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为什么男生都喜欢特别紧的?

为什么男生都喜欢特别紧的?

晚上的时候,王大壮像往常一样,翻身而起,顺着墙角小洞望了过去……


一道曼妙身躯从澡盆里站起,乌黑如瀑布一般的长发随意披挂双肩,两座山峰如同木瓜,轻轻晃动,犹如地震一般震慑心魂!


“咕噜!”王大壮咽了一口口水,摁了摁早已撑起的丘陵之地。


房间那边,李梦露正轻轻抚摸着坚挺的山峰,一双桃花眼眨巴了两下,似享受般的闭上了双眼,“嗯哼”一声轻哼。


王大壮静静欣赏着隔壁诱人酮体以及曼妙的身条子,还有滑腻如水的肌肤,眼睛里闪现一丝欲望。


“哗哗哗”水声再次响起,吸引了王大壮的注意力。


却看见表婶伸出白如莲藕一般的纤细小手朝着下方探去,路过坚挺山峰,轻轻滑过平坦小腹,径直伸入沼泽之地……


“嗯哼....嗯....”李梦露紧闭着美眸,动作越来越快,娇躯跟着猛烈颤抖起来,俊俏的双颊逐渐泛红,眼看就要到了山顶。


“砰!”


一阵响动传来,顿时惊醒了李梦露。


“谁?大壮,是你吗?”


“次奥!该死的野猫,吓了老子一跳!”王大壮暗骂了一句,听闻表婶问询,连忙回答道:“啊....啊...表,表婶啊,是我。我,我不小心从床上滚下来了。”再一看,王大壮突然变得傻里傻气,还有几分结巴。


“大壮,你摔着了?没事儿吧。”房间那边传来李梦露关切的声音。


“没,没,没事儿。表婶,我自个儿起来就行了...”说着,王大壮故意拍了两下床板,发出“砰砰”的声音,双眼却还死死盯着小洞。


因王大壮这边的动静,李梦露尽管未尽兴,却也只能鸣金收兵。从浴桶里站了起来,水珠顺着大木瓜就流了下来,显得十分诱人。刚刚软了两分的二弟,再次坚硬如铁,跟擀面杖似得,王大壮狠狠搓了两把,直到李梦露穿上衣服才蹑手蹑脚的爬上床。


这幅神情哪里还有方才的傻帽样儿?


想起这事儿,王大壮神情便黯淡不少,自己本是城里人,父亲还是一个不小的官员,奈何在自己十八岁那年检查出来是“天萎”,什么是天萎?天萎就是日不了女人,生不了娃,给老王家接不了种。


就这样,被自己亲生老爹给送到了乡下。说来王大壮点儿也背,送来乡下不久就遇上了雷雨,好巧不巧,一颗雷下来,得,天萎一夜之下成了傻子!


可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王大壮就是个鲜明的例子,被雷劈了之后得有小半年的样子,一和尚打村里路过,也没啥说的,神叨叨的就跟神婆似得,拉着王大壮的手摸了半天,硬给王大壮塞了一颗药。


不仅治好了王大壮的“天萎”病,也不傻了。不仅不傻,王大壮甚至比以前还要聪明伶俐的多,不敢说过目不忘,可也相差无几。记忆力出奇的好,不知怎么地,还凭空多了一副好身板,力气大得不行!


这下王大壮不傻了,可王大壮却开始了装傻。一来是不想表婶告诉自己那个便宜老爹,自己天萎病好了,对这样的父母王大壮早没了感情,即便当初给表婶塞了大几万块钱;二来,王大壮是舍不得村里的姑娘妹子啊......


“大壮,你没事儿吧。让表婶瞧瞧,”正在意yin的时候,李梦露居然走了进来。


王大壮吓了一跳,慌忙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二弟上,即便如此,异军突起的地方依然分外明显,王大壮微微侧了侧身子。傻乎乎道:


“表,表婶,你,你咋来了呢?”


李梦露打开灯,手里多了一瓶药酒,脸上挂着两分担忧。


“来,摔到哪儿了?表婶瞧瞧,这是表婶从娘家带来的药酒,效果很好的.....”


王大壮哪里有心思听李梦露的话?一对贼溜溜的眼珠子全在李梦露曼妙的身躯上打量了。


刚刚沐浴过后的李梦露,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甚是清新,配合着一条碎花长裙,长发自然垂下,两颗水汪汪的大眸子说不出的桃花春意。微微一弯身子,两颗硕大的木瓜垂了下来,尽现眼底!


两颗粉红色小蓓蕾明显还带着微微的水嫩之色,“咕噜”,王大壮吞了一口口水儿,哈喇子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


“大壮,怎么了?”李梦露察觉到王大壮异样,顿时抬起头来,顺着王大壮目光才知道自己刚刚洗完澡还真空着呢。俏脸微微一红,不过旋即又恢复了正常。


一个傻子又能明白什么呢?自嘲般的笑了笑,看来自己是想男人了。李梦露暗骂了自己两句,突然起了调戏之心。本来嘛,傻子哪里懂人事?就算懂又能如何?不还是天萎吗?硬不起来还想日女人?


王大壮不明白李梦露为何突然坐到床边,翘臀挨着自己大腿边坐了下来,一股异样燥.热传来,不知为何,二弟又硬了两分。


“呵呵,表,表婶...你好美...呵呵...”王大壮依然傻里傻气冲着李梦露呵呵直笑。


李梦露抿嘴一笑,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美了,不然十里八乡的男人怎么会打自己的主意呢?尽管是傻子的夸赞,李梦露依然很满意。女人嘛,有几个不爱慕虚荣?


“大壮,表婶真的很美吗?”李梦露又朝王大壮靠了靠,多了两分狐媚。


“美,美。表婶当....当然美.....”说着,王大壮嘴角又流出了一长串哈喇子,双眼紧盯着李梦露硕大的木瓜,小腹突兀升腾起一股无名怒火。


李梦露闻言“咯咯”直笑,忽而道:“大壮也知道看女人的木瓜了呢,嗯,有出息。”


“表,表婶,为...为什么,你的奶奶比我的大呢?”王大壮紧跟着冒了一句,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扑哧!”


李梦露闻言顿时大笑起来,笑得花枝招展,捧着肚子一阵大笑。


这一笑不打紧,可白白便宜了王大壮,硕大山峰经过挤压,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轻轻摇晃起来,看得人血脉喷张,几欲走火!


“表婶,你...你笑我做啥呢....”王大壮哈里哈气摸了摸脑袋。


李梦露止住了笑,突然拉动了一下领口,露出一大片洁白来,“大壮,表婶木瓜很大很软哦,想不想摸一摸啊?”


王大壮呵呵笑着,心思急转,这么好的机会摸还是不摸呢?李梦露也是个苦命的主儿,刚刚嫁到村里一个来月就死了丈夫,村里人都说李梦露克夫,别人不知道,李梦露还不知道吗?


都是根生那人把持不住,见自己美貌漂亮,一连几天不出门的在家里干自己,自己倒也爽了,根生可就完了,落了个精尽人亡。


“他死了倒是轻松了,可苦了老娘了,白白守了这么些年活寡!”李梦露心里有些不爽,抬头看了看王大壮。


孩子长得很是英俊,眉清目秀的,身高得有一米七五样子,虽然才二十出头,可身板儿健壮啊。可惜了,是个天萎。不能行.房。


天萎本来就够倒霉的了,最后一个雷“咔嚓”一声下来,把脑子也给整得不灵光了。加上被父母抛弃,李梦露便动了恻隐之心,对王大壮格外好。


王大壮不知表婶心中怎么想的,自己心里倒是琢磨了好一阵。只一看便知表婶动了春心,乡村里嘛,没打牌喝酒K歌,孤枕难眠,不想着放炮又能干嘛呢?


“不摸吧,那老子就真傻了,表婶那个确实很大。摸吧,很容易露馅儿啊。”王大壮不傻,要不小心走火了,这天萎的事儿可就名不副实了呢....


“管他呢,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天萎好了,小爷不还能装傻充愣么?奶奶的,摸,一定要摸!十八摸....”


“呵呵呵,表,表婶,摸,我摸....”王大壮流着哈喇子,一脸愣笑,紧盯着李梦露的木瓜,确实好大啊,胀鼓鼓的,又没戴咪咪罩,晃来荡去的好不诱人。


李梦露闻言从思绪中回复过来,俏脸微微一红,要别人说这话,非得一大嘴巴扇过去,可一看是傻子表弟,也就释然了。


想到王大壮的可怜,再想想自己的寂寞难耐,轻轻解下了半边衣带,顿时间,一坨白花花如同大馒头一样滑了出来,左右两边两颗红彤彤的小樱桃挂在上面,轻轻震颤。


“大壮,来,把手放在上面。表婶让你摸摸......”李梦露抓起王大壮的手轻轻摁在了的木瓜之上,“嗯...哼....”


木纳的王大壮跟随着李梦露的步骤,终于按上了那一团柔软,果然很大很柔,富有弹性,一股温热传到掌心!


搓,揉......


“嗯哼....大壮,用点儿力...”李梦露春心大动,敏感部位被人轻轻抚弄,一股燥.热迅速涌遍全身。


王大壮依然呵呵傻笑,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一般,听说要用力,双手赶忙加大了力度,狠狠揉搓了起来,眼看着两个大馒头变成各种形状....


“嗯哼,大壮真乖.....”李梦露有些把持不住了,下面已经开始哗哗哗的流水了。


王大壮却突兀的停了下来。


李梦露不明所以,睁开迷醉的双眼看着王大壮,见其表情有些异样,连忙问道:


“大壮,你,你怎么了?表婶摸着不舒服吗?是不够大吗?”


王大壮暗暗贼笑,却依然摇了摇头,神色黯淡,甚至带着几分伤心。


“那又是怎么了?”李梦露接着道。


王大壮突然低下了头,伤心道:


“表....表婶,大壮,大壮想妈妈了,妈,妈妈以前就给我吃木瓜的,摸着吃木瓜,摸,摸着表婶的奶,大壮就想,想妈妈了....”说着说着王大壮居然抹起了眼泪。


“呃?原来就因为这个啊?”李梦露闻言顿时就轻松了,本以为王大壮想他娘了,没想到只是想吃木瓜了,吃木瓜不挺好吗?自己不就是现成的吗,就是没木瓜水...


李梦露扳起王大壮的肩膀,水汪汪的桃花眼像是会说话一般,“大壮,既然你想吃木瓜,那就吃表婶的吧。表婶的奶好,不仅大,而且软,比你.妈.的还大哦,来,吃吧....”


“真....真的?”王大壮睁大了双眼,一脸欣喜,回过头来伸出手去,像是掂量货物一般,抬了抬李梦露的山峰,若有所思道:“好像,好像表婶的奶真的要大一些哦,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了....”


李梦露妩媚一笑,“好不好吃,你吃一下不就知道了么?”


“嗯,表婶,那,那大壮就吃咯?”王大壮煞有其事的盯着李梦露胸前的两颗小红点,双手不自觉的搓了起来。


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起码D罩.杯去了。圆润饱满,轻轻一晃波涛汹涌,绝对的胸器!


“吧唧,吧嗒,吧嗒....”王大壮从床板上坐了起来,双手掌控着两个大馒头揉啊揉,搓啊搓。


突兀的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含住了小樱桃,使劲儿吮.吸。发出吸溜的声音来。


“嗯哼,嗯....”李梦露娇躯一震,胸前又是一阵震颤,胸前传来的异样感觉促使体温急剧上升,一股燥.热蔓延四肢百骸。双腿不自觉的夹紧了两分。下面的水似乎开始泛滥了。


王大壮乐得心里一阵贼笑,傻人有傻福这话怎么说来着,太爽了,装傻都能摸咪吃木瓜,天下哪儿找这么好的事情啊?


小弟坚硬如铁,王大壮渐渐也把持不住了,由一开始的猛吸变成了舔,挑,撩,原本粉嫩分的小红点上面裹了一层口水儿,慢慢坚挺了起来。


“砰!”


不知是王大壮用力过大,还是李梦露身体酸软,一时失控,倒了过去。王大壮自然而然趴在了李梦露的肚皮上。


“咿呀....”李梦露一道蚀骨销.魂的呻吟传来,王大壮不自觉又硬了两分,趴在胸前忙的不亦乐乎,这可是吃木瓜啊.....


小房间内,喘息声越来越粗,李梦露完全忘记王大壮是个傻子,情不自禁搂住了王大壮虎背,结实而有力。


嫩白如莲藕般的小手臂轻轻滑下了王大壮裤裆处,那个东西能够填补自己的漏洞,这个李梦露还是知道的。


此时王大壮也正在兴头上,玩耍着两只小白兔,一搓一揉,俨然一副调情大师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儿傻样儿呢?


“啊.....硬了!”李梦露突然惊醒过来,死死拽着王大壮二弟不松手!


“糟糕,被发现了!”王大壮醒悟过来,亦是叫苦不迭,也没想到李梦露居然会抓着自己二弟,这下玩了!


“呵呵,表,表婶,我,我要吃木瓜....”傻人有傻福,关键时候,还得装傻!王大壮一如既往流着一嘴的哈喇子,怔怔的盯着李梦露的木瓜。


李梦露却如遭雷击,大壮不是天萎么?怎么就硬了呢?


“大壮,来,把裤衩脱了,表婶看看。”说着也不管王大壮作何,径直扒下了王大壮裤衩。


突然,“啪”的一声,坚硬如铁的二弟反弹回来,弹在王大壮肚皮上,一声脆响!


却看二弟威风凛凛,好不霸道!又长又粗,都快赶上李梦露的小手臂了!


“啊,咋这么大呢?”


▼▼▼▼▼


由于微信篇幅所限,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最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后面劲爆内容!!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