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一幕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恶毒而愚蠢的笑声---写在孙倍成教授受伤的日子

这一刀砍下来,不仅江苏省医院,全国医务人员在号贩子面前,从此个个噤若寒蝉。再无人敢于和孙主任那样与他们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而他们的代价,仅仅是让一个人进去做几年牢。

2017年医疗界的第一次流血,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早一些。


2017年2月116日上午,一名年轻男子闯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肝胆移植中心,持刀将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教授刺伤。


据说,歹徒进屋后将门反锁,捂住孙主任的嘴,痛下毒手。如果不是外面的医务人员听到声音不对踹门进入并和歹徒奋勇搏斗,孙主任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孙倍成主任失血性休克,左下肢股四头肌断裂,牙槽骨骨折,牙龈断裂,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幸而医院抢救及时,总算脱离生命危险。

我看到了一幕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恶毒而愚蠢的笑声---写在孙倍成教授受伤的日子



据警方通报,嫌疑人赵某,因为其曾在医院代人挂号牟利,被孙医生批评过,所以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在这个言简意赅却肯定反复斟酌过的话语里面,我们看到了这次暴行的主谋:号贩子。


但我绝不相信这是什么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更大可能,这是号贩子们对那些敢于和他们作对医生赤裸裸的恐吓和示威。


我猜测,暴徒本意可能是持刀去恐吓孙主任,让孙主任不要挡他们财路,不想孙主任坚决不允言辞拒绝,最导致暴徒凶性大发。


一提起号贩子,很多人都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以为是一群乌合之众。


你们真的小瞧了号贩子。


号贩子,是一个利润堪比贩毒的行业,里面的从业者,又怎么可能是一群乌合之众。


我曾经说过,中国医疗是全世界最优质最廉价最便利的。有人不服,举出号贩子的例子证明中国患者实际负担要比明面上负担高的多。


但实际上,号贩子的存在,恰恰证明了中国医疗资源,尤其优质医疗资源的极度,甚至过度廉价。


目前,中国最顶级医院院士级别专家特需门诊的挂号费是多少呢?答案是300元。


这还是院士,这还是特需。实际上,绝大部分顶级医院高年资优秀专家的的挂号费,都是几十块钱甚至十几块钱。


如果我们真的搞医疗市场化,完全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让市场来决定这些顶尖专家挂号费的价格,那这个价格决不可能是 300 元,更不可能是几十元甚至十几元,而必然是几千元乃至上万元。中国最顶级的医院和最顶级的专家,将和普通老百姓彻底说再见。


很多民国粉怀念民国的时候,常说民国时期的医院有多好多好,民国时期的医生多好多好。


民国时期的医院确实挺好,没有人敢骂医生,没有人敢砍医生,也没有人因为排队多等一会就指着医生鼻子骂。


因为,那时候医院是收金条收大洋的。那时候北京大医院的医生,根本不会去巴结权贵,因为他们自己就是权贵。那时候大医院的医生出门经常给穷人钱,因为他们出诊都是黄包车接送,诊金动辄几十上百大洋。那时候的医生每天打扮的整整齐齐衬衫领带,因为脏衣服有专人每天洗干净熨好放到门口。二战期间,太平洋战争打的最激烈物质最匮乏遍地饿殍的时候,北京大医院的住院医生每天早上一杯牛奶一个鸡蛋。那时候级别高一点的医生护士,甚至有专门印制的私人信纸。


那时候没有号贩子,因为医生的价格都是市场化的。那时候北京大医院的名医在为权贵有钱人服务之余,偶尔做做善事给穷人做做义诊,得到机会的穷人会感动的泪流满面跪下来磕头。


我不知道那些民国粉们,有多大的自信觉得自己穿越到民国,能够轻松付得起大医院的诊金?


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牺牲了几百万人,建立了新中国。重建了中国的医疗体制。政府数十年投入巨资建设的公立医院和政府管控下的低廉的医疗价格。让中国的穷人花几块钱十几块钱就可以和当年的权贵一样,去最好的医院看最顶级的专家。


不仅如此,你只要花几块钱挂一个号,就可以对医生任打任骂。有那张挂号单做护身符,伤人杀人的行为就瞬间由暴力犯罪,变成“医患纠纷”,“医患冲突”。


中国医疗,为中国老百姓提供了全世界最廉价最便利的医疗服务。而这种服务,是以医务人员高强度长时间的廉价劳动为基础的。


中国医疗,无负于国,无负于民,但有负于中国医生。


但是,这种强行扭曲医疗价格,尤其最优质医疗资源价格的做法,也不可避免的导致了种种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号贩子的产生。


十几几十块钱的号,一转手就以几百甚至几千的价格倒卖给患者。这种利润,绝不亚于贩毒,甚至尤有过之。


号贩子赚的钱是什么钱?赚的是这些最优质医疗服务(包括最好医院和最好医生)的市场价格和政府定价的差额。


这部分差额,本来是政府通过行政干预手段,强行压低医院和医生的合理报酬,从医院和医生手中转移出来,以隐形的方式补贴给患者的。而号贩子的存在,使得这种本该补贴给患者的福利,大量转移到号贩子手中。


号贩子,就像一个个寄生在中国医疗体系上的吸血鬼和毒瘤。靠吞噬医务人员的廉价劳动,把自己养的脑满肠肥。


曾有一个故事。


过年了,一个人人提着礼品来到某专家办公室。专家问你有什么事?他回答:我这一年就靠倒你的号过日子,在家里买了房买了车,过年了,来谢谢您。专家老泪纵横。


号贩子的利润比贩毒还要高。那么他们的风险呢?


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在我国现有的法律体系内,警方根本无法对号贩子采取有效的惩治措施,顶多罚点钱拘留几天。去年东北女孩痛斥号贩子的视频引爆舆论后,全北京掀起了打击号贩子的专项行动。一群号贩子在拘留所健康饮食健康起居调养了几天身体后,很快回到工作岗位。


极高的利润,极低的风险,完全不需要学历的准入门槛,让号贩子成了竞争极其残酷激烈的行业。号贩子为了抢地盘火并的事情,时有耳闻。经过惨烈的淘汰,只有那些最狡诈,最狠毒,最有背景后台的人才能生存下来占据医院的地盘。


越是顶级的医院,这种竞争就越残酷。


现在盘踞在各大医院的号贩子,早就不是普通民众想象中的乌合之众,很多早已经成为组织严密的黑社会集团。据说,某大医院的号贩子团伙,每天有固定时间在医院旁的饭店进行工作总结。


很多人将对号贩子的愤怒指向医院,认为号贩子泛滥是医院的责任,要求医院打击号贩子。


这完全是强人所难。


医院有执法权吗?医院有什么权力去抓号贩子?医院有保安,但保安职责仅仅是维持医院秩序和保护医院安全,天底下哪家单位的保安业务范围和能力要求包括筛选、识别、认定、抓捕抓号贩子?



有这样一个故事:某号贩子找医生加号,医生不肯。号贩子准确说出医生女儿的姓名、年龄、所在学校、放学时间、家庭住址。面对恐吓,医生不得不低头屈服。


面对这样残忍狠毒的黑社会团伙,让一群从小好好学习的乖孩子去和他们做针锋相对的坚决斗争,你是搞笑吗?


唯一具备执法权,可以有效打击这些黑社会团伙的,是警方。但是,警方又能如何呢?与其抓了放放了抓,与其被对方恨之入骨不共戴天,还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从号贩子那里分一块蛋糕享用。


有这样一个故事:某城市某大医院,常年盘踞一群号贩子。后来忽然来了一群新的号贩子,这些新号贩子通过代人排队等手段挣钱,每次只收几十元。由于服务好价格低,很快抢占了市场。失去地盘的老号贩子不甘失败,双方发生了几次暴力冲突,相持不下。直到有一天,对号贩子一直不管不问的辖区派出所警察突然采取行动打击号贩子,而且打击目标极其精准的对准新号贩子群体。一夜之间,老号贩子们喜气洋洋得收复了地盘。


号贩子真的不难找,你到任何一家顶级医院,都会有人主动来和你接洽:要号么?专家号要不要?很多医院的号贩子都是常年盘踞在医院,派出所民警对他们熟悉的很。


然而,有什么用呢?


毒贩子都抓不干净,比贩毒利润高风险低的号贩子又怎么抓的干净?


我不认为孙倍成主任被号贩子袭击是个人恩怨。


这是黑社会集团明目张胆的向江苏省医院医务人员和院领导示威恐吓!


因为,如果孙主任这样的人多了,如果孙主任这样的做法形成风气被竞相效仿,那么,他们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这一刀砍下来,不仅江苏省医院,全国医务人员在号贩子面前,从此个个噤若寒蝉。再无人敢于和孙主任那样与他们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而他们的代价,仅仅是让一个人进去做几年牢。


当地警方通报的用词非常委婉:曾在医院代人挂号牟利,被孙医生批评过,所以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字里行间,完全没有追究背后号贩子团伙的意思。


这其实真不能怪他们,只要罪犯一口咬定是自己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去追究幕后指使者。


而对于孙主任,我唯有发自内心的敬重。


孙培成教授,是教育部长江学者,被誉为中国工程院王学浩院士接班人,两人主持的肝脏移植实验室是卫生部重点实验室,也是江苏十大临床医学中心之一。


医生有很多种,而孙主任,是国宝级的医生。


除了业务精湛,他还有高尚的医德。在好医生网站上患者反馈评价中,大量患者发自肺腑的对他衷心赞扬。多名患者提到他拒收红包。


在他受伤之后,很多患者自发的买花到病房探视。


就我而言,我的评价标准很简单:一个敢于和穷凶极恶的号贩子集团斗争的人,必然是一个一身正气的医生。


医生给谁看病不是看?你的号是熬夜挂来的还是花钱买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和号贩子的斗争,没有任何的私利,完全是为了那些他素不相识的患者。


这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值得所有人敬重的好人,好医生!


然而,这样一个好医生的遭受不幸后,我们在网络上依然看到了无数快意的欢呼,甚至有人说:砍伤太可惜了,为什么不砍死。


一个侵害他们利益的人,把一个保护他们利益的人砍了,换来的是他们的欢呼和快意! 而他们,未来有一天可能需要后者的医术来救命。



我看到:中国医生靠自己高强度长时间的辛勤劳动,为患者提供了全世界最廉价最便利的医疗服务。到头来,却被作为“看病难看病贵”的罪魁祸首唾骂。


我看到:一群靠现有医疗体制才得以享受优质廉价便利医疗的社会屌丝,在为资本瓜分公立医院的私有化的舆论浪潮拼命鼓呼。


我看到:中国的执法者,面对暴徒辱医伤医甚至杀医有理的叫嚣置若罔闻,甚至随声附和。而当同一批暴徒高呼辱警伤警甚至杀警有理的时候,他们才勃然大怒暴跳如雷。


我看到:一个号贩子把坚决维护患者利益的国宝级医生砍了,一堆可能成为他病人的low 逼在欢呼。


我看到了世上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愚蠢而恶毒的笑声!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