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被老公发现看前男友朋友圈,他竟强行要我…!无耻!

被老公发现看前男友朋友圈,他竟强行要我…!无耻!


柳逸尘的身影被都市的霓虹灯慢慢拉长,他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归到这座城市了。五年?八年?还是更久远的时间?思绪还没等完全蔓延开来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接起,眉开眼笑的说道:“老怪物,要是再跟我说坏消息,我保证让你闺女给你生个小外孙。种是我的。”

“好消息。”电话另一边,一个沧桑的声音飘了过来:“你明天结婚了。”

“我明天结婚了?”柳逸尘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你终于开窍了?打算让你闺女祸害我?不,是嫁给我。”

“你的妻子是蓝影集团的总裁。林雨馨。结婚证我都替你办了,你明天直接去她家里找她就行,地址我一会发给你。”

“什么?”柳逸尘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嗡的,结婚证都替我办了?现在本人不到场都能结婚了吗?“就知道你接受不了,也懒得跟你解释。”

“我要离开影组,你不能这么左右我的人生。我还没看着人长啥样呢,就跟人结婚了?”柳逸尘冲着电话吼道。

“这是任务,具体的,你妻子会告诉你。就这样,挂了。”

“喂喂,你跟我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老怪。。。。。。”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嘟嘟的盲音,柳逸尘再打过去的时候。关机。

我就这么有媳妇了?柳逸尘茫然的走在大街上,这要是让那几个兄弟知道,不得笑死我?不过既然是任务,应该也没什么吧?但愿我未来的媳妇别太寒酸吧。

柳逸尘还想问问他,那个自己一直想找的人找到了吗?估计这次是没机会问了。既然是回来了,有些事情总是要解决一下。有些该死的人,也该去死了吧!“救命啊。”一个女孩子很惊恐的声音从胡同里传了出来。

柳逸尘最先想到的就是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牡丹花下死。一窝孩子。

……..“败跟我得瑟,我是高手。看我削你。”柳逸尘站在凛冽夜风中,无比风骚的撩拨着额头上不长不短的秀发。

“哎呦,东北那疙瘩来的啊?”一个满脑袋小黄毛的年轻人吐了两口,长着一张欠揍脸的小黄毛仗着人多势众,根本就没把这个家伙放在眼里。

出来混的,身边没点五大三粗的流氓,哪敢出来晃荡啊,更不敢在这月黑风高的晚上把小姑娘堵到胡同里边,秽语相向。

小姑娘此时吓的面色惨白,躲在柳逸尘的身后,拉着他的衣角,之前他走进胡同里边的时候,就感觉像是见到了天神,浑身是光。

可现在她怎么看这小子都不像是高手啊,人家高手不是上来咔咔就拧坏蛋的脑袋瓜子吗?这哥儿却一顿得瑟,愣说自己是世外高人。

尽管她不相信柳逸尘能对付的了这群流氓,但在这种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他就是自己全部的希望,希望自己能走一次狗屎运,真遇到一个没节操的高手。

“嗯哪。”柳逸尘使劲的点点头:“知道我是哪来的,还不赶紧滚犊子。”

“哥几个,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刺耳呢。搞起。”小黄毛大手一扬,五六个男人顿时朝着他这边围拢过来。

“哎呀,还真有不信我是高手的。”柳逸尘伸出手,推了推身后的女孩,那意思是离远点,哥要爆发了,别溅你身上血。

可手伸到后边去之后觉得不对劲,怎么还软绵绵的呢?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有这样的手感啊。正纳闷的时候,女孩小心翼翼的声音传了过来:“哥,你摸我胸上了。”

“怪不得呢。”柳逸尘急忙把手拿了回来,他是英雄救美的,形象多伟大光辉。不能让女孩以为自己是人渣。“妹儿,你往后点吧,你在这,哥施展不开。”

“恩。”女孩点了点头,一路小跑。快要出胡同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她现在是怎么看都觉得柳逸尘是会被暴揍一顿的主,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好心,一会总得有个人帮他打急救电话吧。

她所处的距离刚刚好,不远不近,要是那些流氓追过来,她肯定能第一时间跑出胡同逃之夭夭。还能顺便看一下柳逸尘被打成什么样,需要报警还是打120.几个人围了上来之后,二话不说,拳头脚一起伺候着。

柳逸尘眼看着小黄毛第一次抡圆了拳头使出吃奶的劲儿朝着自己的面门砸下来,冷笑一声,猛然抬手,直接攥住了他的手腕。

那么生猛的一拳,直接停在了柳逸尘的面前,动弹不得,然后小黄毛就感觉自己的手腕上一阵剧痛传来,像是被人捏碎了骨头一样。

不可能,他怎么能有比我吃奶劲儿还大的劲儿?!

小黄毛愣神的功夫,柳逸尘已然踢出了两脚,把凶神恶煞冲过来的两个人踢飞,身子一扭,旋转起来。

“啊。”小黄毛的惨叫声从人群里边传来。

在柳逸尘的一顿走位和出拳下,六个男人几乎是瞬间就倒在了地上,一个个呲牙咧嘴的翻滚着。

“毛哥,这小子没撒谎,真特么的是高手啊。”一个人凑到了黄毛的面前,一张嘴,两颗大门牙掉了出来。

“今儿算是栽了。”黄毛使劲的咬咬牙,目光阴冷,然后吭哧吭哧的叫了起来,这小子下手怎么这么重呢,估计这条胳膊算是废掉了。

一边的小姑娘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真走狗屎运了?!

跑到了柳逸尘的身边,抱着他的胳膊就晃荡了起来,扬着头,眼神里满是崇拜:“你太厉害了,高人高人啊。”

“我都跟他们说了,败跟我得瑟,我是高手。”柳逸尘打量了一下小姑娘,微弱的灯光月光下,那一张精致的面庞映入瞳孔,犹如上天精心的雕琢一般,巧妙的融和在一起,美不胜收。

身上穿着一套很简单的运动装,看上去二十左右岁的模样,透着清纯靓丽,简单的马尾更是把她彰显的如同莲花一般。

美出鼻涕泡了。柳逸尘心中暗自说道。

“哥,我叫周小雅。我拜你为师吧,你教我武功。”周小雅眨巴着天真烂漫的大眼睛。

“能遇到再说吧。”柳逸尘收敛了心神,如果不是还有任务在身的话,他真的是一点都不介意和周小雅深入在深入的研究一下‘功夫’。

为了能给她留下一个世外高人的风范,柳逸尘转身,手扬过头顶,很潇洒的摆摆手,大步离去。

周小雅看着他的背影,双手抱肩,眼神恍惚。这会怎么看他都是光芒万丈,浑身是光。

忽然,那些光芒就这么消失了。耳边传来了噗通一声,继而是柳逸尘的咒骂声:“那个不开眼的在这挖个坑啊。”



X市,帝皇一号别墅区。

柳逸尘看了看手机上发过来的地址,是这里,没错了。

门口的两个岗楼都比高档小区的房子都壮观,古香古色,颇具后宫里太监总管院落的风范。门岗左右各自站着四个保安,挺拔,目不斜视。

不是高手,但训练有素。柳逸尘扫过了几个人之后,心中对他们的实力做出了判断。

放眼望去,能看到的都是层层叠叠的丛林和各式各样的鲜花,栋栋别墅隐匿其中。宛若人间仙境一般。

行啊,俺媳妇挺有钱,就是不知道小模样耐看不。柳逸尘对此还是挺满意的,一不小心,整回家来一个大富婆。

按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时间不长,一个女子开车到了门口,和保安嘀咕了几句,打开门把柳逸尘给放了进去。

“媳妇?”柳逸尘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偏着头,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女子。模样俊俏,白皙细嫩,披肩长发,胸口尤为突出,有点发颤。身上是职业套装,散发着迷人的成熟气息。

对于开车的女人,柳逸尘那是相当的满意了,这媳妇就是晚上搂着什么都不干,那也美!

“我是管家。”女人脸上一红,有些害羞:“你可以叫我青青。”

“管家啊?”柳逸尘非但没有对自己的乌龙事件感到任何的歉意,反而是目光更加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管家都这质量,那媳妇还不得跟七仙女似的?这种逮着谁都叫媳妇的事情还能不羞不臊理所当然的目光猥琐,也就是柳逸尘能干的出来。

“恩,小姐在家里等你。”青青微微点头,平复了一下心情,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开车上。心里对柳逸尘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小子忒二了。

整片别墅区占地面积极广,每家除了有泳池和高尔夫球场之外,还有独立的园林。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买得起这么大一片别墅的人,都是神啊。

如果不是占地太大的话,青青也不用开着车子来接柳逸尘了。

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后,停在了一座别墅的前面。青青前面带路,柳逸尘跟在身后。

打开门,绕过一个很奇怪的屏风,之后看到大厅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女人。

女人的面前有一套紫檀木做成的茶具,而她本人正在娴熟的泡制着茶水,微微低头,不为任何事情分神,专心的泡制。

柳逸尘只看到了一张侧脸,心里咯噔一下子,这哪是媳妇,这就是女神啊,那张脸极为俊俏,他发誓,这是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脸。不妖艳,却倾城。

林雨馨一身简单大方的休闲装,得体,头发盘成发髻,应该是担心秀发影响她泡茶。

柳逸尘咽了咽口水,推了一下身边的青青,用手指着林雨馨。

青青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然后瞠目结舌的听到柳逸尘在自己的身边喊了一嗓子:“媳妇。”

林雨馨手一抖,杯子差一点掉在了地上。

抬起头,正看见柳逸尘吊儿郎当的张开了双臂朝着这边走来,混身上下的衣服,怎么看都别扭。俨然就是一副要多流氓就有多流氓的痞子。和上面的人说的风度翩翩玉树临风潇洒倜傥根本就不沾边。如果他这也叫以上几个词语的话,林雨馨宁愿这辈子都不找男人了。

“你等等。”林雨馨急忙伸出手阻止柳逸尘,照着他这个动作,是想直接抱自己啊。

“还等什么,先把房给圆了。”看到了林雨馨的正脸之后,柳逸尘顿时就兴致盎然起来,心里边使劲的感谢老怪物的八辈祖宗。这,这,这姑娘真,真和自己的胃口啊,

林雨馨叫苦不迭,哪有一上来就要圆房的,而且怎么看他这个猥琐的样子,都不是什么高手。

“青青,你先去忙吧。”

“是,小姐。”青青点点头,一脸鄙夷的瞄了一眼柳逸尘之后,转身离开。

“媳妇,你想的还真周到,当着外人的面确实是不方便。”柳逸尘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她的身边,闭上眼睛使劲的做了一个深呼吸。

顿时一股让人意乱情迷的芳香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边,在他全身的神经中扩散开来。这么女神的媳妇用的香水自然是高档货,就跟她的相貌一样,够档次。

“柳逸尘是吧?”林雨馨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马上恢复了淡定,正襟危坐,和柳逸尘保持着一段距离:“从现在开始,你是我名义上的丈夫,我。。。。。。”

“名义上的丈夫是什么意思啊?咱可是领证登记了。”柳逸尘很没礼貌的打断了她的话,名义上的夫妻也就是说他们俩只能有夫妻之名不会有夫妻之实,放着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娇娘不实惠的造个小孩,简直是浪费了大好基因。

“名义上是。你的任务是保护我。”林雨馨看着他,有一种看着大海的感觉:“我不知道你之前是做什么的,也不想知道。”

“完了?”

“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就算是不干什么,咱俩得睡在一张床上吧,免得别人怀疑。”

“怀疑又怎么样。”林雨馨说完起身,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过身:“以后不许再叫我媳妇,懂吗?”

“知道了,老婆。”

就这样,柳逸尘稀里糊涂的在林雨馨家里住了下来,还是以夫妻的名义,结果每天晚上都睡在沙发上,待遇都不如青青。

人家青青好歹有一个自己的房间,还不小,柳逸尘偷偷的瞄过,那里边收拾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房间的面积不小,简单的摆放着一个衣柜和书架,别无常物。

每次他想商量着给自己分配一个房间,结果都遭到了拒绝。原因是他要负责她们的安全,住在房间里不方便,所以只能睡沙发,有什么风吹草动,能第一时间站出来。

柳逸尘真希望有什么风吹草动,但一周时间过去,什么风吹草动都没有,弄的他自己都想来点风吹草动了。

为了表现的很民主,林雨馨每次都会让举手表决,结果都是二比一,柳逸尘惨败。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柳逸尘兴致勃勃的坐在泳池边上,泳池中的青青一直咬着牙。明明是看到了柳逸尘离开,她这才换上了比基尼在泳池里尽情的畅游。

却不想,不到五分钟,这个猥琐的家伙就回来了,穿着不是泳装的大裤衩躺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杯饮料,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这个时候,她想上来,又把这个姑爷占自己便宜。毕竟穿的少,男人又都喜欢往女人最敏感的地方盯。

“你不用工作的吗?”青青在泡了一个小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趴在了泳池的边上。

要是在这么泡下去的话,她怕自己泡成水货。

“今天房间。”柳逸尘做起来,弯着腰,朝着她的胸口使劲的张望:“你的泳装不好看,太保守了。明天我给你弄点短小精悍的。”

“用不着。”青青没好声的说道。这还保守?干脆不穿给你看好不好?好。柳逸尘用眼神交流。

“我发现别墅区里,最近热闹了很多。”

“有吗?”青青皱眉,她只管自己这一片,别的地方还真的没注意。“你的意思是真的有人想对小姐不利吗?”

“你也不是很笨啊。”

“我很笨吗?”青青问道。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你这又有胸又有脑的人不多了。”柳逸尘抿嘴一笑,目光下意识的在她的胸上扫了一圈。

“你,你。”青青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柳逸尘了。在他这么不要脸的精神面前,华夏帝国的语言显的那么苍白无力。

“别这么看着我,我家雨馨知道的话,会吃醋的。”

“你家雨馨?”青青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这家伙没的救了。

柳逸尘憨笑,继续沉浸在那一片雪白中。实在是不想看着他那张让人恶心的脸,青青再一次扎进了泳池里边。心想,老娘就算是泡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占便宜的。

柳逸尘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青青松了一口气,看着他转身去接电话的时候,从泳池里边跑出来,一路狂飙进了别墅,冲进自己的房间。

喘息了一会,自语道:“这鸟人也太色了啊。”

柳逸尘接起了电话,一个男人很兴奋的声音从里边传了过来:“老大,我们找到那个家伙了。现在怎么办?”

“人在哪?”柳逸尘刚才轻浮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的面容,目光犀利,杀机顿起。

“在国名大厦这边,鑫光会所。”

“哪儿?”柳逸尘暗自叫苦,不会这么巧吧?想起鑫光会所,他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妖媚的女子。

“怎么办?”

“去那边等我,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挂断了电话,柳逸尘从别墅出来,开着自己的那两破旧的五手QQ直奔鑫光会所。

站在门口的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想找的人在这边,他说什么都不会过来的,这就是命运的作弄吧?在他身后,站着一个男人,身体略显芊瘦,拥有着一张让女人会随时为之倾倒的英俊面容,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邪笑。

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脸色很白,像是染上了大病一样。摇摇欲坠。

门口站着两个膀大腰圆的保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柳逸尘,皱眉。

“这里是私人会所。”两个保安都是新来的,不认识柳逸尘。

“我知道。我找你们老板,告诉她,她男人来了。”柳逸尘拨弄了一下额头的秀发,憨笑。

“你有病吧?”两个人知道周小天是什么样的女人,在他们的心里,那就是高不可攀的女王,比梦中情人还厉害。就算是做梦他们都不敢想自己会承认周小天的男人。

眼前的这个人一副不修边幅的屌丝模样,甚至还不如自己呢。会是周总的男人?“有点。你去通知一下。”

“我通知你个大头鬼,滚一边去。”保安开始咒骂起来,并且过来要推开柳逸尘。

他的手刚要碰到对方身上的时候,身后那个病秧子的男人猛然抬起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上,惨叫了一声,保安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是真的飞,脚都没着地,这一下就飞到了门里。

“孟楠,温柔点。”柳逸尘不想惹事,尤其是在周小天的地头上。

“已经很温柔了,否则一脚就能把他的屎踹出来。”

“来人啊,砸场子。”剩下的那个保安没敢虎了吧唧的冲过来,转身冲着里边大喊大叫。

眼看着自己不是那个病秧子的对手再上去,那就是找揍!这种情况下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叫人过来,人多力量大,任由你再牛的人,也架不住人海战术。

鑫光会所马上就变的的热闹起来,平时养着的保安都在关键时刻表现出了凶神恶煞的模样。

“怎么回事?”一个女声从那群保安的身后传了过来。这一声含糖量很高,酥心酥骨。要是定力不强的女人,立马就会缴械投降。

“周总,有个家伙疯了,说是你的男人。”那个没受伤的保安马上就凑上去,点头哈腰,随手一指柳逸尘:“就是这小子,还打伤了我们一个人。”

“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的。”周小天顺着保安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快走几步,冲到了柳逸尘的身边,挎着他的胳膊,脑袋偏在他肩膀上,小鸟依人,娇艳欲滴。

“这次不找不行了。”柳逸尘摸了摸她的脸蛋:“还是这么妩媚动人,走,找个地方放一炮,先。”

那个告状的保安都要疯了,这真是周总的男人?周总竟然会重口味到喜欢这种邋遢的男人?怎么看都像是野兽派,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揉了揉眼睛,看着从来都高高在上的周总幸福的依偎在那个男人的怀里。保安瞠目结舌:“这尼玛是多励志的屌丝故事啊。”



鑫光会所,最奢华的房间。

周小天推开门,娇滴滴的说道:“你看,你的房间,我一直都没动,还是你走时候的那个样子。”

柳逸尘扫视了一下,确实是。和以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改变。

“我今天来是想找一个人。”

“我知道,那个人是我找人假扮的。如果不是这样,你会来吗?”周小天抱着他,扬起自己那张在柳逸尘面前才会妩媚妖艳的脸庞。

曼妙婀娜的玫瑰,只为他一人绽放!

“怪不得。”柳逸尘摇头。以往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那是几年前,两个人相互迷恋,日夜缠绵。

结果老怪物一句话生生的拆散了有情人,他被拉去非洲做了一个任务。这一走就是三年。

如今回来,柳逸尘不知道周小天会不会恨自己,所以没敢过来。

“这次回来,还走吗?”三年的时间,让周小天打探到了很多关于柳逸尘的事情,一个最重大的发现就是这家伙的女人遍及天涯海角,每到一处都要毫不顾忌的拈花惹草一下下,然后换地方,继续风流。

“不确定。”柳逸尘没多说。

“哦。”周小天有点失落,随后笑着说道:“我带你去见我的一个朋友。大美女。”

“好啊。”一听说有大美女,柳逸尘马上就来了兴致,眉开眼笑。

隔壁房间。

周小雅和林雨馨相视而坐,聊的很开心。

林雨馨不时的教她泡茶,手把手,很是亲密。对于这个小丫头,她很喜欢,聪明伶俐,古灵精怪,全身上下都透着青春的气息。

这让她有些怀念自己的过去,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自己已经开始着手处理公司的事物了,从来都不曾有机会出去玩耍嬉闹。

因为人生有缺憾,所以她更愿意和周小雅在一起,看着她的清纯,怀念过去。

“雨馨姐,你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男人追你吧?”泡了一杯茶,周小雅闻了闻,抿了一口。摇头,不满意,倒掉,重新来。

“我已经结婚了。”林雨馨摇摇头,追她的男人还真的就没几个。可能是因为自己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给人的感觉冷若冰山,高高在上。多数的男人都是遥不可及,就像是遥望着嫦娥一样。

女人,有些时候太优秀,并不是什么好事。

“结婚了?”周小雅马上就瞪大了眼睛:“我怎么一直都没听说过啊?怎么可能呢?”

她是一点都没办法相信林雨馨的话。她结婚?那完全可以轰动整个X市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这不可能。

“恩。”林雨馨点点头,想到柳逸尘的时候,一身冷汗。本来想嫁一个举世无双的人才,一不小心竟然嫁给了一个旷古硕今的人渣。

“那家公子哥这么好的运气,把女神姐姐给娶家去了。”周小雅撅起了嘴,很不甘心的说道:“在这X市还有能配的上雨馨姐姐的?那个人一定很优秀吧?”

“很糟糕。”林雨馨想都没想就说道,柳逸尘着实是糟糕的要命。

“糟糕?”

两个人正说的时候,门被推开。周小天挎着一个男人的胳膊兴冲冲的走了进来,脸上挂满了幸福兴奋的笑容。

她身边的男人同样是脸上带着笑容,只不过略显猥琐一些。

众人见面,空气仿佛瞬间就凝固。

柳逸尘脸上的猥琐笑容由深变淡,从淡到无。

老天爷,你是猴子派下来的逗比吗?不会这么巧吧?媳妇和小妹妹都在?你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

“这是我的男人,柳逸尘。”周小天根本就没在意几个人的表情变化,在这边兴师动众的介绍柳逸尘。

“大哥哥,是你啊?”周小雅立刻走过来,眨巴了几下眼睛:“姐,我之前跟你说的厉害男人就是他。”

“是吗?他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恩,都是自家人。”周小天贴着柳逸尘的身体蹭了几下,一点都不顾及在场的其他两个女孩子。

柳逸尘苦笑,心说这都不算啥。尿性的是我当着我媳妇的面跟别的女人打情骂俏搂搂抱抱。

“逸尘,这个大美人可是我们市最有名的蓝影集团的总裁,第一大美人:林雨馨。”周小天着重的介绍了一下林雨馨。

“啊呀,长的可真带劲,不愧是第一大美人。比起那些明星强的太多了。”柳逸尘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反正他和林雨馨徒有夫妻之名,也不用太在乎。

林雨馨表情玩味。心想,你小子挺能装啊,接着装,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看着他伸出手,林雨馨象征性的握了一下,淡然的说道:“我们见过吧?”

“见过吗?”柳逸尘只感觉自己脑门子上黄豆粒大小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莫非她是想在这个时候揭穿自己?“见过。上次你大婚的时候。见过。”

“你结婚了?”

“你结婚了?”

周家姐妹两个嘴巴都张成了‘o’形,能塞进去一根。。。。。。

“啊,结了。”柳逸尘真搞不懂这个林雨馨到底想要干什么。

“娶了一个很优秀的女人,是我的朋友。有时候我在想,你看上去这么人渣的一个男人,怎么能娶到那么好的妻子呢?”林雨馨一点都没给柳逸尘面子。把人渣两个字说的格外的重。

“可能你朋友喜欢的,就是我的人渣吧。”柳逸尘摇摇头,能感觉周小天的抱着自己的手慢慢松开,贴着自己的胸也一点点脱离。

买噶,我还没过瘾呢,就这么撤了?“没关系啊。”周小天一咬牙,尽管心里很难受。但为了自己的面子,还是得装的很淡定,拉着柳逸尘坐在了林雨馨的身边,把手放在他腿上的时候,用力的拧了一把。

“啊。”柳逸尘猝不及防。他感觉到了周小天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当时还以为这娘们是耐不住寂寞,想要在两个人的面前把自己给现场直播了。

谁能想到,她是冲着掐自己来的。

“你怎么了?”坐在他身边的林雨馨问道。

“见到了美女,兴奋的。”柳逸尘此时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玩人可以,不带这么玩的吧?“啊。”柳逸尘再次叫了一声,林雨馨在他的胳膊上又拧了一下。

“你怎么了?”这次问他的是周小天。

“没事儿,可能是太兴奋了。”柳逸尘都想哭了,这俩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啊?一左一右的,一个胳膊一条腿,真特么的掐啊。



“听说那个柳逸尘回来了?”一个中年男人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是有这么回事,但我们找不到他。”站在中年男子身边的青年人说道。

“我再给你三天的时间,要是再找不到的话,嘿嘿。”中年男人露出了一个很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种威胁的语气是最瘆人的,谁都不知道找不到的后果。

青年男子一身冷汗。就怕他流露出这种阴险的笑容,大上次他这么笑一下,手下的人被全家灭口。上次这么一笑,没几天,另一个手下的媳妇钻进了他的被窝。

“林家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不过这次她们集团好像是得到了上面的默认,很重视。”青年男人擦了擦冷汗,还好猎狗恢复了平常的模样,要是再笑的话,他就得跪下来求他把自己的媳妇拽进他被窝。

豁出去自己的媳妇,总被全家灭口好。上有老下有小的不容易啊。

“恩。继续给我盯着。”中年男人靠在了沙发上,微微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是在想事情。

青年人愣是没敢动,小心翼翼的站在他的身边。老大不发话,他根本就不敢走,尽管这么站着很尴尬。

“去把我的高尔夫球杆拿过来。”良久之后,猎狗终于开口说话。

青年一听,二话没说,一路小跑把球杆给拿了过来,恭恭敬敬的交到了猎狗的手里。

“我优雅吗?”猎狗站起来,双手握着球杆,做了几个击球的姿势,动作缓慢。

“优雅。太优雅了。”青年马上立刻就拍起了马屁,说点老大爱听的,准没错。

“优雅就对了。”猎狗猛然挥舞着球杆就朝着青年砸了下来,一下快似一下,一边打一边还嘟囔:“一群没用的东西,找个人都找不到。再没有柳逸尘的消息,我就把你的脑袋打出一排窟窿。

青年哪里敢躲,老老实实的任由对方发泄。疼痛的时候,他也在思考:为什么是一排窟窿?发泄了几分钟,猎狗把球杆扔到了一边,重新坐在了沙发上,问道:“舒服吗?”

“舒服。”

“我也舒服了。滚。”

柳逸尘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鑫光会所里边出来的,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

这两个女人下手忒黑了,专门往一个地方掐。等掐够了,换个地方继续。

他的身体成了两个人发泄的对象。

孟楠始终站在门口,没跟着进去。他知道老大跟那个女人关系。为了不当电灯泡或者是进去之后无所事事,干脆就站在门口等着了,顺便跟刚才被自己踹了一脚的那个保安聊聊天到道歉。

保安就差没叫他爷爷了,被免费的揍了一顿之后,还得像是伺候祖宗一样伺候这个看上去像是病秧子一样的孟楠。

“老大。”见柳逸尘从里边出来,孟楠马上就迎了上去,挤眉弄眼:“还是老大威武,这一次足足有两个小时吧。”

“才两个小时啊?!”柳逸尘在里边过的就是度日如年的日子。以为自己被她们俩偷偷摸摸的蹂躏了几个小时呢。“老三和老四还没消息吗?”

“没有。”孟楠摇摇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是最让人痛苦的了。

如果今天的那个人不是周小天叫人假扮的话,他们现在已经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了。至于老三和老四,没有人敢确定他们俩还活着。

“老怪物那边怎么说?”柳逸尘从自己的怀里掏出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两口。

“还能怎么说,和以前一样,长篇大论,不想让我们惹麻烦。”孟楠接过柳逸尘的烟,默默的抽了起来。

老怪物是他们组织的头领,一个很邋遢有些驼背的老家伙。

因为性格怪诞,习惯不按套路出牌。背地里大家都喜欢叫他老怪物。却没人敢在他的面前说这几个字,柳逸尘是个例外。除了这些之外,他的武功和狠劲在整个华夏帝国,怕是没有人能与之比肩了,曾经一个人大杀整整一队特种兵,无一生还。而他用的仅仅是一把刀,没有管制的武器。不过随着年龄的增大,他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却把极为神秘的影组推到了世人的面前。

老怪物可以说是长的其貌不扬,却有着一个很漂亮的女儿,倾国倾城,这不免让人是基因的伟大,还是这老家伙的媳妇年轻的时候没少和帅哥瞎折腾。

“先找到猎狗再说。”柳逸尘摆摆手,目光黯淡下来。

“我们要不要动用影组的力量?”这是孟楠一直都在犹豫的问题。

动用影组的话,就算是猎狗藏在天涯海角,也会被挖出来。但弊端就是会惊动上面和老怪物,甚至是惹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影组,就像是一把利刃。不出则已,出必大杀四方。

除非是到万不得已,不然的话,真的没人愿意动用这个秘密武器。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见识过影组的厉害。见识过的人,都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被影组盯上,就像是梦魇一样,挥之不去。除非彻底从地球上消失。

“不用。这是我们的死人恩怨。”柳逸尘扔掉了手里的烟头,靠在墙上,以最牛比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我只想知道站在猎狗身后的人是谁。”

“如果真的有大背景呢?”

“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会让他后悔遇到我。”

未完待续....

点击左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评论
相关文章
经典微小说:笔帽

经典微小说:笔帽

文\/黄庭凯,来源:读文摘精选(love19509)三叔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结的婚。三婶婚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憧憬

参政内幕 阅读数: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