过后,那段激情的记忆却分外的清楚,思及那温润男子每一步温柔的亲密举动,更是令林菲菲一阵心跳加速。

可此时,房内只剩下她一人,早没了昨夜那湿润男子的身影。

摸了摸还有些余温的床,想来他才走不久,林菲菲的心头突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感。

他竟然走时也不跟她说一声,难道就这么不想面对她?

林菲菲突然一个机灵,她怎么可以对一个一夜牛郎生出眷恋之情,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林菲菲猛的摇了摇头,忍着下身的不适,立即下床走向了浴室,她得用冷水让自己清醒一下。

“啊!”

谁知林菲菲一打开浴室的门,顿时就惊恐的发出了一声惊叫。

为何?

因为浴室里正站着一个身材高大健美的果体男人,混身上下满是白色的泡泡,正在擦着淋浴露。

正在洗澡的男人也被林菲菲的尖叫声吓到,连忙扭头望了过来,然后冲林菲菲干净一笑,露出三分之一雪白的牙齿。

林菲菲瞬间石化。

望着那张熟悉的俊雅面孔,林菲菲的脑海有一刹那的空白。

下一秒,她砰的一声关上门,一路小跑钻进了被子里,身体竟激动的一阵微颤。

……他竟然没有走。

这个认知,让林菲菲的小心肝一阵猛烈的跳啊跳,仿佛随时随地都要跳出嗓子眼来。

不一会儿,楚西航披了件浴袍出来,正欲走向床上的人儿,这时,响起了一阵门铃声,从室内的监控机可以看到是酒店服务生送早餐来了。

楚西航开了门,让服务生将早餐一一摆上桌。

然后走到床边,拍了拍用被子将全身蒙着严严实实的林菲菲,柔声道: “早餐已经来了,还不起床濑洗?”

林菲菲悄悄的探出一个头,却不敢直视楚西航的眼睛,扯着丝被包着身子就冲进了手洗间,因为她没有穿衣服,她竟然赤身果体的睡了一个晚上。

望着林菲菲这等羞涩可爱的举动,身后的楚西航禁不住一阵清爽大笑。

林菲菲在洗手间好一阵整理,梳洗,数十分钟后才裹着白色浴袍从里面小心翼翼的走出来。

“怎么那么久,早餐都快凉了,快点过来。”

楚西航迎向她,很自然的搂住她的腰身,一起走至桌前,然后还很绅士的为她拉出一张坐椅,微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言行举止间,尽显高贵优雅。

望着眼前有着高素养的优秀男子,林菲菲不禁有些愣神,昨晚只觉得他温柔体贴,想不到于他相处起来,竟也让人觉得如此舒服。

两人对坐吃完早餐,林菲菲正欲出声问楚西航何时走,却不想,楚西航却突然一把将她拦腰抱起,然后朝不远处的大床走去。

“你要干嘛?”

林菲菲的心猛的一颤,紧紧着揪着楚西航的袍襟,小脸一片惊慌。

“当然是给你上药。”

话说着楚西航已将林菲菲平放在宽大舒柔的大床上。

“上什么药?”

林菲菲赶紧朝后一缩,她没受伤啊,哪里需要上什么药。

“乖!”

楚西航左手抓住林菲菲的脚踝,右手就去掀林菲菲的浴袍下摆。

林菲菲这才明白,他竟然是要给她那里上药,顿时,直羞得她满脸通红,恨不得有个洞就嘴钻进去。

连忙一把抓住楚西航的右手,林菲菲满脸红晕的摇头,小声的道: “我……我自己来。”

“不,我来。”

楚西航长手一伸自床头拿下一瓶药,看着林菲菲的眼睛俊雅的脸上带着坏坏的笑,道: “昨晚你晕睡过去后,我已经给你擦了两次药,早就轻车熟路,放心,不会弄痛你的。”

林菲菲一听,更加羞得不行,同时心中又有些小感动 …… ..

点击 “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阅读原文 投诉
评论
相关文章
送给辛苦的自己

送给辛苦的自己

这个世界,听故事的人太多,懂故事的人太少。所以以后的日子里,别为不值得的人生气,别为不值得的事失眠。

听见好歌 阅读数:9

苦, 才是生活

苦, 才是生活

许多时候,我们都是无奈的,面对我们的遗憾,面对我们的平凡,我们都应该用平静的心去面对。

听见好歌 阅读数: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