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女人在多少岁的时候最想要?你绝对想不到...

女人在多少岁的时候最想要?你绝对想不到...

2017-09-19 参政内幕 参政内幕

女人在多少岁的时候最想要?你绝对想不到...

“哪位?有事儿快说,我忙着呢。”

终于,我打通了辅导员苏丽的手机,不过,手机里面传来了苏丽不耐烦的声音,接着传来苏丽非常压抑的两声娇哼,虽然声音不是太大,我还是听到了,听起来似乎苏丽非常爽的感觉,同时那种带着节奏的啪啪啪的撞击声,猝不及防地传进了我的耳朵。

我顿时浑身一顿!

看来,我给辅导员打电话的时候也真是太巧了些啊!

“轻点,我打电话呢,停一下不行啊,哦,哦。”

手机里面再次传来苏丽的声音,不过,这次我明显听出来,那声音不是给我说的,那啪啪的肆无忌惮的声音,节奏似乎在越来越快,一种根本就停不下来的感觉。

苏丽说话的时候,似乎还特意把手机移开了些,但是我还是能够听到的。

我咕咚一下咽了一口口水,本来要向辅导员请假的事儿,现在竟然说不出一句话。

嘟嘟两声,电话挂断了。

“草!”我缓过神儿来后,心情复杂地一骂了一声。

我是天海工业大学信息工程专业大四学生,就要毕业了,酷爱黑客技术的我直到今天凌晨五点,终有把我的一个黑客程序调试到最理想的情况,然后困不行了栽头便睡。

可是七点半的时候,我又被刺耳的手机铃声惊醒了,噩耗般的消息是姑姑哭着告诉我的:我的妹妹邵玲得了白血病!

上午第一节课后,我就趁机开溜了,我来到我们天海工业大学一角的“雅园”里面,这个“雅园”其实是个小花园,幽静的空气中弥漫着花香鸟语,是天海工业大学一对对小情侣们幽会的天堂。

我坐在凌霄花藤架下的长石凳上面,忐忑不安第给我的大学辅导员苏丽打电话,想赶紧请个假回家去看看得了绝症的妹妹!

没有想到九点多的时候,苏丽还在床上忙乎那事儿!

突然,一个奇怪的念头在我的脑子里面闪现了一下:何不试试我的“无影”!也就是凝聚了我大半个月心血的一个黑客程序,终于在昨天凌晨三点多被我彻底调试成功。

凭借着我的这个黑客程序,我可以通过网络,神不知鬼不觉第窥视任意连在网络上面的终端内容,甚至可以随心所欲第操控终端,通过摄像头和麦克风看我要看的东西,听我要听的内容。

由于这个程序在网络上来无影去无踪,可以规避现在任何的安全技术,我才把这个程序命名为“无影”的。

刚才给我的辅导员苏丽打电话,发现天海大学教师中校花的存在,竟然正在与人啪啪啪!

看看时间,现在可是上午九点多啊,我的冷傲的美女辅导员,这个时候究竟是与谁啪啪啪?

我用颤抖着的手,打开了手机,打开了我命名的“无影”程序,在目标框的下拉菜单中,我选择了手机号码,然后抖动的食指输入了刚才拨打的辅导员苏丽的手机号码。

我不知道怎么了,现在感觉非常的紧张,额头和后背都开始冒冷汗了。我闭眼深呼吸一下,扭头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人,于是将食指在“确定”键上点了一下。

我的手机屏上一下就出现了一个进度条在跳动着。

不到半分钟时间,“无影”便弹出一个提示:“目标已捕获,请选择数据反馈模式: a ,移动数据; b ,网络。”

我很快就选择了第二项,也就是说,现在苏丽的手机状态是通过wifi联网的,我选择网络,这样的话,就避免了利用苏丽手机移动数据了。

我怕今天无缘无故地消耗苏丽手机数据太多,如果引起她的注意,发现我的“无影”的存在就麻烦了。

毕竟苏丽也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留校任教的老师。

虽然我已经用不同杀毒程序检查实验,都发现不了我的“无影”的存在,但是我感觉还是小心没大差的。

“完全控制目标”,我手机上面的“无影”界面内再次弹出一个提示。

也就是说,现在我可以自由第操纵我的冷艳美女辅导员苏丽的手机了!

于是我飞快的在手机屏上勾选了一阵,然后点击了确认,不到十秒钟,我的手机屏上就弹出了一个视频窗口,同时苏丽销魂的尖叫声伴随着啪啪啪的撞击声,一下让我惊呆了……

悄无声息间,我成功地打开了苏丽手机的摄像头和麦克风,把采集的信息反馈到了我的手机上面,然我看到了惹火的一幕。

可能是刚才苏丽把手机挂断后,扣在了枕头上面,高清的手机后置摄像头正好对着苏丽,而现在视频中,一丝不挂的苏丽正跪在床上,两眼紧闭面对着摄像头哼唧个不停,身子被后面的一个男人疯狂的冲撞着。

苏丽雪白惹火的娇躯剧烈地甩动着……

伴随着苏丽一声尖叫和撞击苏丽的男子一声闷哼,似乎二人同时冲向了欢乐巅峰,随着的苏丽雪白娇躯瘫在床上后,那个男子也瘫了下去,那也一瞬间,也就是镜头前一晃的时间,我看到那个男人是个秃顶男,似乎四五十岁身材臃肿的样子。

靠,原来冷傲美艳的辅导员,竟然给这样的男人上了。

看来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这句话还不是乱说的。

随着苏丽瘫在了床上的秃顶男,凑到了曹丽的旁边,伸出手握着苏丽的一个胸揉着,一边喘着粗气。

此时的我,似乎就坐在床头,清清楚楚的看着面前的香艳一幕,听着二人的暧昧。

“苏丽,让我爽死了,你是万里挑一的女人啊。”男人悠悠的说道,一边松开了苏丽的胸,将手掌在苏丽雪白的肌肤上滑动着。

“去, 你是不是玩过不少女人了,要不咋知道我是还万里挑一呢,切。”

苏丽一副假装生气的口气道。

“嘿嘿,苏丽,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那些要向我投怀送抱的美女如果都让我上的话,还真不是个小数目,嘻嘻,不过,我感觉,还是跟你一起干的时候带劲啊!”

听着苏丽与那个秃头男人拥在一起暧昧,我这个整天沉浸在书堆里面的书虫,竟然不知不觉感到了我的下面有了反应!

六月份的时间,我穿着一件单裤似乎都有点要撑破的感觉。

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感觉非常少有的,下面憋的非常难受, 又有种说不出的舒服和蠢蠢欲动。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雅园里面不远处,似乎有人走了过来,透过凌霄花藤,我看到竟然是我们的班花萧玉,而萧玉的旁边,是我们的副班长罗强。

没有想到二人也开溜来了雅园,我这个书虫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班花与罗强有这样的关系,二人边打情骂俏边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赶紧低下头,手指在手机上面点了几下,退出了“无影”。

如果我不退出,现在手机上面的画面让他们二人看到了,恐怕还以为我邵伟开溜到雅园里面看毛片呢。

我刚把手机装进裤兜里面,想转身赶紧离开,没有想到罗强揽着萧玉的小蛮腰就绕进了凌霄腾架廊下面来了,一眼看到长石凳上的我,惊讶的语气中隐约有点挖苦地说道:“咦,邵伟你也在这里啊?在等哪位啊?”

我撇了撇嘴,看也不看这两人。

“我想一个人静静。”

丢下一句,我头也不回赶快离开了。

毕竟刚才因为用“无影”窥到不该看到的一幕,我下面一个高高撑起的凉棚,如果让他们两个看见,那可就尴尬了……

后两节没有课,由于妹妹得白血病的事儿,加上我昨晚调试程序基本上没有睡觉,我头脑昏沉沉的,于是我无力地回到了我的校外的租屋里面。

由与我经常要熬夜上网或者码程序,我利用网上兼职码程序赚到的钱在校外租了房子,等我回到自己的租屋后,刚刚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就听到手机短提示音。

我掏出手机一看,是辅导员苏丽发来的,打开一看看来短信的内容:“你哪位?打电话有啥事儿?”

我想想自己由于昨晚试验调试黑客程序“无影”,就把我常用的一个手机卡拔出来塞进了另外一个手机中,没有想到给苏丽打电话的时候,用的卡是苏丽手机里面没有存的那个手机号。

“苏老师,我是邵伟,我的妹妹得了白血病,我要请假。”

我给苏丽回了个短信。

“哦,那我晚上大概七点多回去,到时候我联系你。”很快苏丽就又回了个短信过来。

于是我就订了晚上十一点的高铁车票,想等七点多请过假后不耽误今晚坐车回去。

我八岁的时候,我父母出了车祸,留下了我和三岁的妹妹小玲,我跟着单身的叔叔,妹妹被姑姑领走了。

根据早上姑姑打来电话中说的,妹妹唯一的希望就是骨髓移植了,可是骨髓配型概率非常小,另外要七八十万元的医疗费,家里根本就弄不到那么多钱的。

“啥门哩,啥门哩。”

姑姑边哭边绝望地重复着的声音不时在我的脑子里面回荡。

我虽然现在手里有晚上兼职码程序挣的两万多元,但是也根本不济事的。不过,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回到妹妹身边陪陪她!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再次被手机铃声惊醒了过来,一看是辅导完苏丽的来电,我接通后,苏丽说对不起,耽搁了一下,现在就要到家里了,让我过去她住处一下给批请假条。

我马上从床上翻身起来,感觉房间里面已经非常暗了,窗外看到夜幕已经降临了,而且稀稀落落似乎在下雨。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拎一个手提袋和一把伞就冲下楼去了,进入校园后,我径直冲着教工家属小区快步就去,我伸手摸出了手机,拨了苏丽的电话。

“苏老师,我妹妹得了白血病,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回来我一定还你的。”电话拨通后,我试探着问道。

“哦,借钱啊,邵伟,不是我不想借你,老师也是急用钱啊,老师也是穷的叮当响呢。实在是帮不上忙啊,对了,我就要上楼去了,你快过来啊。一会儿我要洗澡呢。”

电话里面传来苏丽不耐烦的声音。

本来也不抱希望能从苏丽手里借到钱的,我挂了电话摇摇头加快了脚步。

估计还要走七八分钟才能到苏丽的住处,边走着,不由地掏出了手机,在我的手机上面扒拉了几下,可以说是悄无声息地用“无影”黑客程序,打开了苏丽手机。

现在的我,有不由地想起上午我用“无影”窥到一丝不挂的苏丽,正被一个男子猛干的一香艳幕,特别是又想起那个男子念叨着苏丽下面是活的,让我对美艳冷傲的辅导员不由得产生了说不出的感觉,我的下面不知不觉的又硬了,草,亏得这是晚上,还稀稀落落地下着小雨,校园里即使有来去匆匆的学生,也没有人会注意到我裤子某个地方高高顶起的一幕。

现在我只想再用黑客程序偷偷看一下让苏丽是不是到家了,到了家里会干什么,会不会先去卫生间……

很快我用已经植入苏丽手机的“无影”黑客程序,悄悄打开了苏丽手机的摄像头和麦克风。

我一下发现,苏丽正一个站在电梯里面,正哼着小曲,一边在手机上面扒拉着,似乎苏丽心情不错的样子。

很快,电梯的门打开了,我通过摄像头,看到苏丽拖着一个拉杆行李箱,继续哼着小曲走出了电梯,朝着一个房门走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通过苏丽的手中晃动的手机摄像头,发现两个男子的身影,与苏丽擦肩而过。

苏丽很快来到了一个房门前停了下来,然后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把钥匙装进裤兜里面后,苏丽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拖着拉杆行李箱迈进了房门。

我虽然没有在现场,但是我通过苏丽手里的手机,非常清楚的看着着一幕,就在苏丽挥手把房门反手推上的一刹那,我通过苏丽手机的摄像头,一下看到两个男子的身影冲了过来,砰的一声撞了进来。

我猛的一惊,好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冲进房间的两个人中的一个人捂住了苏丽的嘴,苏丽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通过苏丽手里握着的手机摄像头,我看到苏丽拼命地扳着勒着苏丽脖子的一条手臂。

房门“砰”的一声给撞上了。

一个人冲过抬着苏丽的腿,二人抬着拼命挣扎的苏丽冲进了苏丽的卧室!

二人将挣扎不停的苏丽丢到了床上,一个人始终捂着苏丽的嘴,另外抬苏丽腿的那个,很快找来了丝袜啥的,把苏丽双腿和双手绑了,又去卫生间拿来了一条毛巾,将苏丽的嘴也塞上了。

整个过程,我通过苏丽的手机听了个清楚,也晃晃荡荡的看了个大概。

现在,我非常清楚,苏丽被入室劫匪控制了!

我一下惊呆了,呆立在雨中,喘着粗气,死死第盯着我的手机屏幕。

毕竟现在我可以通过手机,相当于目睹了苏丽现在的处境,电影里面劫匪入室抢劫的一幕,没有想到竟然被我给撞上了!

更准确的说,是给用黑客程序,偷窥到了。

现在苏丽的手机正好丢在床上,我通过摄像头看到天花板,偶尔看到床上躺着的苏丽挣扎不停,听到苏丽因为被堵了嘴而发出的呜呜呜的声音……

“黑子,看看有啥值钱的东西,收拾一下,我们不能停太久。”一个男子边喘着粗气边说道,同时伸手拿起了苏丽的手机。

把苏丽的手机拿在手里的男子扒拉着苏丽的手机,同时,我刚好用前置摄像头看到,正在拿着手机的男子一脸的凶像,而且还是个刀疤脸。

男子用手机扒拉着苏丽的手机,似乎没有觉察到,我正通过他手里的手机摄像头盯着他!

“麻痹,没有啥值钱的东西啊,今天我们又撞上个穷鬼啊,”那个被刀疤脸称作黑子的货到处扒拉着嚷嚷个不停。

“黑子,看看她拖回来的拉杆箱里面有什么东西。”刀疤脸扭头对黑子说道。

刚才我为了看看床上躺的苏丽现在啥情况,已经悄悄的打开了苏丽手机的后置摄像头,虽然现在苏丽的手机被刀疤脸握着,但是现在的这个角度,让我刚好通过后置摄像头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苏丽。

我发现床上的苏丽本来躺在床上,因为刚才的挣扎与惊吓,本来非常疲惫的躺在床上喘息,可是,当苏丽听到刀疤脸要黑子去检查拉杆箱的时候,苏丽猛的一脸惊恐!

苏丽表情的细节,我不知道刀疤脸看到没有,我是非常清楚的看到了。

难道,苏丽的拉杆箱里面有什么秘密?

“哎呀,我的妈啊,老大,我们这次发达了,我们这次发达了!你快来看看啊!”

客厅里面传来黑子大呼小叫的声音来,我通过苏丽的手机,听了个清清楚楚的。

果然苏丽的拉杆箱里面有秘密!不过,究竟里面装了什么东西,把那个黑子惊成了这样的,好像发现了啥宝藏一样的。

我心中现在也猛的一惊。

现在我正一手举着伞,一手握着手机,也惊呆在了雨水淋淋的校园中,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我不由的有点紧张,也生怕身旁有人发现我手里屏上现实的秘密,扭头四周看看,发现身旁没有一个人,就是有一脸个人,也是匆匆而过,似乎没有一个人会在意我雨中盯着手机,正发现什么惊天一幕的样子。

我咽了一口吐沫,又低头盯着手机屏。

“黑子,箱里装的啥鸡毛玩意,你咋呼球的。”刀疤脸边嚷嚷着边手里依旧握着苏丽的手机往客厅走去。

我通过苏丽手机的后置摄像头,很快发现了让我也有点吃惊了一幕!

原来苏丽的拉杆箱里面,竟然塞了满满的一箱钞票,全是那种捆扎码放整齐的百元大钞!

“啧啧,黑子,今天我们撞了大运了啊,没有想到这娘们儿敢拎着这么多的钞票,成,一年不干也有的花了。”

刀疤脸蹲下去,一手拿着几捆崭新的钞票,一手握着苏丽的手机, 我通过苏丽手机的手指摄像头,看了个清清楚楚的。

我现在也惊呆了。心想苏丽在哪儿弄来这么多钞票的?

苏丽是我同专业的一个留校学姐,留校做了我们的辅导员,我也没有听说过她在外面有生意什么的。

我有些纳闷了。

突然,我脑子里面一亮,我一下回想起来上午我用黑客程序“无影”监控到苏丽与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秃顶男香艳的一幕!

难道说……

正在我对苏丽自己来源推测的时候,我盯着的手机屏上,通过苏丽的手机摄像头,我发现握着苏丽手机的那个刀疤脸猛的站起来往苏丽卧室走去,同时说道:“黑子,估计还有钞票,再搜搜看。”

很快,跟着进去的黑子,又开始疯狂的打开每个壁柜门,最后也没有什么发现。

“老大,那一箱钱就不少了,我们差不多撤了吧!”那个黑乎乎的矮胖子,扭头对刀疤脸说道。

现在刀疤脸依然手里握着苏丽的手机,我通过苏丽手机的晃动着的摄像头,发现苏丽这个时候躺的位置,不是刚才躺的位置,而是躺在了床的尾部,正冲着刀疤二人一脸可怜的样子。

不过,我通过摄像头,更发现了一个细节,发现苏丽一脸的汗珠子,装出来的可怜像下面,似乎在刻意掩藏着无比的紧张。

“黑子,你说这个床下面的储存抽屉里面,是不是会有什么东西?”刀疤脸突然弯腰说道。

“呜呜呜呜呜……”

听到刀疤说要看看床下面的储物抽屉,苏丽突然更加的惊恐,拼命的摇头惊叫着,不过,嘴里被塞了毛巾,始终叫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通过晃动的镜头,我也发现苏丽现在更加的紧张的表情。

就是我,也感觉床下面必定有什么秘密!

“看这妞儿的样子,床里面肯定藏着啥猫腻,黑子,还不动手!”刀疤说着,伸手一把拎起被捆了双腿和双手的苏丽,一下丢到了床头去了。

此时的我,也感觉到了席梦思下面似乎有更大的秘密的,我现在感觉喉咙发干,咕咚一下再咽口吐沫,通过刀疤手中晃动的手机摄像头,想看看床下面究竟有啥秘密。

那个矮胖的货,先后抽出了席梦思床下面的两个大抽屉,抽出后,发现里面不是我想象的满抽屉黄橙橙的钞票,而是每个大抽屉中紧紧塞着四个纸箱子,也就是床下面总共塞了四个纸箱子,每个纸箱子都用胶带封上了。

“麻痹,纸箱子里面不会是钞票吧?那样我会吓死的。”那个叫黑子的矮胖货,边弯下了腰,这时候,通过刀疤手里的手机摄像头,正好度对着那几个箱子,我通过摄像头,看到黑子的手里不知道啥时候多了把弹簧刀,一下划开了纸箱。

“我靠,真的是钞票,八箱子钞票!靠,靠,这么多钞票,老大,上千万了吧?我们这辈子不用再苦逼贴瓷砖了!”

通过手里的手机,想身临现场一样听到矮胖的黑子疯了一样的尖叫起来,刀疤脸也惊呆了一样,然后猛的在黑子的背上“啪”地拍了一掌,“黑子,快往面包车里面搬吧,一次两厢。”

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的美女辅导员,冷傲美艳的辅导元苏丽,竟然藏了千万元的现金!

我一下也惊呆了。

不会是做梦吧!今天我先是成功搞掂了黑客程序,然后就是妹妹得了白血病的噩耗,接着,竟然发现冷傲美艳的辅导员苏丽,竟然私藏千万现金!

啪!

我挥手在自己的脸上甩了一巴掌。

哦,好疼,火辣辣的。

说明不是做梦啊!

小玲妹妹,本来我听了姑姑的哭诉,绝望头顶了,哥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救你的命,可是,现在哥一定要拿到非常多的钱!如果钱能救你的命,小玲妹妹,我一定不让你过早离开这个世界的!

我抹一下泪水,心中暗道。

苏丽老师,我想这钱,八成是那个秃顶男子给你的吧,恐怕谁也不会想到,你竟然有这么多钱!

可是当我今天给你电话,想借你几万元的时候,没有想到藏了上千万元现金的你,竟然一毛不拔,你苏丽还说你穷的叮当响!

我心中暗暗做了一个决定,然后看看手中我的手机屏上,看到黑子正搬了两个塞慢钞票的纸箱,开始冲卧室外面走去。

我于是飞快的冲着苏丽的楼下奔去,不过,经过校园一个文体商店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不能两手空空的过去的。

于是我转身快步进了路旁的文体店。

进去后,我问营业员要了一根棒球棒,一卷透明胶带,付款后匆匆出来继续向苏丽住的教师小区走去。

不过,我急匆匆一边走着,一边还不时扫几眼手中的手机屏,我发现等我快到苏丽那个小区时候,那个刀疤称作黑子的矮胖货,已经从卧室搬走了四个塞满现金的纸箱了。

一定要赶在他们溜掉之前赶到,我心中暗想。

因为如果他们开车消失在雨夜中,我的计划就落空了,虽说我刚刚搞出了牛逼的黑客程序,可是,到现在那两个劫匪的手机信息我还没有的,等他们溜掉后,想再找回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了。

当我来到苏丽楼下的时候,发现果然楼下一辆深色的昌河面包车停在那里,由于现在雨下的越来越大,室外没有一个人。

面包车紧闭着门没有一点动静,就停在苏丽那栋楼下面,紧挨着楼道出口三四米远,我走到面包车旁边,发现面包车的车窗玻璃贴着深色的贴膜,车里面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到什么。

我生怕那个黑子抱着箱子下来发现我,于是我很快撑着伞往前走去,当走进临近的一个楼道后,看看没有一个人,我这才又打开了手机。

这次,我发现通过苏丽的手机摄像头看到黑漆漆的。

不过,我还是能听到苏丽呜呜呜的哭泣一样的声音,因为嘴上给用交代缠上了的,不过,那声音听起来非常的可怜的样子,没有一点平时在我们班级全体同学面前训话的那种高傲和盛气凌人的感觉了。

“我的乖美女,别怕,等一会儿我们带着你的钱钱远走高飞了,啧啧,一个小教师,打死我也不信这些钱是你正正当当赚来的,嘻嘻,是不是被哪个土豪包养了啊?虽然这些钱对我们两个苦哈哈贴瓷砖苦逼来说是逼巨款,我们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可是对你来说,估计只要你再伺候爽土豪一次,你的床下很快就又塞满花不完的现金了吧?”

“哈哈哈,女人,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美女,真是来钱太容易了啊……”

我通过我的手机,利用黑客程序听到那个刀疤脸阴阳怪调地说着。

“哎呀,好累,老大,累死了,让我休息一下吧,这次我搬着最后的两厢,你拎着哪儿拉杆箱,就全弄走完了,麻痹的,今天我们中了头彩了,我买彩票买了十几年了,没有想到今天整了个特等奖!”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那个黑子的说话声。

我想,刚才用黑客程序打开的是苏丽的后置摄像头的,现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估计是那个刀疤脸把手机丢在床上了,于是我用黑客程序,正要打开苏丽手机的前置摄像头的时候,没有想到,后置摄像头一下能看到了。

感觉这个时候 苏丽的手机被人从床上拿起了一样,就在这个瞬间,也就是镜头一个晃动的瞬间,我发现躺在床上的苏丽,几乎一丝不挂了的样子躺在床上,原来苏丽穿着的连衣裙,被推到了胸上面去了,如果苏丽的双手和双腿不是被用胶带缠着,估计刀疤会把苏丽剥个精光的!

而现在刀疤的手,正在扯着苏丽的黑色小内内往下面扯!

而苏丽惊恐万状,拼命地扭动着雪白诱人的娇躯,嘴里呜呜呜地发出可怜的哭泣声音。

“哎呀,手机不错,是苹果的吧,成,这个手机我要了。”我听到,这是那个黑子的声音,他来回摆弄着苏丽的手机,接着又说道,“老大,你,你也太那个了,把人家的钱弄走了,你还要走了,你还要劫色啊,嘻嘻。”

“啧啧,这么美的女人,做梦都遇不到的,嘿嘿,我也想尝尝土豪包养的女人是啥滋味啊,麻痹的,现在见了你嫂子没有一点儿感觉了。你瞧瞧,这样的女人,看来土豪就是塞上千万包养也是值了的。”

这个时候,刀疤非常下贱,无耻的说道。

明显,我听出了那颤抖的声音和短促的喘气声。

面对床上任人宰割的羔羊,狼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吧。

估计黑子被苏丽的手机吸引了,竟然不停的用手扒拉着苏丽的手机,正好被我用苏丽手机的后置摄像头,清楚的看到刀疤脸把苏丽的黑色蕾丝小内,生生的扒拉到了苏丽的膝盖下面,然后两手抓着苏丽的两个膝盖,生硬地要把苏丽死死并拢的双腿给掰开的样子。

终究,苏丽没有坚持几秒钟,两腿就被刀疤脸给掰开了!

苏丽那一抹黑色,那最神秘的私人地带,一下呈现在了刀疤脸的面前。

当然,还有我,用苏丽的手机后置摄像头,通过黑客程序,也清楚的看到了那让我喷血的一幕!

苹果手机摄像头的质量果然不错,让我有身临其境亲眼旁观的感觉。

突然,我心中有种无名的罪恶感。

这,可是我的辅导员啊 ,我岂能让一个粗鄙的劫贼把她给那个了……

虽然苏丽人品让我有些不敢恭维,而且以我的判断,表面多么的一本正经,背后竟然甘做有钱势人的小三,但是内心的良心还是叮嘱着我,一定要阻止这个无耻的劫匪糟蹋苏丽!

我想了想,在我的手机上面扒拉了一下,找出了苏丽的手机号码,给苏丽的手机拨了过去。

“哎呀,有来电。”

我依然在用黑客程序监控着苏丽的手机,我听到苏丽卧室里面的黑子嚷嚷道。

“别接,挂了。”是刀疤的命令。

“嘿嘿,我才不笨到会去接电话呢。”黑子说道,然后就挂断了我拨过去的电话。

不过,我一个劲的反复的往苏丽的手机上面拨打,当然一次次的给挂掉了。

我依然通过黑客程序,用苏丽手机的后置摄像头,发现刀疤脸男子已经把苏丽的身子翻转了过去,让苏丽趴在了床上,并且把苏丽拉到了床边,横着趴在床上,然后一手抄到了苏丽的小腹下面,把苏丽托了起来,让苏丽雪白弹性的屁股高高的翘了起来。

而刀疤脸的另外一只手,正开始拉扯着自己裤子上面的拉链。

看来,刀疤脸不上了苏丽是不甘心了。

果然人心不足啊,平白到手一千多万心还不死,还有把苏丽给上了。

我有点急了,不停的拨打着电话。

“奶奶的,是个啥情况子嘛,黑子,你先带着最后的两个纸箱子下去,奶奶的,这么美的妞不插几下我不甘心的,插几下泄泄火就带着那个拉杆箱下去了。”

刀疤脸终于掏出了自己的家伙,喘着粗气说道。

我想,应该是我一个劲的往苏丽手机上面打电话,让他们心里也有压力了。

“那好,老大,我先下去了,你快点啊,有这么多钱,今后还怕没有美女玩儿,;老大你速战速决吧,我走了!”

黑子最后一次挂了我打过去的电话,一下将苏丽的手机丢在了床上。

然后我就听到黑子吭哧着走出卧室的脚步声。

这次那个黑子把手机丢在床上,他妈的竟然是手机屏在下面,这样的话,我依然通过黑客程序,用苏丽手机的后置摄像头,通过一个特殊的视角,也就是斜上方的角度,看到刀疤脸正一手握着自己的大家伙,朝着苏丽顶去的样子。

而此时的苏丽,拼命的挣扎着,但是她的双手双腿被胶带缠着,根本就使不上劲的样子,看来今天苏丽要给刀疤脸糟蹋了。

我一下又急了,真想不顾我原来的计划,冲上去拿着棒球棒一通猛敲,敲死两个劫匪,救下现在可怜楚楚的苏丽,让我也成为英雄救美的猪脚风光一下。

可是。

我的白血病妹妹也非常的可怜啊!要不,我只能眼睁睁回去看着我那可怜的妹妹死去。

再拨一次电话,如果不行,就只顾眼前了,先救了苏丽,这次被我撞破救了苏丽,估计苏丽也会考虑借给我一些救命钱的吧。

于是我再次拨打了电话。

兴许是刀疤脸也觉得苏丽的手机一直给人拨打电话,一直不接的话也不正常的,于是他终于空出了一只手,朝着床上的手机方向伸了过来。

我通过苏丽手机的后置摄像头,清清楚楚看到那双发抖的手,似乎向我的脸伸过来一样抓住了苏丽的手机。

“麻痹的,别出声,干再出声,小心我一刀捅了你!”猛然,我通过苏丽的手机,听到刀疤脸厉声说道,凶巴巴的声音,非常的吓人的样子。

我再用黑客程序的视频窗口看,果然刀疤脸本来托着苏丽腹部的手,现在竟然握着一把弹簧刀,刀尖正顶在苏丽的左肋上面!

正呜呜呜哀求的苏丽,被吓的果然静了下来。

终于,我发现苏丽的手机接通了!

我知道是刀疤脸接通了手机,这个时候由于是刀疤脸握着苏丽的手机,而苏丽的手机的后置摄像头 ,正对着苏丽雪白的屁股,就连她那最私密的地带,也若隐若现的。

我伸一下脖子咽口吐沫,发现苏丽的手机虽然通了,但是始终没有人说话。

也是的,刀疤脸是不会拿着苏丽的手机说话的,他不知道是谁给苏丽打的电话生怕暴露身份的,而苏丽现在嘴上缠着胶带也说不成的。

我镇静一下后,对着我的手机说道:“苏老师,忙着的吧,本来要过去找你请假的,有事耽误一下,不过,马上就到你楼下了,最多三分钟就到你家里了,现在你在家里吧?不说了,我马上就过去到你家里了,挂了啊。”

说完,我马上就挂了电话。

因为我在楼梯口看到一个矮蹲正搬着两个摞在一起的纸箱子,从苏丽家的那个楼梯口走了出来。

麻痹的,该我出手了!

-----------------------------------

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事情?

我能解救苏丽吗?

苏丽的钱哪来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 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 投诉
评论
相关文章
高考“满分”诞生了!

高考“满分”诞生了!

6月22日开始,全国各省的高考成绩陆续发布。  22日晚上,成都市青白江区一个小区内人声鼎沸,因为小区里有一

参政内幕 阅读数:75

知足(最经典短篇小说)

知足(最经典短篇小说)

海边,有个年轻人,捡了一条遗弃的漏船,补了又补,可以出海打鱼了。每天唱着歌出海,即使空网而归,下了船,躺在沙

参政内幕 阅读数:93

为人之道(说的真好!)

为人之道(说的真好!)

夫妻之道是包容因为要过一辈子,你有你的任性,他有的他的个性,包容之下才有彼此的相融,和睦的家庭。父子之道是孝

参政内幕 阅读数:82

官场微小说:《秘书》

官场微小说:《秘书》

■来源\/《检察日报》通常,县政府的秘书们在苦了三四年后,就会陆续被放到乡镇或县直机关当领导,算是多年的媳妇熬

参政内幕 阅读数: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