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男人找小三是什么心理?原来是因为这个!

男人找小三是什么心理?原来是因为这个!
男人找小三是什么心理?原来是因为这个!
六月初,夜,唐家别墅内!

“咦!老婆,你屁股翘起来干什么嘛?”苏浩然靠在门口,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啊!啊啊啊……臭流氓,谁让你进来的!”唐心怡正放松的趴在床上玩着PAD,哪曾想被突然进来的苏浩然羞得俏面通红,赶紧把身子卷缩在蓬松的被子里。

苏浩然抬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虎牙坠儿,笑眯眯的说道: “老婆,我们在国外举行过婚礼了,今天应该把洞房这件大事给办了吧?你看你刚才不是都摆好姿势了吗,我也喜欢这种姿势啊。”

苏浩然的话更让唐大小姐又羞又恼,什么摆好姿势了嘛?这个人怎么这么流氓!

“大混蛋,你听好了,我爸爸和你那神棍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婚事,我根本就不承认。跟你结婚,只是给我爸爸演了场戏而已,你少打人家的主意。”唐心怡嘟起小嘴,气鼓鼓的说道。

“另外,你在楼下找个房间住,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进我的房间。”唐大小姐又补充了一句。

“啊?老婆,你怎么这么任性?春宵一刻值千金你懂不?咱们……”

“呸!谁跟你春宵……”唐心怡气恼的嗔了一声,娇俏白嫩的脸蛋都红透了,她从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小包包,掏出一沓红票甩给苏浩然,“这些钱你拿着去找小姐春宵一刻吧。”

靠!这妞真够辣的,竟然新婚夜让老公去找小姐,太合哥的脾气了,这样征服起来才有乐趣吗?苏浩然嘴角上挑,脸上露出一抹邪邪的坏笑,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唐心怡的身上转来转去。

25岁的唐心怡身拥有一米七多的身高和令女人都要羡慕的S型曲线,她长发如水细眉弯弯、明眸晧齿琼鼻挺翘,两瓣如樱的红唇点缀在那张完美的瓜子脸上,于冷艳中折射出一抹性感。

苏浩然对这个任性老婆还是很满意的,现在不让碰没关系,可以慢慢调教吗!他拿起钱,朝唐心怡晃了晃,道: “钱我收了,找小姐的事我会考虑的。还有,老婆你一定要记住了,迟早有一天你会求着老公上你的床哦!”

“出去。”唐心怡又是一声呵斥,虽然语气中满是怒意,可那堪比黄鹂的小声调,却是极为悦耳。

苏浩然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转身走了出去。

“不要脸的家伙!”当房门关上后,唐大小姐依然气鼓鼓的,她轻轻拍了拍自己饱满的胸脯,然后又挥起一双小拳头捶打着抱枕,“大混蛋,气死我了……哼!”

发泄了一通后,唐心怡抓起电话播通了一个国际长途。

“老爸,你可不可以把苏浩然安排到国外去,东亚物流城的麻烦我可以自己解决。”

“什么?不行?要他保护我?没有他我们唐氏集团都要危险?”

“不么,人家不同意吗!他比女儿还小三岁呢,弄得好像女儿在养小白脸一样……”

“心怡,不准任性!”电话另一端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爸爸早跟你说过,浩然和他师父不是普通人,是你想像不来的,将来你一定会明白的,就这样!”

跟老爸通过电话后,唐心怡还是不甘心,可随后她俏脸上又浮现出一抹小女人的得意, “这个讨厌的家伙,你不是很厉害吗?看明天本小姐怎么要你好看。”

苏浩然此时在楼下选了间正对楼上婚房的房间,他躺在大床上,看似全身放松,可体内的真气却流注于双眼上, “不让老公上床,那看看总行吧,嘿嘿!”

天眼通,佛家六大神通之一,道家称之为天目,这种神通可以看破一切虚妄,透视一切实物。

苏浩然的目光穿透天花板,正好看到唐心怡挂断了电话,她伸着懒腰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边向浴室走一边脱去睡裙。纱质的面料,顺着光滑的香肩滑落 ……

“哇靠!老婆要洗澡啊!”苏浩然这下看得更仔细了,一边看一边笑,“哈哈……我老婆还真是极品,黑色的罩罩好.性感,脱了要脱了,”侧面的弧度已经让苏浩然流口水了,“咦,这么快就有不要命的上门了?”

苏浩然正准备继续偷窥,可突然感觉到别墅外墙似乎有异响。他的目光立刻转向,随即整个人从床上跳了下来。

一米八三的苏浩然此刻如同狸猫一样灵活,一步便跨到门前,第二步冲了出去,第三步跃上了楼梯。

咚,砰 ……

唐心怡的房门被苏浩然暴力撞开,木屑都崩起老远。与此同时,落地窗也被人从外面撞破,两个黑衣人敏捷的翻滚进来。

“谁!”唐心怡带着慌张的尖叫声从浴室门口处响起,苏浩然匆匆一瞥,对自己的任性老婆还算满意,紧急时刻她还知道用浴巾把自己围上。

这时两抹刀光乍现,狭长锋利的刀身并非指向苏浩然,而是袭向了刚从浴室中走出来的唐心怡。

……

唐心怡吓得尖叫一声,她双手紧抓着胸前的浴巾,一动不敢动,一双水汪汪的眸子中透出无助,一头长发刚才被淋湿了,几颗晶莹的水珠滚落在她光滑的香肩,显得楚楚可怜。

“找死!”苏浩然的身子快速横移,挡到了唐心怡的身前,弓步前冲腰马合一、周身整劲弹抖双掌前推,配着吐气开声,“滚!”

一个黑衣人应声已经飞出了五米远,踉跄站起转身就跑,另一个已经踩在了苏浩然的脚下,嘴里冒着血,眼睛里全是骇然和不可思议,这这是人吗?

“谁派你来的?”苏浩然俩眼眯成一条缝,全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周围都安静了,只能听着黑衣人咽口水和唐心怡牙齿咯咯的打颤声。

“不说是吧?我喜欢。”苏浩然灿烂一笑,右手蓦然用力一扯,顿时,黑夜里听到清晰的咔嚓声。

“啊,我的手……”黑衣人只觉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没事,只是脱臼而已,我能帮你接上。”苏浩然笑嘻嘻的说道,然后手一送,又是一声咔嚓,黑衣人也再次发出一声惨叫。

“你看,接上了吧?我接骨的功夫绝对一流。”苏浩然颇为得意,然后又是一扯,咔嚓,黑衣人的手臂再次脱臼,疼得差点直接昏了过去。

不远处,唐心怡那漂亮的小嘴张的大大的,这,这臭家伙居然这么厉害?

“大哥,我好久没有练习过接骨手法了,以前我每天都要练个千八百次的,不过都是拿野兽练,你说我该继续练下去吗?”苏浩然笑嘻嘻的问道。

“不,不要……”黑衣人眼神里出现一丝哀求。

“你说不要就不要,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苏浩然摇摇头,道:“还是先练两次吧!”

咔嚓,咔嚓 ……

接上,然后扯断,又接上,再扯断 ……

连续几次之后,黑衣人终于在惨叫中昏迷了过去。

“真不经折腾,算了,不玩了,”苏浩然一脚猛踹过去,只听人黑衣服脖子咔嚓一声,已经死透了。

唐心怡此时已经目瞪口呆,她没想到苏浩然还有这么冷酷无情的一面,感觉生命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这种强大和自信的气势,唐心怡一时有点说不出话来了。

苏浩然走到窗口,又突然回头道: “我去追剩下那个小杂鱼,你这老娘们别傻站着了,围巾都掉了,还不躲起来。”

“啊!臭流氓,”唐心怡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猫咪,赶紧抓起浴间把自己围起来,“混蛋,大混蛋,人家不是老娘们,人家……”

唐心怡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心里却在想,人家现在结婚了,顶多算是少妇吗!哎呀,人家又不是真想和他结婚,人家还算是少女呢。

苏浩然顺着窗口跳了出去,声音却清晰的传了回来, “你和我结婚了,就是我的老娘们……”

“流氓,无耻!”眼看苏浩然已经没影了,唐心怡气鼓鼓的使劲跺了跺脚,这才去找衣服穿。

二楼闹出的动静自然惊动了下人,当唐心怡穿好衣服后,唐家的管家还有几个保姆已经赶了上来。

管家名叫钱无妄,他的个子不高,可双眼却炯炯有神,身体也十分结实,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而且他不仅是一个管家,他更是唐家掌舵人唐军的好兄弟,平时拿唐心怡当亲女儿一样疼爱。

唐心怡很依赖钱无妄,一看到他,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跑上前,拉住他的手眼泪汪汪的说: “无妄叔,刚才心怡吓坏了呢。”

无妄叔拍了拍唐心怡的手背,一脸怜爱的说道: “没事就好,别害怕了,以后无妄叔会加强别墅的守卫的。对了,浩然呢?”

“他,他去追剩下的那个杀手了。”唐心怡还心有余悸,一提到苏浩然追出去了,好像还有点担心,可随即又莫名的气恼了起来。

无妄叔点了点头,很放心的说道: “这小子出手,那个杀手肯定跑不掉了,谁敢欺负唐家,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无妄叔,你和我爸怎么一个口气,他真有那么厉害吗?”唐心怡问道。

无妄叔再次点了点头,像是回忆着什么,一脸崇拜的说道: “我和你爸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他师父幻城先生,那是个神仙一样的存在,他的徒弟怎么可能不厉害呢!”

此时苏浩然已经追到了马路上,如果不是跟自己的任性老婆多说了两句话,他早就追上了。现在正是夜黑风高杀人夜,路上连辆过往的车都没有,为苏浩然也提供了方便。

远远的看见了杀手的身影,苏浩然嘴角上挑,脸上划过一抹邪邪的坏笑,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根根针,一甩全都飞进了黑衣人的身体里。

黑衣人瞬间在地上打滚起来,伴随着一声声惨叫。

“你对我做了什么?”黑衣人顿觉身体里像是有无数蛇蚁在噬咬,使他不受控制的屎尿横流。他再看苏浩然,像是看到鬼一样,牙齿嘎嘎吱吱的颤响,“你不是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浩然不知道从哪又摸出一支银针,笑眯眯的问道: “现在回答我的问题,谁派你来的,否则……”

“我说。”黑衣人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唳声道:“保,保……和堂!”

说完保和堂三个字,黑衣人身体一挺,居然断气了。

“靠!刚才下手有点重了,真不禁打。”苏浩然又检查了一下黑衣人的尸体,通过天眼通透视,他发现黑衣人的右肩上,有一个黑十字纹身,这让他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原来是R国黑神会的人,哥在国外杀过不少黑神会的高手,这群小鬼子最难缠了,针对唐氏的幕后黑手竟然是他们。”黑十字纹身是黑神会中人特有的标记,苏浩然是不会认错的。

趁着夜色没有其他注意,苏浩然快速离开是非之地,与此同时,苏浩然掏出手机给钱无妄打了个电话, “无妄叔,杀手已经干掉,你派人处理一下尸体吧。”

黑衣人死前,说出了保和堂三个字。那是松山市最有名的医馆,其老板人称宋神医,受到不少名流权贵的推捧。

半个小时后,苏浩然出现在了保和堂的门外,这间大医馆坐落在市区最繁华的路段,面门显得古香古色,跟周围的灯红酒绿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所以在是在深夜反倒显得醒目。苏浩然面对医馆,再次展开了天眼通。

现在已经是快到零点了,医馆里静悄悄的。里面的诊室、理疗室、病房都空空如也。由于医馆面积很大,所以苏浩然的透视能力也无法在不进去的情况下查看完全。

就在苏浩然考虑是不是要进医馆看看的时候,一辆法拉利跑车突然停在了路边,急促的刹车声非常刺耳,轮胎在路面上刮出两条黑色压印。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短发女孩从车窗口探出头,晕晕乎乎的朝苏浩然招手,语气甜甜糯糯的说道: “好哥哥,快来帮帮人家,好难受啊。”

这个女孩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琼鼻小巧,唇角尖尖、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半闭半睁,脸颊上还浮现两朵红霞,包耳短发下露出的圆润耳垂上,挂着闪亮的钻石耳钉,看着都让人喜欢。

我勒个去的,苏浩然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这大半夜的怎么遇上了这么一个极品美女?难道是补偿自己新婚夜不准上床?

苏浩然心里歪歪一下,只是歪歪了一下,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女生似乎有些问题。

他赶紧走过去,抬手抓住女生的手腕,两指一探到她的脉博,立刻什么都明白了。

“春.药,小妹妹,遇到哥哥这样的全能型好男人是你幸运,一会哥哥就帮你哈。”苏浩然本着救人第一人想法,立刻上了法拉利。

反正保和堂跑不了,现在不进去还可以避免打草惊蛇。

他把女孩抱到了副驾驶位上,此时女孩体内的药性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身体一接触异性,她就使劲往苏浩然的身上贴,还不断的小声嘤咛, “哥哥,人家好热,帮帮妹妹吗!”

哈!妹子,你太主动了点吧?哥哥可是正经人的,当然,为了救人,让你占点便宜哥哥也没说的。

苏浩然把车开到一家酒店,在总台开房时,女生还不老实,一双洁白的藕臂挂在苏浩然的脖子上,踮起小脚要去亲苏浩然。

还好苏浩然的脸皮够厚,还配合的让女孩亲了两口,显得真像一对情侣似的。

总台女服务员明显是看惯了这种事,一边递给他房间钥匙一边说: “305房,快点上楼去吧,对了,我们这有各款套套,先生要不要?”

苏浩然干脆扛起短发小美女,微微一笑, “强壮的男人从不用套。”然后跑向了电梯。

女服务员一脸崇拜的说道: “果然是好强壮啊,扛着一个人还能跑起来。”

刚打开房门,女孩就开始抱着苏浩然双腿夹着他,一嘴口水的往苏浩然的脸上亲。

苏浩然只觉得一股处女的幽香只往鼻子里钻,自己都开始有反应了。

二话不说扔到床上,一把掀开小衬衫,摸出七根针对着小腹就刺了下去。

女孩终于安静了,脸上的坨红也开始消退。露出的小肚子光滑如玉,苏浩然忍不住轻轻摸了摸,还是少女好啊。

又过了一会,女孩终于醒了过来,可当她看到陌生的苏浩然时,立刻尖叫道: “啊!我这是在哪,你是什么人?你,你没跟人家啪啪啪吧?”

“靠!你能不能不一惊一乍的?”苏浩然耸了耸肩膀道:“你中了春药,是我救了你。”

“啊!我中了春药,对了,我今天喝多了。”女孩像是想起了什么,可随后又盯着苏浩然,哭闹道:“你救了我,那不还是把人家拿下了吗?呜呜呜,我该怎么办啊?你会不会对人家负责呢?”

晕!苏浩然突然有种感觉,这女孩貌似比哥哥我还极品啊!

紧接着女孩又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苏浩然问她要干什么她也不说,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苏浩然。

电话接通后,女孩说了句让苏浩然差点喷血的话, “妙妙姐,你快来,人家被强.暴了。”

尼玛!苏浩然恨不得骂娘了,哥好心救人,看来还救出个麻烦啊!平时都是哥整别人,今天难道要遇上克星了?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 阅读原文 ”先睹为快!

评论
相关文章
动真格了!禁售70年

动真格了!禁售70年

来源:凤凰房产综合自深圳看房团、房地产投资融资俱乐部、地产情报站、深圳市土地交易中心等导语:昨天,深圳第一块

参政内幕 阅读数: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