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有这种表现,80%是出轨了...

老公有这种表现,80%是出轨了...

2017-09-10 疯狂瘦下来 疯狂瘦下来

老公有这种表现,80%是出轨了...

第1章 我可以把它当做亲生孩子

房间里灯光昏暗,床上人影浮动,一声声暧昧的喘息,从房间里深深浅浅的传来。

女人攀附在他的肩膀,紧紧咬着嘴唇,身体在痛苦跟愉悦的边缘挣扎,男人紧紧扣住她的腰,嗓音粗哑,“你在走神?”

女人轻轻眨了下眼睛,抬眼就看见男人带着怒气的眸子,他在生气吗,生气什么?

“你在想别的男人吗?在我床上想别的男人?”

女人不太明白他为什么生气,她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没有。”

男人不相信,狠狠地在她肩上咬了一口,

“如果让我知道你把我当做别的男人,我会一口一口咬死你!”

女人身体轻轻一颤,发出一声痛苦的轻吟,男人的动作才又温柔起来,“记住我要你这一刻。”

女人还没回过神,新一轮的动作又开始了,女人的轻吟跟男人的喘息,顿时交错成美妙的乐章……

六小时前。

云城沈家,这日张灯结彩,门庭若市,今天是沈家长女,沈佳音与季家独子季泽昊大婚的日子,沈家门外,豪车一列十多辆,好不热闹。

梳妆台前,一身白纱,姿容姝丽的女子对着梳妆镜,轻轻抚弄发间的珠花,她神淡然,眉宇间完全看不到新嫁娘该有的喜悦,她的样子,就像是在完成一件任务一样。

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一刻了,迎亲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进来喊她出去,沈家一片冷清,一点没有嫁女儿的喜悦在里头。

沈佳音站起身,对着镜子转了一圈,裙摆荡漾起的弧度优美而高雅,将她整个人衬托的像一朵高贵的雪莲,浑身散发着清幽冰冷的气质。

今天是她的婚礼,很快,她就不再是沈家大小姐,而是季家儿媳。

她的未婚夫,季泽昊,仪表堂堂,是云城出了名的青年才俊,长相英俊,性格温纯,对她也是以礼相待,人生,似乎没有什么不完美的,但是她的心情却平静异常,没有波澜,也没有喜悦。

不大会儿,家里的下人就过来帮她整理衣裙,说她的未婚夫已经到了楼下。

沈佳音没有再耽搁,撩起裙摆,朝外走去。

她从楼上缓缓下来,刚走到楼梯口,就听见她妹妹沈佳雪的声音,带着委屈,从客厅传来,“爸,妈,我跟泽昊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他根本就不爱姐姐,你们为什么非要逼他。”

沈佳音脚步微微一顿,下人有些惶恐的看着她,犹豫着要不要提醒楼下的人,沈佳音摆了摆手,示意她别说话。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结婚前还能听到这么一段精彩的故事,怎么能打断呢。

“你闭嘴,没问你!”

她的父亲沈霆站在客厅,双眼逼视着她的未婚夫,季泽昊,寒着一张脸,沉声道,“你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季泽昊抿起嘴唇,只说了一句,“伯父,对不起,这婚我不能结。”

沈霆气炸了,抖着手半天骂不出一个字来。

自家儿子把人家一边跟人家大女儿订婚,一边又睡了人家小女儿,季家长辈也是脸上无光,这么大一把岁数,被指着鼻子骂,却也只能受着,不停的赔礼,“这事儿,是泽昊的错,雪儿年纪小,肯定是被这小子带的,他们之间也就是一时冲动,这婚礼按期举行,季家,还轮不到他说话。”

季泽昊张了张嘴,却不敢反驳他的父亲。

季父又道,“这件事的确是泽昊做得不对,但是亲家,今天大喜的日子,什么事情等我们婚礼过了,再说行吗?”

沈佳雪慌了神,要是这样下去,今天这一出戏不就白演了,想到这里,掐了季泽昊一把。

“伯父,我已经承诺了雪儿,这婚我不能结。”

季父好不容易安抚下去对方的情绪,季泽昊一句话又给挑起事儿来,沈霆的脸色当即就黑成了锅底。

“为什么不能结?”

看够了戏的沈佳音,终于出声,问向季泽昊。

他倒是没想到会听到沈佳音的声音,愣了一愣,抬眸望去。

沈佳音此刻正亭亭而立在楼梯口,一身白纱,身段优雅,她款款送楼上走下来,一直走到季泽昊跟前才顿住脚步,自上而下打量了他一番,淡淡道,“你还没有换礼服。”

说着走过去,轻轻握住了他的右手,季泽昊一愣,似乎没想到一向清冷的女人会如此热情的牵起他的手,正在他愣神的时刻,沈佳雪突然哽咽的开口,

“泽昊。”

季泽昊回过神,猛地挣开了沈佳音的手,喉结轻轻一动,低声道,“佳音,对不起。”

沈佳音的手在空微微僵了一下,然后平静的收回,眼眸微微下垂,弯了弯唇角,声音蓦地清冷,“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爱了你的妹妹?婚礼取消吧?季泽昊说不出口。

“姐,你别怪泽昊,一切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怀孕了,泽昊他也不会……”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沈佳音终于将视线落在沈佳雪的脸上,最后又望向季泽昊,沉着嗓音问,“她说的是真的吗?”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不仅沈霆夫妇,就连季家二老脸色也变了。

谁也没想到两个年轻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豪门李这种事是在是太丢人,沈霆的脸色当场就难看起来。

季家父母,也是绷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季泽昊。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好像都在等着沈佳音开口,让她拿主意一样,

沈佳音突然笑了,原来她还肩负着这么重的责任。

沈佳雪红着眼睛,看着面无表情的沈佳音,轻声道,“我没必要拿这个开玩笑。”

沈佳音扫了她一眼,淡淡道,“多久了?”

明明没有一丝情绪,沈佳雪却本能的觉得冰冷,她努力让自己迎着沈佳音冰冷的视线,哽咽道,“姐,你明明知道泽昊不爱你,为什么还要跟他结婚,我跟他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你的眼里只有你的事业,你根本不会理会他的感受,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替你照顾他,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要的是什么,你既然根本不爱他,为什么不能让给我?”

沈佳音听完只是淡淡一笑,道,“所以这就是你勾引我未婚夫的理由,上了床其实也没什么,既然我未婚夫有生理需要,我妹妹有这么乐意献身,我也没什么意见,孩子你可以打掉,不要是不想打,生下来给我带,我可以把它当做亲生孩子一样,绝不亏待它。”

沈佳雪傻了眼,她怎么都没想到,沈佳音的心竟然大到这种地步,饶是沈霆见惯了大风大浪,也被沈佳音这番话震住了,半天也缓不过神。

季泽昊更是一脸震惊,好一会儿才道,“佳音,你在胡说什么?”

第2章 如您所愿

“我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沈佳音还是笑,“季泽昊,季叔叔,季伯母,咱们沈家季家两家为什么联姻,相信原因你们都清楚,无非就是谋求两家企业的长远合作发展,商业联姻,重的是利而非情,有些事情,只要你们不介意,我不会追究。”

她这话已经相当明白了,她不在乎季泽昊跟沈佳雪的关系,只要她不反对,这场婚礼继续。

谁也没想到沈佳音居然是这样的态度,虽说沈佳音跟沈佳雪同为沈家女儿,但是沈佳音却坐镇沈氏半壁江山,而且她能力不弱,季家自然也是看上这一点,早早就让二人订了婚,拖了三年才办婚礼。

沈佳雪虽然也是沈家女儿,但是不管是心思,还是资历都跟沈佳音差得太远,他们这个圈子,谁不知道,沈佳音是沈氏第一继承人,她有沈家的第一话语权,娶了她就相当于娶了半个沈家,不然沈佳雪也是沈家女儿,他们也不会这么难办。

但是现在闹成这样,沈佳雪又怀了孕,他们就算同意,沈霆这边也不好交代。

只是季家还没开口,宋芷容倒先变了脸,“佳音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替雪儿养着,这是一句替她养就能解决的事吗,雪儿生了孩子,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人?”

“那就打掉。”

沈佳音冷冷道,“沈佳雪自己不检点,难不成宋阿姨还想让泽昊负责不成?说出去,岂不是笑话?”

宋芷容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沈霆也皱着眉,表情明显的不悦。

季父这时候才道 ,“佳音,我们季家是中意你做儿媳的。”

很明显,他将这个皮球踢给了沈家,让他们内部来消化这件事。

沈佳音望向沈霆,等着他说话,她倒想看看,她的父亲会怎样处理这件事,是让她今天在婚礼上被弃婚,还是委屈沈佳雪,保全沈家的颜面。

沈霆抿着嘴唇,眉头紧紧皱着。

宋芷容脸色微变,低声对沈霆道,“老沈,这事儿可关乎雪儿一辈子的声誉,你可得好好想想啊。”

沈佳雪委屈的看着沈霆,眼眶通红,这母女一唱一和,沈霆又是最容易心软,沈佳音几乎已经猜到了沈霆的决定,却还是想听他亲口来说,怀揣期待他会偏向自己、

沈霆沉吟了几秒,看向沈佳音,“佳音,婚礼先缓一缓吧,等事情解决了再说吧。”

沈佳音的心顿时凉透了,她望着这个偏心到极点的父亲,轻声道,“怎么解决,如果一天不解决,这婚是不是就不结了,父亲还不如直接点,直接说退婚。”

沈霆何尝不知道,这样的处理方式,伤透了沈佳音的心,可是佳音跟雪儿不一样,佳音她可以独当一面,雪儿还是个孩子,这件事他要是处理不好,雪儿这辈子就毁了,所以即便多恼恨季泽昊,多愧疚沈佳音,他还是硬着心肠,别开脸,沉沉道,“佳音,你一向通情达理,这件事闹出去损害有多大,我不说你也知道,就当是爸爸求你了。”

沈佳音忽然笑了,她脸上很少有笑容,季泽昊印象里,她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这突入起来的笑容,就像是奶油糖果一样甜腻,却带着嘲弄,跟讽刺,冷得让人心凉。

“如您所愿。”

她说完这四个字,提起裙摆,朝外走去,背影萧瑟而孤独。

“佳音……”

似乎是谁叫了她的名字,她没有再回头,因为她知道,没有人会期待她回头。

大雨瓢泼,沈佳音车速开得很快,在马路上高飙起来。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旁边经过,就能看见车子坐着的女人,漂亮而精致,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可是她的眼圈通红,像是哭过一样,如果是季泽昊看见,他会惊讶于这样的沈佳音,原来她不是无坚不摧,原来这个女人也会哭。

她开车到了一家酒吧,伸手将婚纱的下摆撕掉,变成了半身裙,然后跳下车进了酒吧。

一身白纱,美艳标致,跟夜店女郎的性感完全不一样,却忍不住让人想多看两眼。

她拒绝了每一个前来搭讪的男士,一个人趴在吧台前喝酒,可是身体醉了,脑子还是异常的清醒。

她知道有人将她从酒吧带到了酒店,她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她太累了,或者她的心已经被伤透了,连反抗都失去了力气。

她被人丢在床上,然后她听见那个人在讲电话,临走前可惜的看了她一眼,之后关上门离开了。

沈佳音翻了个身,从床上坐起来,她有些口渴,想起来找水喝。

但是当她打开卧室的门的时候,看见客厅站着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

他身上被雨水淋透了,衣服包裹在身上,勾勒出健壮的线条,沈佳音突然有些口干舌燥。

男人似乎也有些意外,卧室里会跑出一个女人来,还穿得衣不蔽体。(婚纱被剪了,露出两条大白腿。)

他没说话,只是打量着沈佳音,幽暗的眸子,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潭水,黝黑澄澈。

那真是一双极好看的眼睛,沈佳音想,这双眼睛长在这么一个留着络腮胡,看上去有些趿拉的男人身上,居然没有一点违和,甚至偏生出几分男人味。

她一定是喝醉了,她这么想道。

如果是清醒的时候,她可能已经离开了,但是现在,她站在原地,看着这个男人,没动,而是轻声道,“你不渴吗?”

男人眸中闪过一丝嫌弃,紧皱起眉,似乎对她这样的轻浮,有些厌恶。

这样的视线,如果是清醒的沈佳音,定然会露出不悦,但是现在,她鬼迷心窍的盯着男人敞开的衣领里露出来的锁骨跟胸肌。

他胡子上的水顺着脖子,滑进他的衣领,水珠顺着肌肉的纹理慢慢滑下,这样子,说不出的有些性感,她觉得更渴了。

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这么直白的盯着胸口看,不但不自在,甚至让他觉得不悦。

“看够了吗?”

第3章 确实没什么吸引力

男人沉声开口,嗓音跟他的邋遢的外形不一样,意外的充满磁性,低沉好听。

沈佳音回过神,面色有些尴尬。

男人没有问理会她的尴尬,沉着脸道,“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沈佳音愣了一下,“不是你带我来的吗?”

“我带你来?”

男人眯起眸子,冷笑一声,“我好像没有叫客房服务。”

这话有些羞辱人,即便脑子有些不太清明,沈佳音也听出了浓浓的讽刺。

沈佳音眉头皱了皱,沉声道,“对,你没叫,因为叫客房服务的是我。”

男人猛地抬起眼帘,眸中瞬间带上几分危险。

“你再说一遍?”

男人猛地靠近,这句话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说的,沈佳音身体不由颤了一下,佯装镇定的抬起眼帘,“原来现在客房服务的门槛这么低,不知道能不能去投诉……”

她话音刚落,男人猛地捏起她的下巴,眯起眼眸,“不如先试试服务,再考虑要不要投诉。”

说完猛地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沈佳音的瞳孔猛地放大。

这个吻来得太多突然,以至于沈佳音被亲的时候,完全是呆滞的状态。

而男人在碰上那张粉色的唇瓣时,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跟这个女人不讨喜的性格不同,她的嘴唇,意外的柔软,甚至还有点甜,让人不觉有些食髓知味。

所以本该是挑衅的亲吻最后却弄得有点有点欲罢不能,就在他打算松开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环住他的腰,踮起脚尖,回应起这个吻来。

男人眸中闪过一道寒光,突然推开她,阴着脸,道,“缺男人已经到了自甘下贱的地步了?对你来说,是不是只要是个男人都行?”

这话说起来,实在是伤人。

沈佳音一向都是沈家高贵的公主,何曾被人这么羞辱过,她咬了一下嘴唇,眼眶突然红了。

再强硬的男人,对于女人的眼泪,都是手足无措的。

比如现在,因着沈佳音红了眼圈,这个刻薄的男人,面色就变得有些不大自在起来。

“我说错了吗,你还委屈上了。”

沈佳音低垂着眼帘,好久才轻声道,“今天本来是我的婚礼。”

男人微微一怔,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身上这衣不蔽体的服饰哪里奇怪了,这根本就是剪掉了下摆的婚纱,难怪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

这女人身上的婚纱价值不菲,绝不是一般家庭的可以买得起的,今天市里大婚的豪门似乎只有一家,那就是沈家。

所以眼前这位,就是外界谣传的,那个犹如高岭之花的冰山美人,沈佳音?

传闻跟现实差距有点大,谁会想到,本该在今天成为季家儿媳的沈佳音,会一副酒鬼模样,出现在酒店?

尽管心里又疑问,男人却没有开口去问,婚礼既然砸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而作为陌生人,他也没那个必要多嘴。

所以他淡淡的看着她,“所以呢?”

“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柔柔弱弱的女孩儿,明明受伤害的是我,为什么还要我做出让步,是不是在他们眼里,像我这样的人,就不会受伤不会难过?”

“那都是借口,”男人哼了一声,声音透着不屑,“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下半身决定上半身,什么喜欢柔弱的,都是借口,说白了,就是喜欢骚一点的。”

男人的视线自上而下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白纱的女人,她很漂亮,即便衣着有些怪异,已然遮掩不住那一身贵气跟锋芒。

上挑的眉眼,带着一丝清冷,孤傲的犹如一朵青莲,偏偏眼尾挑起的一瞬间,又给自己平添了几分媚意,这样的她,有几分禁欲的美感,让人很想撕开这张冷淡的面孔,看看她疯狂的模样……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男人便违心的别开视线,哼了一声,继续刻薄道,“不过你这样的,确实没什么吸引力。”

沈佳音显然被男人的胡说八道给说愣住了,就在男人以为,是不是自己说话太过分的时候,她突然踮起脚尖,重新吻住了他的嘴唇,毫无技巧的吸允舔舐。

男人愣了一秒,猛地推开她,阴着脸道,“不过是被男人抛弃,就值得你着呢自甘堕落,若这就是你的本性,我想我大概明白他为什么不要你!”

沈佳音果然停了下来,她松开手,抬起眼帘,眼泪还在眼眶打转,嗓音略带沙哑道,“你不是说男人都喜欢骚一点的吗?”

男人……

他突然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糟糕透顶的感觉,因为他察觉自己向来冷硬的心,对着这个酒鬼居然狠不下心。

“我很干净。”沈佳音眼睫轻轻颤抖,她伸出手,颤抖的解开他衬衣的扣子、

这个胆大的女人!

男人攥起拳头,理智告诉他,他应该推开这个神经病,然后狠狠的骂她一顿,将她赶走。

但是手指在碰上她的肩膀的时候,突然就狠不下心来推开。

“高高在上的沈家千金,是在勾引我吗?”

他的语气,冷嘲热讽,女人动作顿了一下,微微垂下眸子,睫毛微微颤抖着,是啊,真是倒足了胃口,沈家继承人,从小教养极佳的沈佳音竟然会下贱到对一个陌生男人求欢,她应该停止这种疯狂又愚蠢的行为,可是她又倔强的想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一丝一毫的吸引。

所以她在男人嘲讽的目光下,她继续解开下一颗扣子,男人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些皲裂,他猛地将她抵在墙上,嗓音阴冷道,“我在给你一分钟时间,你出了这么门,我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他话音刚落,女人再一次亲吻了他干燥的嘴唇,男人眼底闪过一道寒光,伸手拖住她的腰,将人抱起压到沙哑上,粗暴的扯开她的裙。

男性浓厚的荷尔蒙气息,在周身流转,沈佳音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抓着他的肩膀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男人却不给她思索的时间,直接切入主题。

这是一场激烈的情事,淋漓尽致,沈佳音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在一个陌生人身下婉转绽放,那种渗入四肢百骸的快感,让人几乎窒息。

头顶的灯光或明或暗的闪动,她的脑子有点空荡荡的,突然自嘲的想,原来性跟爱真的可以分开。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后续剧情 高潮不断!
阅读原文 投诉
评论
相关文章
贵人不请自来,下半年不愁没钱的三大生肖!

贵人不请自来,下半年不愁没钱的三大生肖!

贵人一来,霉运自去,喜事发生之前总有吉兆临头,而贵人都不请自来了,想必财运更是水涨船高,六月份开始不少生肖朋友即将转运,这当头一彩就是贵人运亨通,下面这3个生肖朋友就是如此,六月贵人运一到,就是下半年

疯狂瘦下来 阅读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