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新婚夜老公反应异常,醒来才发现他是一个“有问题”的男人

新婚夜老公反应异常,醒来才发现他是一个“有问题”的男人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一章 绯闻


“快看!微博上都有沈律师的照片了,真的好帅啊,和纪律师走在一起,简直太有夫妻相了。”

“就是啊,你看他们郎才女貌,而且都是名震京城的大律师,听说还是青梅竹马!我看他们一定是情侣,说不定很快就要结婚了。”

唐暮心刚从电梯里出来,抬眸就看见两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女白领站在走廊上,捧着一部手机,激动的讨论着。

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后,抿紧娇唇撤回了视线,清脆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上,惊动了站在前面的女白领。

她们抬头一看,只见穿着深蓝色连身短裙的唐暮心迎面走过来,单手放在了腰间的小口袋里,另一手提着棕色的包,精致的小脸略微绷紧,看不见一丝的表情。

两人看见她,赶紧低下头, “唐经理,早上好!”

说话间,其中一人慌乱的把手机藏在了身侧,连屏幕都忘了锁上。

“恩。”

和她们擦身而过的时候,唐暮心垂了一下眼帘,眼尖的看见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张照片,大概能看见是一对男女亲密的靠在一起,他们的手似乎紧握着 ……

柳眉不留痕迹的轻蹙下,唐暮心径直回到了办公室里,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

指尖刚把屏幕划开,她蹙眉的力度加重了几分,想了想,把手机放在了一旁。

处理掉琐碎的事情后,唐暮心端正坐姿,开始处理桌面上的文件。

刚过了几分钟,她忽地泄气的撇了撇嘴,把一旁正在充电的手机拿过来,点开网页,纤细的手指熟练的打出了 “沈靳城”的名字,点击搜索。

不用一秒的时间,网页上出现很多的信息。

她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定格在第一条的新闻上 ——“沈家继承人沈靳城与法律界之花,纪梧桐共享晚餐,中途多次互相喂食,举止亲密,疑似婚期将近!”

眉头一跳,唐暮心随即点开新闻,看见了沈靳城和纪梧桐双手交握的照片,背景是一家餐厅。

两人的表情自然,看来是不知道被偷拍了。

视线定格在男人冷峻无俦的侧脸上,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双深邃清冷的眼睛,毫无波动的看着她,冷酷得不带一丝情绪。

唐暮心轻吸一口气,压住了心头里溢出的痛楚,关掉网页,飞快的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嘟嘟嘟……”

气氛肃穆的会议室里,一阵手机的铃声骤响起!

霎时间,所有人绷紧了动作,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坐在最前面的男人。

只见他用单手撑着下巴,一手把玩着钢笔,身上穿着一件熨烫笔直的深棕色西装,只扣着两颗纽扣,露出了内里黑色的领带。

听见手机铃声,沈靳城侧首望去,看见来电显示时,眉宇间折出了一道几不可查的皱褶。

“抱歉。”

他站起身,拿着手机走向了窗户那边,高大的背影看起来很有压迫!

坐在一旁的助理随即会意,站起身向在场的人解释道, “不好意思,谈判要暂时终止。”

“好的。”

众人闻言,脸色微变的站起身,不敢多问就走了。

不够半分钟的时间,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了沈靳城。

“什么事?”

他把手机放在耳边,清寡得将近冷漠的嗓音里却又夹带着撩人的磁性。

落在耳朵里,轻易扰乱了心跳。

唐暮心不由捂着胸腔,张口就说, “我想见你。”

刚说出口,她马上察觉到声音沙哑了些,立刻又开声, “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跟你谈一下。”


第二章 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说完,手机里没有回应,只剩下男人节奏均匀的呼吸声。

等了将近了一分钟,就在唐暮心以为他不会答应时,耳朵灵敏的听见了手机另一端响起了沉稳的脚步声,随后又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小动静,类似于键盘被敲动的声音。

“今晚八点,家里等。”

“在餐厅就好……”

沈靳城拿开手机,手指滑向了挂机,打断唐暮心的急呼。

他靠在老板椅的椅把手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会议桌上的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一条当红的新闻,男主角就是他。

沈靳城眯眼把电脑合上,迈着大步重新回到了窗户前,打了个电话,另一只手攥成了拳头放进了口袋里。

因为这个动作,他的衣袖被拉了起来,露出了一截小麦色的手腕,以及佩戴在手腕上的银色的手表。

“老二,给你个活儿。”

沈靳城看着窗外车水马路的大马路,掀开薄唇,对着手机道出了微寒的话音。

……

等到晚上的六点,唐暮心才处理掉最后一份文件。

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她赶紧收拾东西,快步离开。

刚走没几步,又诡异的原路折回,往办公桌上扫视了一圈,最终拿走了一份红色的文件,塞进了包包里,这才关灯离开。

独自开着车子回到了名为十一区的别墅群里,停在了一栋双层的白色别墅门口。

视线越过车窗,把别墅上下打量了一圈,里面黑漆漆的,想来沈靳城还没有回来,她松了口气。

恰好这个时间,包里的手机响了。

唐暮心敏感的抖了抖,赶紧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表情顿时舒缓过来,接听了电话。

“唐暮心,看了今天的新闻没有!沈靳城背着你出去偷腥了,对象还是他那个美貌如花的小青梅,你要不要揍他一顿?”

电话里传来了一把清朗高昂的男声,说到激动处,连声音都发抖了。

唐暮心把手机拿开,翻了个白眼, “行。李斯衍,你替我去揍他,我给你助威。”

伸手推开车门,她拿着包走到了外面,清凉的晚风迎面拂来。

“得了吧,我要是碰了他一截衣袖子,连明天的太阳都看不见了。我这条命,还要留着来赚钱。”李斯衍撇了撇嘴,“你真的不在乎?”

他的语气忽然正经了。

唐暮心正要打开门的手一僵,随后,握着冰冷的门把, “我说,我会衷心祝福他们在一起,你信吗?”

“你的话,我最多信一半!”李斯衍一口笃定,“咱两好歹是在同一间孤儿院里长大的,凭借我对你的了解,在你和沈靳城撇清关系之前,一定会榨干他最后的价值。”

“我刚才去了你的办公室,你把那份红色的文件拿走了,是吗?”

唐暮心闻言,心房一抖,望向了手里的包。

“你不说话就是承认了。”李斯衍砸了咂嘴,忽又一副感概的叹息,“暮暮,赶紧把事情解决掉吧。我们,不,你和沈靳城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没可能会幸福的。”


第三章 撞进他的怀里


唐暮心没有开灯,抹黑跌坐了微凉的沙发上,听着李斯衍在手机的话,心里抽痛。

吸了吸鼻子,若无其事道, “我懂。”

说完,唐暮心挂了电话,耳边瞬间恢复安静了。

抬眸望着昏暗的大厅,她喘了口气,疲倦的躺在沙发上,耳边一直回荡着李斯衍的告诫。

你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没可能会幸福 ……

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唐暮心撑起身,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灯光,去到了二楼的主人房里。

按下电灯开关,天花板上随即闪烁起刺眼的亮光。

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挡在眼前,等到眼睛适应过来后,放下手,一张铺着浅蓝色被子的双人大床出现在视线里,床头的墙壁上镶嵌着一副足有一米高的婚纱照。

唐暮心脚步踉跄的走到了婚纱照前,看着照片上穿着白色西装的沈靳城,丰神俊朗的脸隐隐绷着,一眼就能看得出他的不悦。

眨了眨忽然酸涩的眼睛,她望向了身披纯白婚纱的自己,身姿僵硬的挨在沈靳城身旁,甚至不敢碰他一下。

要不是穿着礼服,谁也不敢相信这是婚纱照。

“是该结束了。”

唐暮心喃喃自语,白皙的小手无意识的抬起来,揉了揉阵痛的心房。

意识到时间不多了,她强行回过神,翻开衣柜拿来衣服去洗澡,提前做好准备。

洗头发时,唐暮心不小心把洗发水弄到了眼睛里,刺痛得赶紧闭上眼,用水冲洗一下。

她伸手想找纸巾,却怎么也找不到在哪,只好凭借感觉把毛巾裹上,出去找。

小手摸着微凉的墙壁,唐暮心一路谨慎的挪动着步伐,稍有不注意就会碰上障碍物,撞痛了腿。

空调的凉风吹在光洁的身子上,冷得她打了个寒颤,依稀还能嗅到古龙水的味道,夹带着熟悉感在鼻尖处萦绕着 ……

“你在做什么?”

来不及细想,沈靳城低冷如故的声音豁然响起!

“我,啊!”

唐暮心随即睁开眼,只看见一道挺拔的人影站在房间门口。

下意识的开口要解释,却不料脚下一滑,脚下随即失去了平衡,往地上倒去!

唐暮心本能的闭上眼睛,耳边传来了一阵极速的跑步声,下一秒,胸口处探来了一道炙热,不偏不倚的往她身上摁下去。

压得她呛了口闷气,随后,一股稳健的力度从背后传来。

唐暮心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迎面撞进了一堵宽厚的硬物上。

来不及感知痛楚,身子上猝然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

头顶响起了男人粗促的吸气声。

“唐暮心,我希望你这一连串动作都是意外。”

唐暮心还没有反应过来,腰间就被用力一推,脚下打滑跌的退了两步。

好不容易稳住平衡,抬头只看见了沈靳城高大的背影,穿着拖鞋毫无声响的走向了房间外面,放在身侧的大手握着拳头,不多看她一眼!

唐暮心低头看着一丝不挂的身子,想起他的话,不禁露出了自嘲的笑, “我刚才洗了澡,弄湿了脚,不小心打滑而已。”

说完,她没有看沈靳城的反应,蹲身把毛巾裹上,迈步回到浴室里。


第四章 机场见面


转身间,余光瞥见了沈靳城驻足在门口,侧着身子,冷眼看她。

即使没有说话,他眼里仍旧涌动着质疑和厌恶。

唐暮心见此,心里锥痛,加快了离开的步伐,反手把门关上。

身旁的墙壁上正好镶嵌着一面镜子,她稍微把捂在胸前的毛巾拿开,就看见白皙的胸脯上残留着一道很浅的痕迹。

想起摔倒的那一瞬间,她好像听见了沈靳城疾步跑来的声音,但抬起头,看见的只有他不留情面的背影。

“哗啦!”

唐暮心轻蹙眉,心烦的拧开水龙头,用微凉的水洗了一把脸,打断了多余的想法。

穿上衣服后,她从包里拿出了那份红色的文件,翻开第一页,飞快的浏览一圈,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正好这个时候,视线不经意间看见了手机从包里滑出来,脑海里再次浮现出沈靳城和纪梧桐的照片。

唐暮心 “啪”的一声合上文件,毅然楼下去找沈靳城!

“……可以,订今晚的机票。”

刚来到楼梯口,她就听见了沈靳城专属的清冷嗓音,顺势收住了步伐。

循声望向灯光昏暗的大厅,一眼就看见沈靳城穿着白色衬衫站在了露台的玻璃门前,不远处摆放着一盏茶黄色的落地灯,勉强驱散了四周的昏暗。

光滑的玻璃门上倒影出他挺拔的身姿,手里拿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聊天,俊脸上除了冷漠之外,还有一丝难得的温和!

唐暮心看了几眼,故意加重力度迈出了一步,鞋子在地上踩出声音,提醒了沈靳城。

他回过头,扫向了唐暮心,见她换上了一件保守的白色恤衫,眼神冷了几分。

“你先准备好,机场汇合。”

转身跟手机里的人交代了一句,沈靳城挂了电话,迈步走向沙发, “我有些事,要先走了。”

这一回,他脸上连冷漠的表情都懒得施舍了,完全是对待陌生人的态度!

“你现在就要走?”

唐暮心错愕的收住了步伐,看着他把深棕色的西装挂在手腕上,转身就走向了大门口。

当真一点都不迟缓!

“是纪律师找你吗?”她放在文件上的手捏紧!

话音刚出口,沈靳城止住步伐,转过身,淡漠的颔首, “对。”

视线对上的瞬间,唐暮心的思绪空白下来,但很快又强迫自己回过神,穿着拖鞋 “啪嗒啪嗒”的快步走下楼梯。

“你把这份文件也带上吧。我要跟你说的话都在这份文件里,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

她小跑着来到了沈靳城面前,把手里的文件递出。

但因为没有控制好距离,手中的文件一下子撞到了沈靳城的手腕上。

他的脸色迅速沉黑,侧身避开她, “我明天让助理过来取。”

说话的同时,沈靳城抬手拂了拂被她碰到了衣袖子,哪怕是隔着一份文件,他也无法忍受!

唐暮心手一抖,险些把文件弄丢。

刻意不去看沈靳城的表情,她 “恩”了声,小脸微白,“可以,今晚打扰到你真是很抱歉。”

说着,唐暮心收回手,和他保持距离。

原本披散在肩膀上的湿发因为唐暮心的动作,不慎滑落下来,弄湿了胸前的衣服。

沈靳城低头就能看见她呼吸时,胸脯起伏的弧度,眼神忽然深邃起来。

突然,他往前踏出一步,轻易拦在唐暮心的身前。

对方突如其来的靠近让唐暮心微惊,本能的后退, “你要做什么?”

“你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

沈靳城弯下腰,高挺的鼻梁几乎擦过她湿发。

“我不知道。”

唐暮心脸颊微烫的看着他丰神俊朗的脸靠过来,心跳漏掉一拍,干爽的男性气息迎面而来。

这种距离,似乎只要沈靳城张开手就能把她抱住 ……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点击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吧

评论
相关文章
不严惩韩国将后患无穷!

不严惩韩国将后患无穷!

关于萨德入韩后中国的应对之策,时下有一种观点。既然萨德已基本上成为既定事实,惩罚韩国已经失去了作用。鉴于中韩

参政内幕 阅读数:3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