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半夜回家,打开房门竟然看到兄弟在房间和我老婆...

半夜回家,打开房门竟然看到兄弟在房间和我老婆...

我爸是个傻子,娶了我妈也是傻子,后来生下了我,也是个傻子,但是我小姐姐不是傻子。据村里人说,我妈怀我小姐姐的那一年,村里逃进来一个杀人犯,然后我妈就怀上了我小姐姐,不过,我并没有见过我妈,生我的时候,我妈难产死了,七年后,我爸也因为喝醉酒掉进了河里,再也没有上来。

从此以后,我和小姐姐相依为命。那一年,我七岁,她十二岁,她就像是我妈妈一样照顾着我,无微不至。

小姐姐聪明,能干,人长得又漂亮,十七八岁的时候,很多人给她说婆家。小姐姐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连同我一起嫁过去。乡里不大,我脑子不灵光的事情,几乎在整个乡都传开了。怕我是负担,没人答应小姐姐的要求。

到了我上初三那一年,小姐姐天天愁眉苦脸,马上就要考高中了,可是我们没有户口。

小姐姐很在乎这个事儿,想给我入个户口,却苦于没有关系。

初中的学校在乡里,我们村在学校附近,我不用住在学校。初三第一学期快放假的时候,一天晚上,村长来到了我们家。

是小姐姐给村长开的门,当我走到外屋的时候,看到小姐姐被村长抱在了怀里,他一张满是胡渣的嘴,正想去亲小姐姐。

在学校别人当我是笑话,我陷入深深的自卑里。我唯一的乐趣就是看书,什么书都看,有时候赶集的时候,我还会偷偷买两本那种小说。

所以,村长所做的事情,我在小说里早已经知道了。

“东东,你回房间!”小姐姐推开村长,然后命令我。

还是脑子不好使,当时我并不知道小姐姐是因为户口的事情,才和村长勾搭在一起。可我心里不舒服,不想小姐姐被村长占便宜,但是对于她的话,我一向言听计从,还是乖乖的回房间了。

我们住的房子是全村最破的,是三间土坯房。小姐姐的房间和我的房间,虽然隔着一件所谓的客厅,可是她房间里的声音,我还是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小姐姐有意讨好村长,什么事情都按照他说的去做。他们两人传来嬉笑声,小姐姐时不时的骄喘一声,村长粗重的喘息声,我都能够听到。

“你这个小妖精,从你穿叉叉裤的时候,就是个美人坯子,没想到现在……嘿嘿……”村长咽着唾沫,有些语无伦次!

“老色鬼,原来你从很早就对我有想法了啊?”小姐姐娇笑着,说道:“你帮我把事情办妥,以后我永远都属于你,说不定还能给你生个种!”

几乎所有村子的村长,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小姐姐刚刚二十出头,但是村长已经五十多岁了,头发斑白,连胡子都发白了。平时村长不刷牙,一口老牙,被烟熏得焦黄。

“嘿嘿,这个好说。你可跟我说过是处,要不是处,别怪我不认账!”小姐姐是利用村长给我们上户口,不过村长也不傻。

小姐姐当然是处,她从来都没有处过对象,为了我的学费,她没日没夜的干活。而且小姐姐聪明,不会像村子里的那些疯丫头随便谈恋爱,来败坏自己的名声。她一直想找个家庭条件比较优越的人嫁了,这些年她有多累可想而知。

可是因为户口的事情,小姐姐的美梦破碎了。

“啊……疼……”

我在房间里不知所措,想要去阻拦,可我怕小姐姐责怪我。但是当我听到小姐姐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我什么也顾不得了,几步就跑到了小姐姐的房间。

“干……干什么,你快出去!”小姐姐表情有些不自然,冲着我怒喊。

村长整个人都压着小姐姐,屁股露在外面。他看到我居然嘿嘿一笑,屁股还是附有节奏的动着。小姐姐是第一次,疼的不行,但是她当着我的面,不想叫出来,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难过的厉害。

“嘿嘿,你弟弟就是个傻子,让他看着就行!”村长嘿嘿一笑,对小姐姐说道。

小姐姐白了一眼村长,但是有求于他,小姐姐不敢发火。她带着一丝喘息,近乎祈求我一般的说道:“好弟弟,你先出去吧,算姐姐求你!”

我懂得村长是在伤害小姐姐,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避免悲剧发生。不想让小姐姐为难,我点了点头,关上门,走出了姐姐的房间。

如村长所说,他一直当我是傻子,我进入小姐姐的房间,他没有感到丝毫的害怕,反而觉得是一种刺激。我在房间的几分钟里,他从未停止过动作,小姐姐本来就强忍着,我刚刚离开,她就传出了那种不堪的叫声……

傻子没心没肺,只知道睡和吃,可是这一晚我彻底失眠了。小姐姐被折腾了三次,我的心也跟着揪了三次。

但是小姐姐的如意算盘,并没有得逞。户口的事情,还没有搞定,她和村长的事情就被人知道了。

一天下了晚自习,我刚转过巷道口,就看到我家门口围着一群人。门灯敞着,除了辱骂声,我还能够听到姐姐的惨叫声……

我虽然是个傻子,但也知道是有坏人找上小姐姐了,心里着急,当时就扔下书包,疯了一样地跑了过去。从人缝中钻过去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笑我,说傻子都知道急了,这女人得多不要脸啊!

我没听懂他们的意思,但小姐姐听懂了,她苦笑的声音有些凄惨,当我钻过人群的时候,我看到了她,她趴在地上,衣服早已经凌乱,脸上有些淤青,但她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就像以前一直对待我的那样,说道:“回来了啊,到屋里学习去。”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看着趴在地上的小姐姐,向往常一样傻傻地点了点头,脚步却没有动。

“东东,进去啊,小姐姐有事儿。”小姐姐命令我。

“哦。”我点了点头,却依然没有动。

有人笑了起来,说这个小砸种和他爹一样,都是个二傻子,她妈当时当众脱裤子的时候,他爹就是这样看着他妈的。

“你闭嘴!”小姐姐冲着人群喊了一声。

人群稍显沉寂,随即爆发了起来,一群人立马围了过去,对小姐姐拳打脚踢的,小姐姐很疼,可一直咬牙坚持着,没有出声。

我虽然傻,但也不是没心没肺,看到小姐姐挨打,立马冲了过去,用拳打打着周围的大人,可是我劲儿小,周围的大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我把嘴巴也用上了,一口咬在了一个胖女人的手上,胖女人大叫了一声,一脚将我踢倒在了地上,我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哭了出来。

小姐姐急了,从人缝中钻了过来,问我没事儿吧,可还没等我说话,小姐姐就又被这些人给拉了过去,用脚踩在地上一顿猛踢。

那些人还骂着很难听的话,说我小姐姐是个小表子,干脆就让村里的单身汉们爽一爽得了,还说我小姐姐以后是万人骑,没人娶。

小姐姐流着眼泪,却没有哭出来一声,可能是因为我在的缘故吧。

后来,那些人把我小姐姐吊在了门口的那颗大槐树下,那个胖女人还向我这边走了过来,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指着小姐姐说:“想让你小姐姐下来吗?”

我哽咽着点了点头,说想。

那胖女人哈哈笑了一声,说道:“去把你姐姐的裤子脱下来,用手捅一下她下面的洞洞,我们就放她下来。”

我是个傻子,很多事儿都是朦朦胧胧的,我知道那样做不好,却不知道那样做到底有多不好,想到那样做了,他们就能将小姐姐放下来,我有些心动了,向前走了两步,来到小姐姐旁边,我傻兮兮地哭着,说:“小姐姐,你不要害怕,他们很快就会将你放下来了。”



半夜回家,打开房门竟然看到兄弟在房间和我老婆...



小姐姐急了,踢着脚喊着不要,周围的的人大笑着,想要看一场好戏,尤其是那个胖女人,笑声更是尖锐,和那些在骂战中得胜的泼妇没有什么两样。

我抬头看着小姐姐,她的表情很绝望,傻傻的我看到小姐姐这样很伤心,便说道:“小姐姐,你别急,很快就能下来了。”

说完话,我将手伸了过去,放在了小姐姐的裤腰上,她穿的是牛仔裤,腰上没系腰带,只需要轻轻将那个扣子打开,就能够脱的下来。

我这样做了,当扣子被解开的那一瞬间,小姐姐加剧了扭动,甚至一脚踢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往后窜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小姐姐。

小姐姐的脸上满是泪水,她冲着我喊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不要再傻了好吗,赶紧回屋里去,不要管姐姐!”

可能是怕刺激我吧,小姐姐从来都没说过我傻,这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说这个傻字,我稍微有些发愣,但还是很快就站了起来,再次冲着小姐姐走了过去。

“小姐姐,我想让你下来,你不要再骂我了。”我哽咽着走了过去,站在了小姐姐的面前。

小姐姐又是一脚将我踢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哄笑着,看着这一场闹剧,他们很开心。

我傻,但是我执着,我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让小姐姐下来。

没有停顿,我立马就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往小姐姐那边走了过去。

“姐姐,不要打我了,我只是想让你下来。”

我说着话,哽咽的声音早已经没有了,只有眼泪顺着眼眶流了下来。

小姐姐早已泣不成声,她再次伸出一脚,将我踢倒在了地上。

这一次,我没有再说话,立马就从地上翻了起来,向小姐姐走了过去。

又是一脚,我又站了起来,再次接近小姐姐。

她伸脚准备踢我,可是这一次,就在她的脚快要踢到我肩膀上的时候,她腿上 一扭,顺着我的肩膀滑了过去。

她的身子因为受力的缘故摇摆着,我抱住了她的腿,让她停了下来。

“姐姐,很快就能下来了,你不要急。”我说着话,将手伸到了小姐姐的裤腰上。

小姐姐没有说话,眼泪一个劲儿的流着,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她吸了一下鼻子:“你真傻!”

我听到了她话语中的无奈,但是我不懂,想到小姐姐很快就能下来 ,其他的事情,我都管不了了。

我开始脱她的裤子,随着牛仔裤一点一点往下,我突然就想到了那些小说中的情景,心里有些紧张了。

慢慢的,白皙的皮肤也露了出来,我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自己的那只有些不舒服,有些躁动,但我还是没有停下来。

牛仔裤很快就见了低,吧嗒一下,我的手上掉了一滴眼泪,姐姐已经泪流满面了。

在我心中,小姐姐一直都是个很坚强的人,这真的是她第一次哭的这么伤心。

我忍不住了,转过身子拨开人群就跑回到了屋里。

周围的人议论着,说这傻小子似乎懂了,知道这事儿不能做。

我没有去管他们的话,很快就拿着凳子从里面出来,放在了小姐姐的旁边。

我踩着凳子够着了小姐姐,伸手踢小姐姐擦掉了泪水,说道:“姐姐你别哭啊。”

猛然,人群炸锅了,说着小子不傻啊,还知道给这小表子擦眼泪。

砰的一下,我的身子失去了平衡,一下子跌到在了地上。

那胖女人肥硕的身子出现在了我的眼帘里,她一脚踩在了我的胸膛上,吼道:“果然你们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小子明明不傻,偏偏还装傻,我估摸着,你老早就想和这小表子发生些什么吧?”

“你胡说,你个骗子,你们凭什么打我姐姐,凭什么骂我姐姐!”这女人把我踩的紧,我费尽力气推开她的腿,顺势一口咬在了这个女人的大腿上。

女人大叫了起来,腿子开始胡乱甩了起来,我只感觉自己嘴里有些咸,那女人却是倒在了地上,捂住了自己的大腿。

“这小子咬人了,我的腿啊,我的腿……”

胖女人肥硕的身子在地上打滚,就好像是一堆肉泥一样,我吐掉了嘴里的碎肉,看着地上打滚的胖女人,忍不住的就哈哈傻笑了起来。

砰的一声……

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撞击力,往前飞了一米,紧接着,又是无数的撞击力击打在了我的身上,还有一阵叫骂。

“小傻子,敢咬人,怕是不想活了吧!”无数的拳脚砸在了我的身上,痛的我哇哇大叫,喊起了小姐姐。

可是,没有人来管我,小姐姐根本没法从上面下来,她也只能是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我挨打。

他们下手很狠,我足足被打了有七八分钟的时间,后来,全身都麻木了,感觉哪里都使不上劲,就好像快要死了一样。

意识模糊的我只能够听到姐姐的呼喊声,整个世界都像是在旋转一样,渐渐的从我的眼前消失着。

“我是要死了吗?”我嘟囔着嘴,之后就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乡卫生所的病房里面。

姐姐站在我的病床旁,旁边还有个大夫,姐姐情绪激动地问着大夫:“这腿,还能治好吗?”

大夫点头说道:“治是能治好的,不过光是手术费就需要十万块钱,后续还要进行药物治疗,估摸着怎么也得十五六万吧!”

姐姐先是愣住了一样,眼泪刷刷刷的往下流着,说道:“我弟弟的腿……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估计一两年是没有问题的,错过了这两年,以后要治的话,恐怕就不太好治了。”

大夫说完就出去了,我姐姐却是趴到了我的腿上,哭了起来。

她没有注意到我已经醒过来的事儿,从他们刚才的对话中,我听出来了,我的腿好像是出什么问题了。

我试着动了一下我的腿,发现左腿很难用力。姐姐见我醒过来了,立马就擦干了眼泪,对我说道:“你醒来了啊,姐姐给你做了饭了,你赶紧尝尝。”

我虽然傻,但也知道,我变成残疾人了,变成一个瘸腿的人了,我哭了起来,因为那条受伤的腿又疼了起来。

姐姐哄了我好一阵子,看着我吃了饭,然后就偷偷跑到角落里哭去了。

住院是需要花钱的,我和姐姐相依为命,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钱,第二天,我就从医院到了家里。

之后的将近半年时间里,我都没有去上课,那个胖女人隔三差五就会找人来我们家闹上一回,姐姐被她们折磨的筋疲力尽,常常晚上一个人偷偷蒙着被子在被窝里哭泣。

我渐渐的也明白了很多事情,知道那天那个胖女人让我脱我姐姐裤子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够去做的。

对于上高中的事儿,姐姐渐渐的也不提了,毕竟没有户口,上了高中也没有什么用。

可是,转机很快就出现了,全国人口普查开始了,姐姐就像是突然之间又看到了光明一样,把书包给了我,让我去上学,还说很快就能搞定户口的事情。

我不想去上学,可也害怕姐姐生气,就去了学校,同学们见到我腿瘸,就更加嘲笑我了,但是我傻,也不在乎这些,每次他们笑我,我总是傻呵呵地对着他们笑,老师说我是真聪明,说我懂,我就对着老师傻笑。

又是一个晚自习,下了课,我回到了家里,刚一推开门,就发现一个男人坐在我家的沙发上。

这让我瞬间就想起了半年多前的村长,都说我傻,其实我并不傻,只是脑子反应有些慢而已,我很讨厌眼前的这个人,打心底里感觉他不是什么好人,便是立马冲了过去,想要赶走这个人。

“滚出去,你滚出去!”我骂了起来。



半夜回家,打开房门竟然看到兄弟在房间和我老婆...



沙发上坐着的那男人却是笑了起来,说道:“这就是你那傻子弟弟?”

小姐姐很快就从里屋里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装有白面馍馍的盘子,见我来了,笑着把我拉了过去,指着那男人说道:“东东,快叫声哥哥,他能帮我们上户口。”

我明白了过来,可是总感觉这男人看我姐姐的样子有些不对,就像是那可恶的村长一样,这让我本能的就生出了反感之心。

我不愿意叫,姐姐有些尴尬,说我反应慢,让那男人不要介意,之后还让我进屋里学习去,不过有了上一次村长的事儿,这次我死活都不愿意去,姐姐便只好让我待了下来。

这男人果然是上面下来人口普查的,他跟我们说清楚了报户口需要的东西,还询问了我们的信息,填了个表,说是差不多半个月就能上户口了。

姐姐很高兴,不住的感谢着这个男人,临走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男人叫孙可多。

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姐姐的信心很高,天天晚上纳鞋底到很迟的时候才睡,而那个孙可多也是隔三差五的往我们家跑,经常给我们带些水果啥的,甚至有一次还给我姐姐带了一个手镯,我姐姐本不想要,但那孙可多坚持要送,到后来,我姐姐就勉强收下了。

也是从那以后,我发现姐姐好像变了,经常有事没事就跟我提起孙可多,每次孙可多到我家来,也是兴冲冲的样子,很开心。

他们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这让我感觉很难受,就好像是自己心爱的人被抢走了一样,心里一痛一痛的。我不懂得什么是爱,但是我知道,我想一直和我姐姐在一起,单独的。

户口很快就下来了,孙可多依旧往我们家里跑着,在初三快要毕业的时候,我终于是忍不住了,一次他来我们家的时候,照例带了很多的水果,还给我带了一台电脑,说让我学习用的,但是我不稀罕这些,伸手就将他带来的电脑砸在了地上,电脑坏了,姐姐却是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狠狠地扇了我一个嘴巴子。

这么多年过来了,姐姐虽然一直对我很凶,可却从来没打过我,我哭着从家里跑了出去,藏在了村东头的那片麦子地里,姐姐和那个孙可多找了我一晚上,我都不愿意出去,好几次姐姐哭着喊着从这片麦子地过去,我虽然很想出去,但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了,才从麦子地里跑了出去,可是刚一到家,我就发现,我们家的门口又围了一大堆的人。

那个胖女人也在人群中,她冷嘲热讽着,说这个小表子又勾搭男人了,那个小傻子喜欢她姐姐,不想让她姐姐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就跑了。

我急了,一瘸一拐的冲了过去,站在那胖女人面前碎了一口唾沫,说道:“你信不信我还把你腿上咬一口。”

胖女人似乎是想起了那次的事儿,恨的咬牙切齿,说道:“小傻子,谁都说你傻,但其实你根本就不傻,别以为你有了户口去了城里念书,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我们家老三的儿子就在城里上学,到时候让他弄死你!”

这时候,孙可多从里屋里出来了,他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看了我一眼,随即把目光转开,冲着人群吼了一声,让所有人都滚蛋。

人是个可恶的生物,不怕软的,就怕硬的,孙可多还是公务员,他们哪里敢和孙可多嘴贱啊,立马就散开了。

这时候,孙可多又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就那么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之后,我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转身跑进了屋子里。

在小姐姐的房子里,我看到了满脸泪痕的小姐姐,她哭的很伤心,看到我之后立马擦掉了眼泪,说道:“好好准备中考,我和那个男人已经没关系了。”

说着话,小姐姐起身离开了这个房间,去了厨房里。

我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看着书,心里乱乱的,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

但傻子的世界其实是简单的,我很快就确定了下来,我知道,自己是对的,因为我想那样做,想赶走那个孙可多。

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姐姐对我的关心一如既往,但我总是感觉像是有了一层隔阂一样,以前小姐姐在我面前从来都不会注意自己的衣着,但自那以后,她就很少穿那些低领的衣服了。

预料之中的,我的中考成绩并不好,但姐姐还是花了她这些年来积攒的钱,把我弄进了城里的十五中。

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集中了全市学习最不好的学生,却已经是姐姐最大的能力了。

为了照顾我的生活,姐姐跟着我一起离开了农村,在学校附近租住的城中村租了一个小平房,然后继续着没日每夜的纳鞋底生活。

生活过的很苦,当时我傻,不懂,后来我才明白,如果不是我把孙可多逼走的话,姐姐就不用这样的辛苦了。因为在城里,两个人的花费急剧上升,已经不是姐姐靠纳鞋底就能够供给的起的了,不过,姐姐的办法总是很多的,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工作,说是在洗浴店里给客人洗脚。我们的生活改观了一些,隔三差五的还能去外面吃一顿。

可是,这一切的幻想,很快就被现实给击碎了。

那天课间,我正在看书,后面的刘子涛在我肩膀上碰了一下,我转过了身子,他立马就拿出了一张照片来,上面是我姐姐,她穿着很暴露的衣服,下面还穿着黑色的丝袜,很诱人的样子。

我从来没见过我姐姐穿成这样过,立马就有些脸红了。

刘子涛嘿嘿一笑,说:“傻缺,告诉刘哥哥,这个是不是你姐姐啊?”

我点了点头,咽了口唾沫,说道:“是的。”

刘子涛紧接着又是一笑,说道:“你姐姐可真骚,听人说在洗浴店里面当小姐,你去跟你姐姐说一声,一百块钱,让我玩一次,成吗?”

这时候,我脑子里就像是过电影一样,村长来我家的那一晚,以及后来我姐姐被人吊到大槐树下的事儿,全部都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面。

我怒了,猛然伸手,一拳打在了刘子涛的脑袋上。

刘子涛捂着脸急了,从位置上起来就把我一顿暴打,跟他关系要好的那几个人也加入了进来,将我拉到过道里打了好一阵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我姐姐是个表子,就是个万人骑,还说活该我是个傻子,又是个瘸子,结合起来就是个傻缺!

那一天,我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老师问我怎么回事,我不敢说是被他们打的,就说是自己跌了一跤,老师知道我脑子有问题,也没再细问,就这么将这个事儿给说了过去。

晚上回家,我一个人气呼呼地坐在床上,姐姐给我准备的晚饭我也一口都没吃,一直等到了凌晨一点,姐姐才从外面回来了。

看到我这样,小姐姐急了,问我是怎么回事儿,还摸了摸我的脸,我伸手打开了小姐姐的手,冲着她吼道:“还不是因为你,你不要脸,勾引了村长挨了打不长记性,还去做那种事情,班里的同学都笑话我,说我有个表子姐姐!”

说到这里,我特别的激动,加重了语气,又重复了那个伤人的词语:“表子,臭表子,你就是个表子!”

小姐姐愣住了,呆呆的看着我,她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道:“东东,你真的认为,姐姐是个臭不要脸的表子吗?”

看着姐姐的样子,我心里有些没底,毕竟姐姐这么多年来的威严还在,可是一想到今天班里同学窃窃私语说的那些话,我就惹不住了,重重的点了点头,我说道:“是的,你就是个表子,我就认为你是个臭不要脸的表子!”

佟的一声,姐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我慌了……



半夜回家,打开房门竟然看到兄弟在房间和我老婆...



我想去扶姐姐,可是心里却总是浮现着班里人说的那些话,尤其是想到姐姐竟然又去做那种勾搭男人的活儿,我心里就受不了了,我只想和我姐姐两个人好好的,我不想再像那次一样,被一群人围在家里。

姐姐一个人在地上哭了一阵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擦干眼泪去了外面,没过多长的时间,她又回来了,手里拿着药水,要给我擦药水。

我伸手打开了她,说道:“我不要你管我,管好自己就行了。”

说完,我上来了床,蒙着被子睡了下来。

姐姐就在我隔壁的房间里睡,这一夜,我听到她哭了很多次,我虽然傻,但是这个事儿上坚决不傻,已经有过一次教训了,我为什么要妥协啊?

第二天一大早,等我起床准备去上课的时候,姐姐已经不在了,床边上放了二十块钱,我没拿,直接去了学校。

刘子涛显然对我姐姐还不愿意放弃,直接将我拉到了学校的天台上,一群人围着我,他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傻缺,告诉我你姐姐的手机号码,我就让你回去,不然,我每天打你一次!”

我虽然恨我姐姐,但是我知道这事儿不能做,我不住的摇着头,说我姐姐没有手机。刘子涛不是孩子,当然不信,当即就打了我一顿,我的腿时不时的本来就会有些痛,这一打,我的腿痛的更加厉害了。

他们几个人将我给架了起来,刘子涛手里拿着一根木棍,盯着我说道:“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说,我就把你的另一条腿也打折!”

看到木棍,想到我的一条瘸腿,我彻底怕了,眼泪哗的一下流了出来:“我说,你们别打断我的腿,我说……”

我将我姐姐的手机号码给了他,他终于是放过了我,让我回到了教室里。

同学们看到我进来了,一个个都躲着我,好像我是个脏东西一样,只有前面坐着的高倩走了过来,问我怎么样了。

因为很多人都把我当傻子的缘故,我从小就自闭,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高倩急了,说道:“其实你一点都不傻,只是你很多人说你是傻子,你也就把自己当傻子了,你也不想想,这世界上有这么帅的傻子吗,他们要是在欺负你,说你是傻子,你就要勇敢还击,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却依旧没说话。

高倩直接转身回到了座位上,似乎有些无奈。

中午我没回家,等到下午上课的时候,我已经饿的饥肠辘辘,下午我又没回去,整整一天没吃饭,晚自习的时候直接饿趴在了桌子上。

这个时候,我想着,要是姐姐能来该多好啊!

我想我姐姐了,真的,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杨东,你姐姐找你,出来一下。”晚自习查岗的老师突然在门口喊了一声。

我条件反射地想要起来,可是又立马坐了下来,我不敢去见小姐姐,昨晚的事儿还历历在目,我骂了她表子,还说她臭不要脸,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够去见她呢?

就在我纠结犹豫的时候,高倩喊了我一声,说杨东你怎么了啊,你姐姐找你呢,赶紧去啊,别让你姐姐等急了。

班里的同学早已经窃窃私语了起来,尤其是刘子涛,早就两眼放光了,不过碍于晚自习有老师看着,倒是没出什么声。

我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去了外面。

在门房里,我见到了姐姐,她很着急的样子,见到我之后就问我是不是一天没吃饭,她肯定看到了还放在原地的钱。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因为有外人在。

小姐姐懂了,没有再说话,立马就拉着我要往外面走。不过,我就像是钉子一样,钉在原地,怎么都不愿意出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姐姐哪里对不住你了,你要这样对待姐姐,不要跟姐姐赌气了好不好,赶紧跟姐姐去吃饭!”姐姐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憋了一口气,什么话都没说,最后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姐姐急忙跑过来拉住了我:“东东,你为什么不听姐姐的话呢,姐姐并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况且,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你上学需要钱,治腿也得钱,吃饭住房子,这些都需要钱啊,你不要再为难姐姐了,好吗?”

“我不要,我不要上学了,我也不要治腿了,我只想你好好的,只要你好好的,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可是,你做了表子,我不会原谅你的!”

毕竟是脑子缺根弦,我说话还是那么的没有分寸。

姐姐再一次地愣住了,她呆呆的看着我,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杨东,我到底是哪里欠你的了,从十二岁开始,我就照顾你,到现在,我都二十三岁了,我什么也没有,没有恋爱,没有男朋友,甚至没个像样一点的家,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吗,可是你呢,你给了我什么,你给我的只是累赘,这么多年了,我照顾你,因为我是你姐姐,我不求你回报,只是想着你能够好好学习,有个好点的生活就好,可是你呢,你现在给了我很大的伤害,别人谁骂我是表子都可以,因为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可是你不一样,我在乎,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骂我是表子,难道真的是想逼着我离开这里吗?”

姐姐一口气含着泪说了很多,我傻傻地看着姐姐,慢慢的回忆,才发现,这竟然是这十多年来,姐姐最生气的一次。

我有些害怕了,看着姐姐不敢说话,姐姐说完这些话,擦了擦眼泪,往地下扔了一百块钱,转身就走。

看着姐姐的背影,我知道,我又一次的伤害了我姐姐,而且还伤害的很深。

姐姐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了黑夜之中,而我,却是沉思了起来。

这是从我出生到现在,第一次沉思。

我后悔了,后悔那样对待姐姐,我觉得,我应该要有点脑子了,不能再那样没头毛脑的惹姐姐伤心。

我回到了房子里,等着姐姐回来,想着向她道歉,可是这一夜,我一直等到了凌晨两点钟,姐姐都没有回来。



半夜回家,打开房门竟然看到兄弟在房间和我老婆...



虽然我有时候脑子不灵光,但是我知道,姐姐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真心对我好的一个人了。

我知道我不能再等了,我得去找她。

刘子涛跟我说过在哪里见过我姐姐。从家里出来之后,我就往那边去了,我不认识路,但姐姐那会儿扔下的一百块钱还在,叫了个出租车,说了地名,很快就到了地方上。

看着金碧辉煌的殿堂,我非常清楚,普通的洗浴中心是不可能这么豪华的,姐姐长的那么漂亮,在这种地方有个营生,也是完全可能的。

没有迟疑,我立马跑了过去,却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说未成年人不得入内。

“可是这里不是洗澡的么,洗澡的地方为什么不能进去啊?”我傻乎乎的看着保安说道。

保安哈哈一笑,说道:“小子,你有钱么,你要是有钱,我就让你进去。”

打车还剩下了几十块钱,我全部掏了出来,信心满满的说:“我有钱啊!”

保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小孩子,这种地方不是你来的,不到一百块钱,还是到天马市场那边随便找个玩玩吧,那边应该不用五十就成了。”

看这样子,我好像是进不去了,就搬出了我姐姐,我说:“我是来找人的,我姐姐在你们这里上班,我要去找她!”

“你姐姐?你姐姐是谁啊?”保安看着我。

“叫杨玲,我姐姐叫杨玲,我要找她!”我说道。

那保安却是一愣,随即哈哈一笑,说道:“我想起来了,小子,你来迟了,你姐姐刚刚坐奔驰离开这里了,去夜色声场找找,没准哪里能找到。”

我有些失落,还有些心慌,转身立马就又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往夜色声场去了。

来到夜色声场下面,我才知道,这里是KTV。

进入到KTV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晕了,这里太大了,也太吵了,我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有些无所适从,更别说找我姐姐了,我根本就没有头绪。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看到了高倩,她正好从洗手间里面出来,看到我之后就笑着走了过来。

“杨东,你怎么来了,正好来给我过生日啊,今天走的急,都没把你叫一下,来吧!”

高倩笑着脸就拉着我走。

我摇着头想说不去了吧,可是嘴上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就这样,我被高倩给拉了进去。

包厢很大,班里的男生女生几乎都在,看到这么多人,我有些自卑,低着头不敢说话,刘子涛就哈哈笑了起来:“呦呵,这是谁啊,咋不敢抬头啊,低着个头,是裤裆里藏着雷呢,还是藏着什么东西啊?”

我没说话,高倩把刘子涛说了一顿,然后拉着我过去坐在了她的旁边。

我很明显的感觉到,高倩对我很好,她替我挡着那些不友善的目光,还竭尽全力的想帮我融进这个圈子,可是,我的交际能力就像我的智商一样,根本融不进去。

后来,高倩也就放弃了,只是时不时的和我聊上几句,生怕我干坐着尴尬了。

可我心里一直都想着我姐姐,这么坐着也不是回事儿,就假装撒尿从里面出来了。

这里的包厢大概有好几十个,我是个笨人,便是一个一个地找了起来。

或许是我运气好吧,我还没走几步呢,旁边的包厢里就传出了一首歌曲,我非常熟悉的旋律,我像风一样自由,就像你的温柔,无法挽留……

许巍的像风一样自由,我姐姐经常唱这首歌,每次唱完,她都会长出一口气,对着远处的天空笑一笑,自言着说,要是能像风一样自由,该多好啊!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声音,不是我姐姐又是谁。

我想都没想,猛的推开门就跑了进去。

“姐姐!”我喊了一声。

包厢里的声音骤然停了下来,正在唱歌的姐姐看向了我,而她的旁边,还坐着一个老男人,岁数看起来都能做我爸爸了。

“这是你弟弟么?”那老男人问了一句。

姐姐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可我却已经是气疯了,姐姐和村长的事儿再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还有那个孙可多,我忍不住了,猛地往前跑了几步,从桌子上捡起了一个啤酒瓶,唰的一下就扔了过去。

砰的一声,啤酒瓶在那老男人的脑袋上碎裂了。

“东东,你干啥!”姐姐急了,赶紧看向了那老男人,“刘总,对不起啊,我弟弟有些傻。”

那老男人起初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我姐姐一说话,就强压了下去,微笑着说没事儿。

这么多年了,小姐姐说我傻,我都没啥感觉,但是这一次,我很难受。

我怒吼了起来:“谁说我傻了,我不是傻子,这老男人想干什么,我一清二楚,姐姐,你现在就跟我走,如果你不跟我走,我就杀了这个老男人。”

姐姐似乎也预感到事情要闹大了,赶紧给那老男人赔了不是,说是要带着我走。

谁知那老男人却是不愿意了。

“玲玲,你别走,不要忘记了,我们可是有约定的,你要尊重契约!”老男人气定神闲的样子,还瞪了我两眼。

姐姐有些为难,我立马走了过去,拉住姐姐就准备往外走,谁知那老男人却是嘭的踢了我一脚。

我倒在了地上,感觉痛极了,那老男人却是站了起来,眯缝着眼睛说道:“小伙子,我想你应该搞清楚一件事情,能坐在这个地方让你砸了还不说话的人,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如果你还在这里闹,我就把你的腿给废了!”

“呸,老杂中,我的腿已经废了,有本事你就来啊!”我骂了一声,完全不惧。

脑子不灵光就是有这么个好处,有时候会不考虑后果。

老男人嘿嘿笑了一声,用手按了一下墙壁上的一个按钮,然后看向了我:“小伙子,你真的不怕再瘸一条腿么?”

“我不怕,有本事你就来废!”

“东东,你再别乱说!”姐姐将我往她旁边拉了一下。

正好就在这时候,门开了,两个大汉走了进来,恭敬的一声:“刘总!”

老男人指了指我,说:“把这个娃带出去,修理修理,如果可以,另一条腿也搞废了!”

那两个大汉立马走了过来,要抓我,我姐姐将我死死地挡在后面,祈求着那老男人,说:“刘总,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求你放过他吧。”

老男人微微一笑,说:“除非你答应今晚跟我睡,否则,免谈。”

那两个大汉将我姐姐推开,把我从后面拉了出来,直接扛在了肩膀上,我乱跳着,可这大汉手劲儿特别大,我刚一动,他就将我的胳膊捏的只想嚎。

小姐姐急的哭了起来,说:“刘总,我真的还没准备好,以后成么,你先放了我弟弟吧!”

那老男人没有说话,大汉却已经打开了门,要扛着我出去了。

“姐姐,大不了我再瘸一条腿,你可千万不要答应他啊!”我喊着。

可是,我这话才刚刚出去,姐姐就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含着泪说:“我答应你,放过我弟弟吧!”

大汉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将我放了下来。

我疯了一样地跑了过去,抓着姐姐的胳膊喊道:“你不能这样的,姐姐,他都能当我们爸爸了,你怎么可以和他那样啊!”

谁知道我话刚说完,姐姐就看向了我,面色不善:“滚回去睡觉去,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

我一愣,也没往心里去,拉着姐姐想把她拉出去。

啪的一声,姐姐一个嘴巴子扇在了我的脸上:“滚出去,现在就滚,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这么苦,也不会这么累,更不会三番五次的被人逼!”

呆呆的看着姐姐,我突然感觉,天,塌下来了!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