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萌宝宝范>>当前

为什么男人喜欢别人的老婆,原来真相是....

为什么男人喜欢别人的老婆,原来真相是....

2017-06-05 萌宝宝范 萌宝宝范

为什么男人喜欢别人的老婆,原来真相是....

01


阮凌睁开眼,头痛欲裂,垂着眸子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肌肤的所见之处,尽是密密匝匝的红痕。


前一夜的回忆如电影序幕,翻箱倒柜般浮上心头。


她依稀记得顾浩然吻她时的炙热和狂躁,进入她身体时的强势和霸道,以及耳边回荡的低哑冷冽的声音。


“想结束?没问题,但我要你的身体作为六年来的补偿!”


阮凌怎么也料不到,她做了顾浩然妻子六年之久,他头一回碰她,却是以等价交换的方式来完成,他要她的身体,她要他放过她。


垂了垂眸子,将头藏进蜷缩的双腿之间,下体传来钻心般的痛,连同心脏也微微的疼。


一夜激情,他像是贪婪的猎人,怎么也要不够,把她折磨得够呛。


眼眶泛红,星星点点的泪花闪烁其中。


翻身下床,而双腿却无力的一软,差点跌落在地。


这轻微的声响,轻却惊醒了身后的男人。


阮凌心里一个激灵,抬眸看过去,猝不及防的,就跌入顾浩然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


冷清的,深邃如湖水般的眼,深不见底,全然不似晨曦被吵醒的惺忪和惶然。


前一晚上的激情翻涌在脑海,耳根陡地一烫,阮凌的脸颊染得绯红,随手捡起地上的衣物,踉跄着冲向了浴室。


墨色的瞳孔倒映出女人落荒而逃的模样,如同一只小兽,顾浩然回过神,眉心缱绻成“川”,视线逡巡。


空气中弥漫了荷尔蒙交织的味道,满地零落的衣服,昭示了昨晚的疯狂。


“浩然,我们结束吧……”


“我们之间本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这样下去对你我都不好,我累了,到时候你签下字吧……”女人的话似乎近在耳边。


昨夜已经接近凌晨,他应酬回来,喝得烂醉,掏出钥匙,拧开别墅的门。


入目,就是明亮的灯光下目光惶惑盯着自己的阮凌。


离婚?!


两个字如同一颗炸弹在他的头顶忽地炸开。


听了她的话,愤怒的火焰飞快的窜入他的五脏六腑。


他黑眸阴鸷,一脚踹翻了身前的衣架,轰然倒地,发出剧烈的响声。


颀长魁梧的身形疾步逼近阮凌,不等她反抗,便将她拽进了房间。


再回过神时,顾浩然的眸冷若寒霜。


没想到,六年来的忍耐,却在她说出两个字时溃不成军。


顾浩然倏地起身,下床,大步流星往洗手间走过去。


温热的水,沿着头顶流至颈项,腰腹……


在清洗下体时,身子止不住一阵颤栗,莫名的,回想起那天撞见的那一幕。


还有,白墨对她所说的话。


阮凌的心脏,像是抽刺般,密密麻麻的疼痛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巨响。


她猛然回头望过去,就见到白墨面色阴沉的冲到她面前,在她失神的片刻,一把按住她的肩膀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阮凌闷哼出声,背脊传来的震痛刺激着她的痛觉神经。


她回过神,男人的手撑在她头顶右上方,黑色的身影将她笼罩,强烈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来。


小麦色的肌肤,结实的胸膛,映入眼帘。


阮凌的脸“唰”得涨红,慌张的低下头,不去看顾浩然那张冷漠骇人的脸。


“昨晚……你……我……”


安染眼神闪躲,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可那句话却说得格外流畅,“现在,是不是可以离婚了……”


该死!这两个字似乎成了他不可提及的禁忌。


他抬起手,一把扼住了她的脖颈,黑色瞳孔划过一道危险的光芒,冷漠斐然。


“阮凌,你就这么讨厌我,为了离开我不惜以身体为代价?”沙哑的声音,不夹杂一丝温度。


他勾着唇,挑起的眼尾溢满不屑。


阮凌听了他的话,身体一怔,一股苦涩在喉咙处蔓延,说不出话来。


本以为……


在她提出离婚的时候,他会想也不想的同意。


从今往后,他们……


老死不相往来。


然而始料未及的,顾浩然竟是这般愤怒。


她不明白。


他不是早就想和她离婚了吗?这样就可以和他的心上人在一起了。


“想离婚?做梦!你别忘了,当年可是你们阮家求我娶你的,如今阮氏集团转危为安,想过河拆桥,是不是太天真了?”


阮凌低着头,不说话,头顶却传来一声轻蔑的笑,“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依旧是沉默……


顾浩然狠狠的拧眉,一字一顿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一般,带着令人心悸的狠辣,“阮凌,告诉我,你嫁给我六年,我给了我什么,我又得到了什么?”


“我是个生意人,不做无利可图的买卖,我给了你要的,那我要的呢?”


02


顾浩然很愤怒,扼住她脖子的手不自觉加深了力度,那双黑色的眸幽冷的可怕,让人不寒而栗。


呵……


他动怒,只是由于在这场婚姻交易里没有得到他想要的。


殊不知,如此精明的他,却败在了她手里。


这么多年,顾浩然和她人前伉俪情深,人后,却形同陌路。


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他经常都在忙着工作,很少有时间回家,就是回,也是一进屋就去了书房,六年却说不到几句话。


于顾浩然来说,她也许只是明码标价的商品,商业利益的牺牲品。


阮家用她来换取阮氏集团起死回生,有何不可?


而于她来说,和顾家联姻无疑是一场从天而降的惊喜,这样她就可以靠近他,或许还可以让他爱上她。


只是没想到不管她怎么做,顾浩然连一个眼神都不肯施舍,整整六年,他从未碰过她,直到昨晚……


她说:“我们结束吧……”


回忆起昨晚顾浩然狰狞的面容,阮凌一双黑眸晕起水雾,流露出惶恐的神色。


她怕他?


顾浩然内心底愤怒的火焰瞬间爆发。


“我让你告诉我!面对我就这么痛苦吗?”顾浩然说着,额头上青筋乍现,似乎耐性到了极点。


阮凌心脏紧绷,感受到脖子处男人的盛怒,身体紧紧贴着墙壁,却再也没有退路。


空气中的温度降到最低,耳边只有哗哗的流水声,而她始终一句话也不说。


顾浩然的灼然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俊颜冷冽得可怕。


阮凌的面色泛白,捏紧了手心,极力隐忍住百转千回的泪水。


这就是阮凌,沉默的阮凌,即便内心掀起滔天巨浪,可她整个人却如同水墨画中沉睡的莲。


就算她看见他和白墨相拥在一起,可她却一个字也没有问他。


独自想了好几天,她决定离婚。


然而她的沉默,恰恰是顾浩然最痛恨的,他扣住她的颈项,迫使她仰着脸看向他。


“因为穆敬明吗?”顾浩然神情暴戾,死死盯着她。


阮凌的意识尚处于混沌状态,迷茫的神情如受惊的小鹿。


只是在听到“穆敬明”这个名字时,她的眸光蓦地一怔,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顾浩然他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他们之间的事情,怎么牵扯到了穆敬明?


阮凌的嗓音轻颤,有些沙哑,就察觉顾浩然陡然阴寒的眼,就连扼住她颈项的手也是一滞。


“你跟我离婚,不就是由于穆敬明回来了么?”顾浩然近乎暴戾,语调中的冷意让人如坠冰窟。


听了他的话,阮凌睁大了双眼,错愕都盯着他,神色千变万化,半响,又恢复了原本的沉寂。


强作冷静的看向顾浩然,似乎在确定什么?


穆敬明回来了?


阮凌久久的沉默,而神色中的任何变化都被顾浩然收入眼底。


顾浩然怒火烧得愈旺,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愤怒?


他隐忍着,唯恐自己的怒意会把面前的女人烧死。


沉着呼吸,目光落在阮凌的唇上,隐隐抱着些希冀。


希冀听见她的否认。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彼此各有所思。


良久,阮凌才呼出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望向顾浩然,淡淡的说,“对,敬明回来了,我们……离婚吧?”


“离婚”二字,说得格外艰难。


我,们,离,婚,吧。


一句话,似是用尽了阮凌所有的力气。


当年提及阮顾两家联姻,她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同意了,不只是因为阮氏,更加是因为……


她的那些心思。


为了嫁给顾浩然,哪怕是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她也无所谓,她做到了……


她成了他的妻子,可是在朝夕相处的六年,却没能成为他的爱人……


如今阮凌已经心灰意冷,她想放弃了,或许顾浩然,整天对着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却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他也很难受吧?


离婚对他们两个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因为谁又有什么区别呢,这样刚刚好,给了她一个理由。


顾浩然闻声,怔愣了片刻,随即唇稍上扬,神色冰冷得像是要将阮凌冻僵一样,凛冽得可怕。


“阮凌,你知不知道?……”


03


顾浩然紧盯着她,俯身渐渐逼近她,唇齿间吐出一句冷鸷到了极致的话来。


“我后悔了,后悔没把你搞死在床上!”


他娶她六年,六年的夫妻,她竟然为了别的男人,要跟自己离婚?


可笑,真是可笑至极!


阮凌面色陡地苍白,眼前的顾浩然浑身散发出幽冷可怖的气息,才后知后觉的认知到,自己的话对于叱咤风云,万众瞩目的顾浩然而言,是多大的耻辱。


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顾浩然蓦地放开了阮凌,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她。


阮凌如得大赦,大口的喘着粗气,颓然的瘫软到地上。


顾浩然掉转视线,多看她一眼,就觉得心情坏上几分,冷哼一声,阔步朝门口走去。


就在快要出门时,侧目,语气冷淡,“离婚……没问题,离婚协议书我会安排律师起拟,顾氏的钱,你一分都得不到,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


一字一句,男人说完,顿了顿,还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转身毅然离去。


就算是威胁,对这个女人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六年的婚姻到如今,终于结束,他还是那般无情,狠狠的将她的尊严踩在脚下。


阮凌的手心攥紧,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顾浩然于她,只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罢了,现在,该清醒了。


从洗手间出来,顾浩然已经换好了衣服,量身定制的黑色西装勾勒出高大精壮的身材,阮凌披着浴袍,发丝凌乱,脖子处的青痕分外碍眼。


她扶着门沿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床边的男人,喉咙火烧般的疼痛。


顾浩然一眼都不想再看她,拿起床头柜上的钥匙,夺门离去。


黑色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当中,连同空气也随之被抽走,阮凌低着头,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滑落腮边。


……


从那天以后,顾浩然便杳无音信,阮凌再也没有见过他,她好几次打电话给顾浩然的助理,而那头却是机械的回她,“顾总在出差,太太您下次再打过来。”


出差?


阮凌头一回去顾氏集团,巍峨气派的建筑物屹立在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却被前台小姐拦住,“太太,顾总交代,让您在家等他回来。”


显然,出差只是逃避她的借口。


阮凌浑浑噩噩的走出顾氏大厦,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拧拧眉,从怀里掏出手机。


话筒那边响了几声便被接通,阮凌低语交代着些什么。


没过多久,对方回电过来,说了几句就被挂断。


“天上人间……”阮凌斟酌着那人报过来的地址。


拦了一辆出租车,扬尘而去。


去的路上,阮凌给锦颖打了个电话,一下车,就看见了不远处站在天上人间门口的锦颖。


玫红色连衣裙恰到好处的衬托出她的娇俏。


阮凌付了车费,抬眸,霓虹灯闪烁,奢靡而颓废。


天上人间,南海市久负盛名的娱乐场所,豪华的装饰,一片红灯绿酒,能够进出的人,无不是身价过亿,豪门显贵。


她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叫锦颖过来,是由于她没有去过这样的地方,就算只是站在门口,她就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烟酒味。


歌舞升平,纸醉迷金。


“哎哎,凌凌,你受什么刺激了,带我来这?”


自从踏入‘天上人间’,锦颖就喋喋不休,没个消停。


这种劲爆疯狂的地方,跟阮凌的朴素恬静格格不入。


一路不停的发出惊叹声,锦颖的目光四处张望着,随即哇哇大叫,“chanel限量版包包,凌凌,快看,我得卖个肾才买得起的啊!”


阮凌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摸索着门牌号走上前去,在二楼最里边的vip贵宾包厢前停下了脚步。


走廊上只有来往的服务员,将包厢内的喧闹隔绝于耳,寂静得几乎可以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阮凌站在门口,锦颖见她手放在门把上却迟疑着没有进去,低声嗫嚅了一句,“凌凌,杵着干什么?还不进去?”


阮凌抿抿唇,没有说话。


见她一动不动,锦颖心里陡生疑惑,挠挠头讪笑道,“你叫我过来,不会是捉奸来了吧?”


阮凌依旧没有说话,眉心紧皱。


锦颖心里一个激灵,我去,要不要这么刺激?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后续剧情 高潮不断

阅读原文 投诉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