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局长与小科员为争夺一名已婚女干部,在全局会议上大打出手,场面火爆!

局长与小科员为争夺一名已婚女干部,在全局会议上大打出手,场面火爆!

2017-07-03 参政内幕 参政内幕

局长与小科员为争夺一名已婚女干部,在全局会议上大打出手,场面火爆!

第0001章 夜里救了个美女


凌晨一点,中海市白氏一期烂尾楼里,一个身影趁着夜色在烂尾楼里飘来飘去,像个鬼一样。

江洹一双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在漆黑的大楼墙角来回扫视,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突然,他停在了一处墙角的杂物堆旁,蹲下去伸手拨弄开杂物堆,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将手上的袋子放在脚边,拿出里面的工具。

扳手,起子,螺丝刀,榔头……

熟练拿着工具,吐了口唾沫,卷起半旧不新的花格子衬衫衣袖,他左手抓出一根电缆线,右手用剪钳夹住电缆线用力往外一拉,“嗞嗞”的摩擦声响起,大把的铜丝从电缆里冒了出来。

看他这麻溜的动作,估计干这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这些铜丝当废物放这里也浪费,还不如让他废物利用。

“啧啧,好料子啊!娘的,又可以多去几次永都酒店了!”江洹看着黑暗中泛着淡淡冷光的电缆,一脸的喜色。

江洹长得相貌不俗,浓眉大眼、鼻梁高挺、棱角分明,古铜色的皮肤透着一种男人的阳刚和帅气。

“砰!”一声枪声在漆黑的夜空下惊响而起。

江洹一愣,那原本有些散漫的眼中闪过一抹凝重,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九二式手动枪,仿的,声音带着火石的清脆。”

眉头皱了下,手中的工具一丢,猛地向烂尾楼外冲了出去,跟一匹敏捷的豹子一样,眨眼就跑出了十几米远。

烂尾楼一个巷子口,两个男人正提着一个麻袋疯狂奔跑,时不时地往后眺望。在他们身后,一个女人正疯狂追着两人,女人奔跑的动作很快也很敏捷,重要的是她手里拿着一把枪,两个男人手里也有枪……

“妈的,这个女人追了我们老半天了!怎么也甩不掉!”一个男人怒骂道。

“别废话了,完成任务要紧!”另一个方脸男人催促了声,加快逃窜的步伐。

两个男人背着麻袋,很快冲进了烂尾楼中,这一带区域都是烂尾楼,跑进某栋大楼里可就难找了。

两人左转右转,终于是甩开了后面的女人,跑进了一栋大楼里。

“妈的,总算是把那个臭娘们给甩开了,”两人把手中的麻袋往地上一扔,狠狠地松了口气。

“趁现在赶紧通知雷老大,让他来接应咱们,”方脸男人刚说完,大楼外突然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谁?!”另一个男人一惊,手中的枪握紧了几分,枪口指向大楼入口的方向。

江洹缓缓走入两人的视线中,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大半夜的在这里偷鸡摸狗,两位还真有闲情逸致啊。”

“你小子是谁?!”方脸男人大怒,手中7。62毫米的九二式手枪指向江洹,扣下了扳机。

“有话好好说,何必动粗呢?枪指着人很危险的,”江洹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害怕和慌乱,淡定从容的样子很是有些诡异。

“少废话,你小子是什么人?”方脸男人怒喝起来:“再不老实说,老子一枪崩了你!”

“别开枪别开枪,有话好好说嘛。”江洹摆摆手:“要是开了枪,被人听到枪声,两位可就跑不掉了。”

“妈的,你小子居然敢威胁老子!”方脸男人眼中杀机毕露,脸庞之上闪过一抹疯狂和狰狞:“去死吧!”

方脸男人一声怒喝,当即就扣下了扳机,只听得“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顿时以爆音的速度射向江洹的胸膛。

就在这一瞬间,江洹眼中陡然闪过一丝无情的寒芒,他转身往地上一趴躲过子弹,捡起地上两枚鹅卵石分别朝着方脸男人及其同伙的脑门甩去。

“啪嗒!啪嗒!”

两个男人应声倒下,脑门上的血窟窿狰狞吓人。

江洹走上前,踢了踢两个死不瞑目的家伙,微微叹了口气:“又是两个亡命之徒……”

看了一眼两个男人手中的九二式手枪,这两把枪虽然都是仿造的,威力也不是很大,不过用来防身还是很不错的。他刚想伸手去捡,却突然缩回了手。

他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了,过去和现在要一刀两断。

江洹走向地上那只麻袋,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把绳子解开,敞开了袋子口。

一股淡淡的郁金香的芬芳混着一股酒精的味道,从里面散发了出来。

江洹低头一看,脸上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麻袋里面是一个女人!

女人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着,手脚被捆绑着,嘴上还封着胶带。

女人这会儿已经昏迷了,江洹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平放在地上女人也没有半点反应。

不得不说,光从身材上看,这个女人就已经很完美,黄金比例的身材足以让很多女人自愧不如,那魔鬼身材足以让无数男人神魂颠倒。

撕下嘴巴上的胶带,女人完美的容颜也呈现在了江洹眼前。

雪白的肌肤、红唇、绯红的香腮,让人不禁眼前一亮。那精致的五官,如同夏日的芙蓉。

这一刻,看清了女人容貌的江洹,却是突然一阵神情恍惚……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江洹才猛地回过神来,他甩了甩脑袋,露出一抹苦笑。

“小姐,小姐!”江洹伸手拍打了下女人的脸蛋,却发现女人依旧昏迷不醒,也不知道是酒

江洹犹豫了下,没有拉开女人的手,而是拨开女人的眼皮检查了下,果然跟他想的一样。


第0002章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江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伸手直接打开女人胸前的礼服扣子,敞开了礼服,就看到女人里面穿着黑色镂空的蕾丝文胸。透过那一丝丝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雪白。

不过江洹现在没心思去观察女人姣好的肌肤,他打开女人的胸衣,中指和食指并拢竖出,飞快地在女人胸前点了几下。

只见女人脸上不正常的潮红色渐渐开始退去,呼吸也渐渐平缓……

看着怀中的女人,江洹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太久没救过人了,都快不知道救人是什么感觉了。”

就在这时,楼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江洹愣了一下,顿时郁闷得快要吐血,妈-蛋,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人了?

玩他呢!

江洹赶忙把女人放在地上,刚准备把女人的礼服领子合上,一道冷喝声猛地响起来:“住手!你要干什么?!”

江洹一扭头,就看到一个相当漂亮的女人站在大楼入口的地方,怒视着他。

美女身材高挑,秀发乌黑飘长散落在两边,一张绝美的容颜上,细长流畅的弯弯柳眉、笔挺精致的鼻梁、鲜艳欲滴的红唇,精致的五官每一分都充满了迷人的味道。

这是一个容貌不逊色于地上躺着的女人的美女,女人即使穿着很普通的T恤牛仔裤,也难以遮掩她火辣的身材。

江洹没有功夫去欣赏女人的美貌,他看到女人手上居然有把枪,回头看了看被自己扒开了上衣,摘下了胸衣的女人,又看了看自己手放的位置,就知道女人肯定是误会了,他解释了句:“我刚刚在救人。”

“胡说!有你这么救人的吗?你这是意图不轨吧?”女人压根不信江洹的话:“就是你在这里接应那两个劫匪吧?!”

女人说着,眼睛瞄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两个大汉,神色更加戒备起来,握紧手中的枪支小心翼翼地靠向江洹。

事实上,只要是个正常人恐怕都不会相信江洹的话。

没办法,地上那个女人的容貌太漂亮,是个男人见到了恐怕都会忍不住,除非江洹不是男人……

麻痹的,江洹很是无语,他站起身来看着女人,他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把他当成那两个劫匪的同伙,想要抓住他。

这个女人也聪明,知道大喊大叫肯定会惹恼他,所以很冷静地跟他周旋。

突然,女人银牙一咬,抬起一条修长的美腿,以一种诡异的路线犀利无比地朝着江洹踢了过去。

江洹看到女人的脚法,脸色平静,心中却不平静:居然是萨摩德的格斗技巧?!这个女人什么来路?

同一瞬间,江洹闪电般伸出手,如鹰爪一般接住了女人这一脚猛踢。

女人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怎么可能,他居然接下了她这一脚!

她这一脚可是很多身经百战的特种兵高手都没办法接下的,这个男人果然不简单,难道他是中海市最近的那伙犯罪团伙的一员?

肯定是!

她今天是去根据线索查案,结果查到了两个团伙成员挟持了一个女人从一家酒店逃了出来,她追踪到了这片烂尾楼,却不想碰上了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

女人冷笑起来:“哼!狐狸尾巴果然露出来了吗?”

江洹挑了挑眉:“什么狐狸尾巴……”

“装!到现在还想装!你们这些人渣,不仅贩毒祸害社会,现在还要祸害无辜的女人,简直该死!”女人不屑地怒骂。

贩毒?

这玩的又是什么鬼?

江洹脑袋一转,看到女人手里的枪,顿时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你是……警察?”

“哼!”女人冷哼了一声:“我都已经跟踪了你们这么久,居然还不知道我秦蓠是什么人?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江洹嘴角抽搐,他娘的,这个女人居然是个女警?有没有搞错?

一定是他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的原因,他不就是跑去烂尾楼里捡点铜丝、废铁,怎么就好死不死碰上警察抓劫匪呢?

真是运气背到家了!不知道他去买彩票能不能中奖?

秦蓠却趁着江洹那一瞬间愣神的机会,发力又是飞起一脚,踹向江洹的裆部。

这女人还真敢下手!

江洹嘴角又是一阵抽搐,一只手轻轻地挡住了秦蓠的攻击,“秦警官,你最好不要乱来,免得我伤到你可就是罪过了。”

他就是来捡点铜丝废铁准备卖给废品收购站换点钱,哪知道碰上劫匪绑架不说,还碰上警察!更还有一个需要他抢救的昏迷的女人!

真是流年不利,时运不济!

秦蓠却完全会错了意,她怒道:“你们这些人渣本来就没有一丁点道德良心,现在装什么好人!难怪我们一直找不到你们,原来窝点都藏在这种鬼地方!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的末日到了!今天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伤害那个女人!”

秦蓠知道江洹的身手很强,但是她没有丝毫畏惧,而是一鼓作气冲向江洹,拳脚狠狠招呼了过去。

“啪啪啪……”连续十几拳,七八个刁钻的猛踢,都被江洹一只手轻易地抵挡住。

秦蓠打了半天,居然硬是没有撼动得了江洹一分一毫,这让秦蓠越打越心惊。她在萨摩德训练的时候,也没遇到过这样变态的家伙,简直比她得那些教官还要厉害几分!

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厉害?

江洹却是越打眉头皱得越深,这样打下去得打到什么时候?

这个女人的体力也变态,打了半天都没出现疲态,这样下去打到明天恐怕都打不完!

“秦警官,你再这么瞎捣乱,打扰我救人,我可就真不客气了!”江洹很是有点不爽,这样瞎闹,根本就是浪费他的时间嘛!

“畜生!无耻之徒!贩毒还谈什么救人,装什么好人!”秦蓠不屑道:“有本事就来啊,今天有我在,你就别想得逞!”

江洹很是有点头大,这个女人还很是胡搅蛮缠,他不动真格这女人还以为他怕她?

看来不把这个蛮横的女警摆平是没办法消停了!

就在秦蓠准备动用压箱底绝招,连环飞踢制服江洹的时候,江洹忽然身形一闪,从她眼前消失了!

第0003章 被气晕了


像是一个鬼影,江洹猛地出现在秦蓠的背后,一个手刀朝着秦蓠的后颈劈了下去。

“呃啊……”秦蓠哼了一声,整个人就软软得倒在了地上,失去知觉。

总算是摆平这个烦人的女警了!

江洹松了口气,他懒得管这个烦人的女警,赶紧走到昏迷的女人面前,检查了下女人的脉搏,发现女人脸蛋上又泛起不正常的潮红,甚至女人的脉搏和呼吸都变得微弱了不少。

“草!”江洹一声怒骂,回头看了一眼地上昏厥的秦蓠,真恨不得冲上去给这个女警几巴掌。

都怪这个女警多事!

女人的药效之前被他压制了下去,但是还没有完全祛除,秦蓠就跑来打搅,现在那种药的副作用来了,亏得他懂得怎么治疗,不然女人很有可能会活生生被那种药给折磨死!

只有等女人真正醒过来,才能算把人给救回来!

江洹没有注意到,他在给女人做人工呼吸的时候,女人一双眼眸不知道什么时候微微睁开,渐渐有了些许的清明……

当江洹嘴巴刚准备亲上女人的红唇时,突然感觉迎面袭来一阵风。

“啪!”江洹因为太专注,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左脸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只见女人已经睁开眼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恨意和寒冷,俏脸如寒霜地看着江洹,那样子像是要杀人。

江洹有点无辜地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见到女人醒了还是很高兴地说道:“小姐,你醒了就好,但是你干嘛打我?”

“禽兽……流氓……”女人咬着银牙,眼眶红红的,委屈的泪水止不住往下滑落。她的口鼻间,满是一种男人的烟草味,很明显在她昏迷的期间这个男人已经不知道吻了她多久。

江洹感觉无语又无奈:“你误会了,我刚刚是要救你。你昏迷不醒,我给你化解药物副作用,还给你做人工呼吸……”

“你……你竟然敢……敢……”女人气得浑身颤抖,两眼一翻竟然又晕过去了。

不会吧?竟然被气晕了?

江洹愣了一下,赶紧上去检查了下女人的情况,发现女人这一次只是单纯的气晕了,并无大碍,顿时松了口气。

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秦蓠,江洹觉得应该会有人来找她,他不想和警察打交道,所以他选择了带着昏迷的女人离开了。

此时此刻,中海市帝豪酒店豪华套房内。

一个气质不俗的男人穿着丝质的睡袍站在窗户边,眉头紧锁,一手拿着香槟,一手接着电话。

男人语气阴沉:“还没找到阿明和阿义吗?”

“雷少,我们通过交警那边的录像,找到他们了!”电话里那边的人语气很紧张。

“既然找到人了,那为什么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带人来见我?”男人的语气已经有点发怒的迹象了。

那边的人冷汗都快下来了,赶紧解释:“他们本来已经得手了,但是被一个陌生女人给盯上了,那个女人追赶的时候手里拿着枪,应该是警察。然后他们跑到旧城区,那里因为没有摄像监控,所以跟丢了……”

“跟丢了?哼!”男人冷哼一声:“好好地怎么会有警察?我要的人呢?!”

电话里的人大气不敢喘一下,小心翼翼道:“白总被成功抓到了,可……可是也跟着阿明他们不见了!”

男人大怒,厉声喝道:“现在立刻给我去查清楚阿明和阿义是在什么地方消失的,我就不信三个大活人会人间蒸发了!”

“是!”

……

天刚刚亮,烂尾楼里秦蓠恍惚中醒了过来,甩了甩脑袋,大脑清醒了几分就感觉到裤子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在震动。

脑袋里不由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她脸色一变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左看右看,却看到除了地上躺的两个大汉就没其他的人。

还好还好,没有被歹徒侵犯……

不过很快秦蓠又是一阵恼火,那混蛋昨天带走了另一个女人,却把她丢在这种地方?

混蛋!

她拿出裤子口袋里的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努力打起精神来,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里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男人声音:“秦蓠,昨晚的调查结果,怎么没有给我及时汇报?”

秦蓠迟疑了一下,道:“对不起李组长,我昨天晚上发现两个贩毒团伙成员,悄悄跟踪了过去,本来想抓住他们获取有利情报线索,但是却遇到一个来路不明的神秘高手,我被他给打晕了……”

李组长一听就来了神:“团伙成员?神秘高手?到底什么情况快说说……”

秦蓠把昨天晚上的事简单说了一遍,李组长听完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你是说,那个神秘高手的身手强大到你一招都接不下来?”

“他速度很快,而且神出鬼没,招数变幻莫测,根本没办法躲闪,”秦蓠咬牙切齿,心中很是无力。

遇上这样的高手,简直是她的悲哀!

“这……”李组长脸色大骇,“看来中海市果然是卧虎藏龙,你可是有着公会认证的三阶实力的高手,连你都不是对手,那人恐怕实力至少也是四阶!”

秦蓠一听,心里稍稍好过了一点,如果真的像李组长说的那样,她会被打败也是情理之中,四阶高手可比她这个三阶实力的人厉害很多……

不过,那个流氓看上去那么年轻,竟然有四阶那么可怕的实力?

李组长吩咐道:“你没事是万幸,通过你的描述他应该不是什么恶徒,一个四阶高手对国家来说都是珍贵的人才,不管怎样这样的人还是让国家掌控安全一点。你回来后把他的相貌给画出来,看看有机会能不能把这个人给找出来。切记,不可以轻举妄动。”

秦蓠点头答应下来,挂掉电话后,她漂亮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恼怒,咬牙切齿:“流氓,这一次我得要把你揪出来不可!”

第0004章 介绍对象?


江洹住的地方在中海市老城区,附近的楼房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建造的,年久失修。住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没什么钱的人。

说起来,江洹来这个地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平时去工地上干干活,或者就领着一帮小混混吹牛打屁,偶尔跑去烂尾楼工地上拣点破烂换点钱去红灯区玩玩。

这样的日子江洹觉得也挺自在悠闲的,只是一大早开门扭头就看到房门墙边上贴着催交房租的通知,江洹就觉得心情有点糟糕。

尼玛,又是催交房租!

虽然昨晚才弄到点材料可以换点钱,但是时间长了恐怕他还是交不起房租。

他平时一天算上两块钱一包的卷烟,吃十块钱的馒头咸菜,也挺节俭,不过总得交水电费什么的,再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支出,日子过得可真是捉襟见肘。

“哎哎,再不找份正经工作,不然又得麻烦大伯他们,”江洹挠了挠后脑勺,一脸无奈。

作为中海市本地人,江洹在中海市还有大伯一户亲人,不过他住的地方和大伯家距离也远,平时能来往的机会不是特别多。

这时候,江洹兜里那银灰色掉漆的黑白屏直板诺基亚手机响起了“铃铃铃”老掉牙的铃声。

他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丝和他年龄完全不相符的老成笑意:“喂,岚岚,有什么事吗?”

打来电话的是他的堂妹江岚,也就是他大伯江大川的宝贝闺女。

江大川父女住在中海市郊区的清河村,江洹一年多前回到老家,小时候住的土房子早就给城市化建设拆迁了,找到大伯后,江大川就想让他和大伯父女住一块。

不过江洹知道大伯母因为得了癌症去世得很早,大伯一个人当爹又当妈,白天去给人家公司当门卫,晚上当环卫工人扫大街,供江岚读大学就已经很辛苦了。他一个大男人,都这么大了可不好意思再让大伯操心,这才铁了心到老城区这边来租房子找工作。

大伯没儿子,从小就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疼爱他,就算不住在一起,也经常让江岚打电话让他去大伯家里吃饭。

想想江洹对大伯一家挺愧疚的,他回来都这么久了,也没找到一份正经工作,平时还得靠大伯救济。

说出去他都觉得自己有点不够争气。

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也就只有大伯父女还能把他当亲人来对待,他对这珍贵的家人亲情也格外珍视。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甜甜的少女声音,微微有点羞涩窃喜的感觉:“哥,我爸要跟你说几句话。”

“哦,好,”江洹点点头。

江大川要比江洹父亲年长不少岁,这些年的辛苦操劳也让江大川的声音显得格外沧桑:“小洹啊,你这个月的房租够吗?要不要大伯给你几百块,不能为了交几百块的房租饿肚子,身体要紧,几百块钱大伯我还是负担得起的。”

江洹心里有些愧疚,大伯都知道他经济困难,生活过得拮据。

可是大伯的钱,那都是一分一分攒下来的血汗钱,他哪能要?

他赶紧笑着说道:“大伯,这个你不用担心,房租的钱我还是有的。这几天在工地干了一阵子,我有钱的。”

这个时候他就是没钱也不能说实话啊,免得让江大川担心。

“哦,那就好,好好照顾自己,”江大川笑了笑,“岚岚今天回学校,我让她顺便给你带些月饼,快中秋节了。”

中秋节,团圆的节日,所以江洹明白江大川话中的其他意思,江大川想让他中秋节的时候去大伯家吃饭,一家人团圆。

江洹笑着答应,又聊了几句,才有些不舍地挂了电话。

他心想,看来自己不努力赚钱确实不行了,就算整天这样混日子,也不能缺钱的时候找大伯要啊。

男人总得自立自足!

“叮铃铃……”刚想着,江洹的手机铃声再度响了起来。

江洹看了看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不由得一笑。给他打电话的是住在附近另一个小区的林大兵,林大兵和他老婆周梅在小区外面开了家小超市。江洹平时除了去工地上干干活,去烂尾楼里捡点破烂,偶尔就在林大兵的超市当苦力搬搬东西。

电话通了,江洹问道:“老林,有事吗?”

电话那头的林大兵,略带几分沙哑的嗓子笑着说道:“江洹啊,没什么,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嫂子说,让你今天晚上来家里吃饭,梦云那丫头要回来了,我早跟你说过要介绍你们认识。”

江洹皱了皱眉头,“老林,我看这事情就算了吧,你女儿可是读博士的人,我一个要学历没学历,要钱没钱,一份正式工作都没有的人哪里配得上她?”

“哎,你别跟我提那个什么破博士学历!要不是这些年供这丫头读书,家底儿都掏光了,哪会到现在给你嫂子看病都没钱?”林大兵口气里满是无奈:“这年头学历高有什么用,就图个好听而已,还不如学一门正经手艺呢!起码一门正经手艺出来也能找到工作,能赚钱养家。”

江洹觉得无所谓,“学历再没用,也比我这个没文凭的人好啊。我现在也只能去工地里干干活,帮你搬搬东西还能赚点小费呢。”

“你这个月要交房租了吧?钱够不够交房租?不够的话我借你点?”林大兵又问。

江洹摇摇头:“不用,你们自己日子都过得那么紧巴了,我哪能还找你们借钱?”

“嘿,我就喜欢你小子的脾气,”林大兵笑了笑,“说实话,也不怕你笑话,最近超市生意不景气,我跟你嫂子手头确实紧,一支烟都得当两支烟来抽。梦云那丫头眼界太高,都快二十七八岁了还没处个正经男朋友。她看不上那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我就介绍你跟她认识,你人咋样我跟你嫂子都清楚,也放心得很。我们都看好你们两个,那丫头的脾气,一开始可能会不乐意。不过你跟她处一段时间,她看到了你的好,肯定能好好跟你过日子的。”

第0005章 再碰我就报警!


江洹听得出来林大兵两口子是真心想撮合他和林梦云,不过他觉得自己就一打工仔,哪里配得上人家高学历的女博士。

他不是妄自菲薄,他自己是什么样的自己还能不清楚吗?

总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吧。

只是林大兵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辜负人家的好意,想了想还是答应了:“那好吧,晚上我一定去。”

“哎,好嘞!我跟你嫂子晚上在家等你过来,别忘了啊!”说完,林大兵挂了电话。

江洹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回到屋子里。屋子里除了他,还有那个昨天晚上他救的女人。

女人这会儿醒了过来,她眼眶红肿,明显哭了很久,此刻泪水已经风干。她还穿着昨晚上的礼服,面容憔悴,不过依旧透着一种高贵冷艳的气质。

她双手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乌黑的秀发乱乱地披散而下。

当她看到江洹进屋,下意识缩了缩身子,紧咬红唇,美眸中满是复杂的情绪,挣扎之色一闪即逝。

羞涩、难堪、愤怒、怨恨、迷惑……

女人眼中的情绪,复杂万分,纠结不清。

她容貌美艳,肤白如雪,玉手如葱,黛眉弯弯,精致的五官每一分每一毫都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大概说的就是她这样的女人了吧?

女人的身材相当火辣,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足以让无数女人嫉妒。尤其是让江洹记忆犹新的手感,更让他不得不称赞这个女人太完美,女神一样的存在。

看女人的脸色,江洹就知道女人肯定已经想明白了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从她昨晚上会被气晕过去这一点上看,她并不是一个放荡的女人,而是很保守的女人。

哪怕他没有对女人做过什么,女人也没办法轻易原谅他昨晚摸过她身体。

仔细想想昨天晚上那种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江洹自认为自己也没做错什么,当时他也是救人心切,不得已才碰了女人的身体的。

房间有些安静得吓人,江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他决定还是他自己主动开口,解释一下昨天晚上的情况好了……

不过他还没开口,女人突然冰冷地说道:“不用解释了,事情已经发生,解释毫无意义,现在立刻送我回去!”

江洹张着嘴巴愣了半天,这女人抢他台词干什么?看女人冷着脸不想说话的样子,江洹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

两人上了车,出租车师傅问:“两位要去哪里?”

“流水人家,三十六号。”女人轻启唇齿。

“好!”出租车师傅点点头,随即发动了车,车子向着目的地驶去。

江洹听到流水人家几个字,眉头不经意皱了皱。这地方他没去过,不过却听说过流水人家是中海市最高档的富人小区,住得起那地方的人,身家起码都是几千万上亿的。

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女人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静静地坐在车后座上,也不说话,扭头看着车窗外,秋水眼眸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荡漾着淡淡的涟漪。

这时候江洹又发现女人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的女人虽然冷艳,却有些憔悴愤怒,此时的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轻尘脱俗的冰冷气质,仿佛雪山之巅的雪莲花,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这个女人还真是多变,像是谜一样让人看不透。

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出租车停在了流水人家三十六号楼下,江洹付了车钱带着女人下了车。

一抬眼,江洹就看到流水人家小区,几乎每一栋豪宅都是占地超过三四百平米,尤其是这三十六号楼,更是配备了游泳池、花园,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皇宫。

周围其他的豪宅和这三十六号豪宅比起来,都逊色不少,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配备设置都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这个女人身家真是恐怖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事实上,要不是这个女人和小区外的保安认识,恐怕出租车根本都不允许进入这个富豪小区。

女人下了车,看了一眼江洹,皱了皱黛眉:“你怎么还不走?”

“等你上楼了我自然会走,”江洹平静地说了句。

女人似乎没兴趣和江洹再说话,转身就要往房子的方向走,可是刚走了几步就有些头晕目眩,差点都摔倒了。

江洹赶紧走上前,伸出手就要扶住女人:“你怎么了?我扶你走吧。”

“别碰我!”女人脸上闪过一抹厌恶的神色,往后退了一步,不让江洹碰她的身体。

“别硬撑了,你昨晚差点都停止呼吸了,还被下了药,身体这么虚弱,走几步路都走不稳,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江洹皱眉。

可是女人就像敏感神经被刺激到了一样,声音中带着怒气喝道:“站住!你要是再敢碰我,我立刻就报警!你昨晚对我做得那些事,已经触犯了刑罚,我可以去法院告你强-奸!”

女人俏脸冰寒如霜,心中凄苦万分,自己珍守了二十四年的清白之身,从来就没有被男人看过碰过。

昨晚,自己好不容易逃过一劫,却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占了便宜!

虽然没有失去最重要的贞洁,但是她不仅失去了初吻,还被男人摸了。

对于她来说,被一个男人亲了摸了,这和被玷污了清白没有区别!

要不是知道江洹昨天晚上帮她逃出了魔爪,还救了她一命,她恐怕早就已经报警了。

江洹皱了皱眉头,他确实占了女人的便宜,亲也亲了,摸也摸了,这要是放在古代已经是毁人清白,要被世人唾弃的。可是前提是他当时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他另有目的。他也没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出来,用得着这么讨厌他,甚至还威胁他吗?

太不讲理了啊喂!

“不碰你就不碰你,用得着这么凶吗?”江洹很无语。

女人冷哼了声,咬了咬银牙,轻轻迈开步子往豪宅的金色大门方向走去。

就在这时,大门一开,突然从里面走出来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身材魁梧的大汉,其中一个为首的男人长着方脸,留着两抹小胡须,横眉大眼,气势很强。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


阅读原文 投诉
评论
相关文章
母亲:就是你的活佛!

母亲:就是你的活佛!

来源:网络很久以前,一个小伙子特别信佛,放弃了与之相依为命的母亲,远走他乡去求佛。他经历了千辛万苦,经过了千

参政内幕 阅读数: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