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送上门你还想跑掉吗?

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送上门你还想跑掉吗?



A市,一线城市最耀眼的明珠。

OLM牛排馆,位于A市最繁华的商业街。

“夏先生,我不能答应你。”诸葛草左手刀右手叉,说话分贝略高。

能在这里吃饭的人,兼具有钱有权还得有势。

诸葛草散着一头乌黑头发,穿着很普通。

让众人加重几倍好奇心的,便是坐在她正对面的男人。

夏炎君, A市乃至上流社会有名的混血儿黄金单身汉,除去多金有才帅气之外,在英国还被女皇亲自授予伯爵的贵族身份。

两个人竟然能够坐在一张饭桌上吃饭?于是,某女子的身份在众人的眼里越加显得扑朔迷离。

夏炎君闻言,抬颌,嘴角抿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双手轻拍。

“啪啪。”

有两黑衣保镖似的人便抬了一个古朴大箱子过来, “咚”沉沉落下,一人打开箱子。

满箱子的银元宝,亮闪闪,晃眼,摇心。诸葛草只感觉自己的意志好像有些不坚定了。

“如何?”启唇,夏炎君问。

诸葛草抬头看着这集合了混血儿优点的男人,咬着牙硬着头皮: “夏先生,这事,真的不是你想那么简单……”

“啪啪。”有人继续的抬上一个箱子。

“诸葛小姐,每一个箱子里是一千克的银元宝两百个,折合人民币八十万左右。你若不够,我便再加,加到你同意为止。”夏炎君微笑。

望着脚边的两个大箱子,感受着对方财大气粗的架势,诸葛草捏了捏自己的衣角,深吸一口气: “夏先生……”

这回不啪啪啪了,夏炎君点点头,一个眼神,下边的人直接改成又抬了两个大箱子上来。

这一回,是四个箱子,大约三百多万。

“啪!”这回轮到诸葛草啪啪啪了,她猛拍桌子,豁然站起,圆目瞪着正对面风度翩翩的男人,咬牙切齿:“你为什么要用银子!”

为什么,为什么,若只是数字或者纸钞,别说三百万了,就算是五百万,一千万她现在也不会那么痛苦了!

璀然一笑,宛若白莲绽开,明媚了整个黑夜。夏炎君示意下边的人继续抬了两个箱子上来,这才缓缓道: “我听闻诸葛小姐,最喜便是银子,不知我的方式,可喜欢?”

喜欢,喜欢,简直要喜欢死了!

诸葛草恨不得扑到上面去啃啃那些银子,只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儿。

一共六箱,约莫五百万,对方舍得砸钱,还投其所好特意换成银子,可见诚意。

诸葛草眼眸在那些元宝上转了转,最终心一狠,望着正对面一脸风轻云淡的男人,一字一句道: “找得到我,算你本事。请得动我,算你能耐。今夜子时,不见不散。”

说罢,她也不顾那些银子,不等他回话,潇洒离去。

候在夏炎君一边的一男子,西装革履,看着诸葛草消失在拐角处,不顾那些投注过来惊讶的目光,俯身在夏炎君耳边: “主子……”

拿起白洁的餐布擦了擦唇角,夏炎君看了眼满桌未动过的美食: “按计划进行。”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这繁华的都市,也有许多的角落隐晦着诸多光怪陆离的事儿。

与古时代不同,现代的人崇尚科学,诸多事儿都会用科学现象来说服自己。

从餐馆走出来,诸葛草就近原则选择了一家普通店面,点了一份糖醋排骨盖饭,填饱肚子。

就像她对夏炎君说的,找得到她,算他本事。只有真正在业内混的两人,才知道她是老子关门弟子。

对,留下《道德经》的那个老子,她的师傅。

啃完几块排骨,诸葛草回想着当初她师傅将被父母遗弃的她从墓地抱回时后的生活,心头一暖。

三年前,她师傅说是历练她,便让她到处去墓地转悠转悠收个鬼改改风水什么的。

干了一年,小有所成。

一年前,她师傅掐指一算,说是要出一趟远门,短则三年,长则五年才回,并给她留了一笔小钱。

叮嘱她,期间若是没了钞票,也是可以做做小本生意买卖。

比如给人看看风水,收个恶鬼什么的。

于是诸葛草踏上了,混吃等师傅的漫漫长征路。

师傅留的小钱交了房租,过了一阵子后,她便过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

时不时的就去找个小活儿做做,一般都是业内的人介绍来的金主。

只不过这回,业内的人竟然是给她请了那么大一尊佛,她诧异之余还有一丝欣慰。

自己的能力能够得到业内的承认,也是一件令人颇感欣慰之事。

满意的结账,提了三斤猪肉回去,诸葛草打开了门也不开灯,进了屋直接将猪肉看也不看的扔向一个角落。

角落便传来了欢快似婴儿的嬉笑声,紧接着便是猪骨头被嘎嘣咬裂的声音。

“我接了个单,是个金主,五百万两的银元宝啊……”一屁股坐在一张藤椅上,轻悠悠的晃荡着,诸葛草半眯着眼,对着角落的黑影说。

“等会儿,你就跟我一同出去,要是个恶鬼你能解决就你上。要是你不行,你就给我拖着,我来,做完这笔,我有一阵子可以休息了。”

“嘤嘤~”

子时。

诸葛草如约来到了 A市的明珠建筑,MIG集团。

夏炎君早早等候,见远处的她束起了马尾,背着个小书包,嘴角一弯,上前时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朵红玫瑰,献上花: “晚上好,诸葛小姐。”

眼波无澜,诸葛草接过玫瑰花,鼻尖一动嗅到了花香,神情淡淡: “我记得玩浪漫是法国人的事,夏先生想吃嫩草?”

一笑,转过身,夏炎君走在前面,似未听见她的调侃: “跟我来,我亲自带诸葛小姐去。”

抬头,看了一眼整栋建筑散发着七彩光芒的 MLG集团,诸葛草右手往后伸掂了掂书包里的某个生物,确定无恙,踏步跟随。

她倒不怕人家图她个啥,若是正常人儿,还真的不能伤她几分。就算是恶鬼,想伤她,也得颇有些能耐才可以。

有恃无恐,便是这个意思。望着前面那道略显得伟岸的背影,诸葛草将手中紧握的玫瑰插在了书包的侧边。

其实这还是她头一次收到男生送的玫瑰花呢。

穿过阴暗又空荡的地下室,走到一门前,夏炎君摁了几个码,门开了露出了里头往下弯曲又延伸的阶梯。

“这是当初盖MIG集团时发现的殉葬场,为了如期完工,不制造必要的麻烦就隐瞒了这件事,整栋大楼就这样盖在了这殉葬场上。我已经找人超度过,只不过里头还有个大的,还需劳驾你亲自动手。”夏炎君走在前面,手机开着灯照明。

诸葛草沉默的跟在身后,听他说着,目光有几分好奇的落在他身上: “你不怕?”

殉葬场,顾名思义就是死人堆。换做是个谁,若是见到了成堆的白骨森森,或多或少会一些惧怕才是,更别说见到了恶鬼。

夏炎君的反应,就像是去会见一个态度并不是友好的朋友似的,轻松自然。

耸耸肩,夏炎君的笑容很赞,转过头看了看诸葛草: “倒是你,一个小姑娘的,怎么的都不怕?”

“我打小便见这些,习惯了。”诸葛草说。

“若非亲眼见到,我都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真的会有鬼怪,一直都以为是无稽之谈。”夏炎君说,带着她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三层阶梯。

越往下越是阴冷,敏感的诸葛草已经隐隐感觉到了煞气。

“等等。”诸葛草说。

夏炎君扭头看她,正欲开口,手机的灯突得一暗,周遭一下子便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无比适应黑暗的诸葛草,抬头看见神情略有几分慌乱的夏炎君,一下子便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怕,我在。”

夏炎君笑了,定了定神: “看你一个小姑娘那么大的能耐,有点惭愧。”

他似乎很爱笑,虽然笑起来的确蛮好看的。

诸葛草稀里糊涂地想着,却也缓缓的松开了他的手腕,将自己书包的拉链拉开,放出自己饲养的恶灵。

“嘤嘤~”

突然的声音又是惊得夏炎君一吓,加之他又看见了一双大如铜铃的绿色眼眸,他一下子就将正开口准备给恶灵下指令的诸葛草一把抱住: “别怕,别怕。”

诸葛草一怔,刚才她还说过叫他别害怕,现在轮到自己被他安慰了,真是风水轮流转。

怀抱很温暖,他的身上很香,关键是这个怀抱很大很宽厚。

诸葛草被抱得懵逼了,直到腿边的恶灵提溜着一双绿汪汪的扯了扯她的裤脚,她才从这个怀抱中钻出脑袋看着面如死灰的夏炎君。

“这……你别动……我来。”夏炎君说罢,就要伸出腿踹。

“这是我养的宠物。”诸葛草脱离他的怀抱,弯腰抱起恶灵:“若是有小鬼,便是它的点心,平时我就是拿那些喂它的。”

听闻,夏炎君面色古怪的点点头,目光在那恶灵暴露出尖锐又白洁的细牙上走了一圈,强做无事转过身摸索着继续往下走: “还有两层,就到了。那些尸体我都叫人处理干净了,有一些能超度的我都超度了,超度不了的应该还在下面。”

诸葛草知道他很害怕,可她很好奇,为什么他那么害怕还要跟着。

“你不怕恶鬼伤了你么?”她问出了心中的困惑。



“我身上有家传古玉,有驱鬼辟邪之效,故而我现在都平安无事。让你一个小姑娘去,我多少有一些不放心,虽起不了什么作用,但能帮得上的话我可以帮一帮。”

这话,听得很温暖。他做的事,也很让人容易产生好感。

诸葛草抱着恶灵跟在他的身后,心扑通扑通的加快了几个节奏。

几个呼吸之间,便走到了底部。

诸葛草在夜间的视力很好,这着实给她省了一笔电费。

“你在这里等我。”将恶灵松开,任由它到处探探,诸葛草走向最近的一个坑洞,想大概的估测一下深度,看看里面的骸骨。

“一共是九个坑洞,每个坑洞都死有孕妇九九八十一个,怨气滔天。在这九个坑洞包围之中,还有一个最深的坑洞,因为到了这里基本都见不了光,所有的通讯设备也会失灵,暂时还没人能够进得了那个坑洞。”夏炎君没有听诸葛草的话,跟在她的身后。

双眼适应了黑暗的他,低头看着娃娃脸的诸葛草,抿唇一笑。

“你见到的那些东西,也都是这样的吗?”夏炎君指了指坑洞里的骸骨。

大部分都是穿着古装衣服的孕妇,而这些孕妇都有一个特征,皮包骨,小腹隆起。

一具接着一具被叠着,面目狰狞,显然死前都看见了可怕的事物,经历了可怕的遭遇。

诸葛草看了两眼,又眺望了远处的那个坑洞,面色不禁凝重起来: “夏先生,你盖集团的时候死过多少人?”

“四十九个。”夏炎君皱眉:“怎么了?”

“夏先生,你怎么做生意还没有赔死?”夏炎君抬头看他,一脸困惑。

夏炎君不解: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近几年A市开发,将一些大楼盖在了人家的墓地上,犯了风水,盖楼的时候死几个人接着生意赔个血本无归。一夜破产,屡见不鲜。你这集团盖的时候死了那么吉利的数字,怎么还不见你赔的?”

诸葛草说,又指了指远处的那个深坑: “我实话跟你说,我没办法,那个坑里养的东西,一个得罪你我骨头都没得剩。这明显超出了我能力范围之内,你得让我再修炼个几年,或者请我师傅。”

夏炎君西装革履,正儿八经的帅气潇洒着,双手插着口袋,听了她的话,皱眉: “既然死了那么吉利的数字,按理来说,我也是该赔本的,可这两年我倒是赚了不少,真是奇了怪。”

吹了个口哨将吃得饱饱的恶灵给召回,诸葛草再看了看这位帅气的金主,转过身打算是走了。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公司最近应该有不少职员失踪了。只要凑够了四十九条,他应该要出来祸害祸害。我是看你人不错才跟你说那么多,按照我说,你还是早点儿的远离好……”往楼梯走去的诸葛草,脚步不带停。

背对着他的夏炎君笔直站着,嘴角邪魅一扬,一双褐色的眸子在黑暗之中忽的腥红一闪。

远处的坑洞本就煞气冲天,诸葛草本认为这一时半会儿都不会有什么动静。不料才走到楼梯口,她的背脊就感受到了入骨的森冷。

能入骨森冷冷的,唯有煞气。

不好,夏炎君还在后面!

一扭头,诸葛草便见夏炎君对着他伸出手,面上是焦急的神色,张开口正欲说什么,却像是被人卡在喉咙只张嘴不发声,身子直直往后面的坑洞倒去。

将手中的恶灵像是扔保龄球似的一把抛出,诸葛草几乎不带犹豫的扭过身冲向夏炎君。

她与恶鬼打交道,近几年也做了几笔生意,可从未让雇主出过事,也不曾让雇主为了她而出过什么事。

夏炎君有着温柔的笑,对着才照面的她,话语温柔如风,笑容如阳,博得了她的好感,眼下她生出了几分焦急之心,不想他出事。

恶灵发出 “嘤嘤”声,直奔远处那在黑暗中还翻滚着的煞气,被那煞气一巴掌给拍回。

诸葛草的动作还算快,一把拽住了险些就掉进了坑洞的夏炎君。也不知哪儿生出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拉回,看着坑洞里那些宛似活过来伸出手向上张牙舞爪的孕妇,冷汗从额头滴下。

若是晚一秒,夏炎君跌进去便会被这些利爪撕得粉碎,那时候这儿便又多了一丝亡魂。

“你……”吞了吞口水,踹了两口气,夏炎君正要回头看身后的夏炎君,被一股力拍飞。身子撞在水泥墙上,摔落在地,震得她耳朵直嗡嗡。

“我……”诸葛草抬头,啐出一口血,看着那团煞气中心的一双腥红眼眸,再看昏迷倒地的夏炎君,深吸一口气:“你想怎么样?”

那团煞气还未成人型,瞪着一双巨大的腥红眼眸,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 “既然来了,都给我留下!”

话音刚落,煞气率先对着昏迷倒地的夏炎君扑去。

诸葛草哪里肯,将食指含在嘴里一咬牙,气沉丹田硬生生的逼出一颗滚圆的精血,嘴里念着自己师傅教过的咒语,手掌反拍一道金光对着那煞气轰去。

同时强忍胸口五脏的不适,起身跑向夏炎君,赶紧召回恶灵一起拖动这个足足有一米九的大个子。

恶灵毫不犹豫的将夏炎君全部的重量压在了诸葛草的后背。

身子一沉,又是啐出一口鲜血,诸葛草暗骂: “啊,要你何用,给我抬腿。”

恶灵委屈的嘤嘤了两声,赶紧儿的大嘴叼起夏炎君的双腿儿。

一人一兽竟然在那金光消失之前,就这样的将夏炎君给拖上台阶,且成功的走过了第一层。

那煞气因自己的大意被打伤,腥红的大眼一眯,将一团煞气挥向离她们最近的一个坑洞里的孕妇。

原本只在坑洞里张牙舞爪的孕妇一个个好似活了过来,手脚凌厉的全部开始站了起来,并用最快的速度爬出了坑洞,冲向诸葛草。

“嘤嘤~”恶灵急了。

“别叫,你怕个屁,都是鬼东西!”诸葛草一扭头便看见十几具孕妇匍匐爬来,面色难看。

这夏炎君,可真沉啊!

早知道,还不如不让他来呢!

两个念头快速的闪过诸葛草的脑海,想归想,她的脚步也是没闲着,硬生生的把他又拖了两个台阶上去,然后将他直接扔在一边。

“真的是……”一屁股就坐了下来,诸葛草忍不住的喘气,抬眼再看下面密密麻麻就要爬过来的孕妇。有密集恐惧症的她,险些没给直接吐出来。

“你丫的死了还不得安生,虽然我奈何不了你,可我要动真格的,你也奈何不了我。”站起身,踹了一脚缩在一边瑟瑟发抖的恶灵,诸葛草站在台阶上扎了个马步,对着远处气势不弱道。

“你扰我清静,还敢口出狂言,不知死活。”那煞气也是来了脾气。

“嗯哼。”冷哼,诸葛草扯开衣襟,将自己系在脖子上的一个小型铜制八卦给拿了出来。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装饰品,这可是他师傅去找伏羲专门要的,号称宇宙霹雳无敌盾牌。

基本来啥不是反弹就被强压,没个一丝丝商量余地。

不过这东西在诸葛草手中还真的就是个盾牌使使的,除去让那些孕妇不敢逼近之外,依照她现在的能力还发挥不了别的作用。

“恶灵,给我过来。”诸葛草冷眼扫过那些已经不敢往前的孕妇,视线转了一圈落在了缩在一边的恶灵身上。

“嘤嘤~”恶灵摇摇头,继续瑟瑟发抖。

气啊!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货平时白让她花精力时间养肥了,关键时候屁都不蹦一个,一点忙也帮不上。

深吸一口气,诸葛草在自己食指原先咬破的口上又咬破,挤出一颗精血: “想不想要?”

“嘤嘤~”恶灵猛然扑向她的食指。

你个吃货,回去我让你好看,我保证把你饿三天啊!狠狠地饿三天!诸葛草拧牙。

将吸食了自己精血的恶灵当做一颗巨大的保龄球,诸葛草提在手心,来回晃荡了一下,对着远处的孕妇重重砸去。

恶灵不负她欺望,一扫一大片,发挥了自己的作用。一下子,让诸葛草的密集恐惧症稍微的好一些了。

煞气怒了,却见她的身前浮着一张巨大的八卦图又有一些无可奈何,怒吼了两声,几道煞气冲向不同的坑,于是爬上来更多的孕妇。

“哎呀吗啊,我不陪你玩了。”一见对方鬼多气足,诸葛草果断转身,将夏炎君艰难的扛在自己肩膀上开始往上拖。

这种时候绝对不是逞能时,若夏炎君不在,她早就跑了。只不过带着夏炎君,她要稍微的遭罪一些,还要拖着他,确保他平安无事。

身后有八卦护着,眼不见不净的诸葛草专心的拖着某个男人艰难的一步步往上迈动脚步。

“嘿咻,嘿咻……那么多钱,嘿咻,也没用,嘿咻,还不是要我救你,嘿咻,你还不如不来呢,我不要银子了……嘿咻……”

也不知道作了什么法,那些骷髅孕妇在台阶倒数第三节就不再往上,只在下面叫嚣。

诸葛草对此,还回过头做了个鬼脸。

将夏炎君成功拖出地下室时,诸葛草将他扔在一边,坐在地上擦着汗水直直喘气。

“谁在那里?”



远处有人声,是巡逻的保安。

见了鬼物,见着活人,难免兴奋。诸葛草还来不及兴奋,就被一干保安给包围。

本以为得到解放,但下一秒她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保安将她包围,见夏炎君倒地昏迷,她衣襟凌乱,压根儿也不给她啥解释机会就直接送到警察局接受审讯。

“我说了,是他约我的……我绑架他?有没有搞错,你看看他一米九耶,我才一米六几,他绑架我还差不多!”

诸葛草望着跟前这对有着好基友面相的警察,说。只不过那警察看上去并不是那么想的,拿着笔哗哗哗在纸上写着。

“那就是下药了。”一警察看了一眼纸上写的可能性,说。

“我……你怎么越说越离谱,我没有下药……我……”

“算了算了,你爱咋想咋想……对,我轻薄了他……对,强X未遂……哎?等等!”

有力气无力的趴在桌子,诸葛草颤巍巍地端起那已凉的白开,喝了一口,继续耷拉着脑袋。

一个晚上,她就成了偷窥夏炎君美色,伺机准备多年,强 X未遂的色女了。

清晨微微凉,审讯了她一晚上的警察打着哈欠离开了。而她蹲在牢里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保释了出去。

来保释她的人,不是别人,是夏炎君。

“诸葛小姐,真是抱歉。”夏炎君亲自的将她从警察局保释,请她上车,脸上挂着歉意的笑。

背着个大汉爬了足足六层楼,一上来就被抓进去审讯了一晚,一分钟也没合眼的诸葛草面色阴沉的上车,坐上车双手相环一言不发。

“昨晚的事……多亏诸葛小姐……我好像给诸葛小姐造成了麻烦。”开着车,夏炎君说道。

视线在他那白皙修长的手指一扫而过,有手控的诸葛草扭过头冷嘲: “昨晚的事儿小,今日你若不亲自来,我就是那强X未遂,良男出门惶而避之的重点对象了。”

“我的错,我请诸葛小姐吃饭,顺便谈谈昨晚的事。”他说,语气诚恳,态度满分。

前面红灯,将车停下。透过窗户的淡金色阳光落在他身上,侧脸像是镀了一层光芒,从额头至下巴,线条自然完美,无可挑剔。

只看了他一眼,诸葛草本想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嘟囔着: “长得还真不错……”

与颜值高的人吃饭,再难下咽的食物都能吃下一两口,更别说饿了一个晚上加体力消耗过大的诸葛草了。

夏炎君坐在她的对面,姿态优雅,风度翩翩,时不时夹一筷子的菜送进嘴里咀嚼。

视线平和的落在她那基本都张着不断塞进食物的嘴,看着盘子一个个空了,贴心的加菜,还给她续上饮料。

“别看我能吃,那是我饿了很久了……”塞了一口青菜,诸葛草说,然后又勺子舀了一大口鲍鱼海参汤,含糊不清道:“我昨晚背你,真的累死了……”

不是封闭的雅间,而在这里吃饭的非富即贵,作为上流社会深受女性关注的夏炎君,很快就被几个因家族合作需要认识的女性认出来了。

“炎君,哎呀,你怎么……”一穿着淡蓝色绣凤金扣锦袍的女子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方白色绣帕,捂住了口鼻有一些嫌弃的看了看狼吞虎咽的诸葛草,素眸又转向夏炎君:“带不适合的人来这些地方吃饭?”

诸葛草抬头,见是一容貌清丽,乌黑秀发用一支玉簪高高盘起,身材姣好的女子。

无视了她脸上那掩不住的厌恶,继续低头喝了两口汤,随之扯过纸巾擦了擦嘴: “夏先生,我吃好了,如果你还想跟我谈什么的话,麻烦你先开个房让我好好睡一睡。”

“嗯,好。”夏炎君微笑。

一进酒店,冲了个热水澡,也不顾自己还湿哒哒的头发,径直的扑向了柔软的床。

身体还是正常人的身体,一碰见舒适的床,诸葛草当即沉沉睡去,毫无防备。

恶灵慢慢显出原形,见自己的主子睡的老沉意识到自己的午饭是没着落了,嗷唔了两声便也躲在一角落休憩。

踏进房间,敛去了自己全部气息。夏炎君与诸葛草看见的判若两人,此刻的他浑身仿佛笼罩在一层黑雾之中,一双眼眸腥红如血。

他抬头看了看那睡在角落的恶灵,慢慢对着她的光洁的后背伸出手,但在靠近她身子不到一米处,便被一道白光给打了回来。

白皙的手指仿佛碰了浓硫酸,被大面积腐蚀,暴露里头黑色发亮的骨节。

他果然近不了她的身。

眼神扫过她那沉睡的侧脸,夏炎君忽然想到了昨晚她气喘吁吁背着他爬上楼梯的场景,心中浮出一丝道不出的微样。

房间,静悄悄。

诸葛草感觉自己的头皮很舒服,有人在轻柔揉搓她的头发 ……

唔?

猛地睁开眼,诸葛草看见了坐在床边正拿着浴巾擦拭她头发的男人。

“你……”

夏炎君微笑,温柔的一塌糊涂,扬了扬手中的浴巾: “给你端了杯热牛奶,见你睡着了,头发还湿漉漉。这样睡觉对身体不好,就想帮你擦干,没想到弄醒你了……”

“哦……”心头一阵暖流,诸葛草说不敢动是假的。她装作若无其事,扭过头,想稍许的调整一下自己,突然意识到,TMD她没穿衣服!

砸了床上的两个小抱枕,诸葛草气呼呼的鼓着脸抱着被子把门重重关上。

诸葛草站在门外,无奈的笑了笑,想了想,伸出手指敲了敲门: “诸葛小姐,我发誓,我真的什么也没看见。”

“滚。”清冷高傲的回复。

诸葛草将脑袋埋进了被子,回想着刚才自己醒来时的样子。被子被拉到了腰部以上,湿漉漉的头发全在他手上,也就意味着半个肩膀是暴露的 ……

热腾腾的牛奶摆在床头柜,破旧的书包边插着一朵已经开始枯萎的玫瑰花。诸葛草翻了个身,发现自己有一些失眠。

深吸两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她开始背诵般若波罗蜜。

“夏先生,昨晚你也看见了。若是我有法子,我肯定就出手了,不至于你我都整的那么惨。”诸葛草已恢复精神,坐在桌边,清清冷冷道。

夏炎君嘴角一直都扬着得体优雅的笑,露出几颗白白的小牙齿,赏心悦目。

“我知道诸葛小姐的难处,可在这行,我着实找不出比诸葛小姐还能擅长处理这些的人了。”他为难道。

被捧了,有点飘飘然。诸葛草抬眸看了他一眼,唇角微扬: “这话不是那么说,其实还是有很多人比我厉害。只不过他们都谦虚,剩下个我比较不要脸。这个,我跟你说,我真不行,我能想到的就我师傅了,若是他老人家在,分分钟灰飞烟灭不在话下的。”

拇指间在杯沿滑过,夏炎君叹气: “那我就不为难诸葛小姐了,那些银子,我已经派人送到诸葛小姐的住处,是昨晚的酬金。”

“不用。”心一跳,想到了明晃晃满箱子的银子,诸葛草端起茶抿了口,强忍自己想收下的冲动:“我什么都没做,倒是给夏先生增添麻烦了。”

“我虽不知昨晚的险境,可也知道诸葛小姐一定费了不少力气。这银子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怕只怕我以后可能多有麻烦诸葛小姐了。”夏炎君这话说的很间接。

诸葛草想都了昨晚自己的精血,想到了他有一些温柔的小细节,再看看面前的这张俊脸,心中徒生几分不忍。

“夏先生,你真的不考虑把你的集团换个地方吗?”她问。

夏炎君摇摇头: “诸葛小姐,MIG所在的地段是最好的,你要知道,就算我搬了,别人也会买下这栋大楼。”说到这儿,他抬头目光坚定,直视诸葛草:“我不想祸害他人。”

抱着恶灵回去后的诸葛草,面对着满屋子的银子,坐在老人椅上晃晃悠悠,发现自己对银子没以前冲动念头了。

这算得上她头一回任务失败。

失败也就算了,她的负罪感还格外的强。

明明也不关她啥破事啊!

这行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不对劲就得抽身跑得比兔子还要快,毕竟再多的钱财也比不上小命一条。

诸葛草一叹气,望着窗外落进来的阳光,看了眼几乎算得上家徒四壁的客厅,想到了夏炎君的侧脸。

诸葛草二叹气,看着地上摇摇晃晃的黑影,又看了眼窝在角落啃着前些天存粮的恶灵,想到了夏炎君的微笑。

这人其实蛮好的,若不摊上这个事儿的话,保不齐就是幸福安康一生,看他的命也是大吉大利的。

诸葛草三叹气,想到了夏炎君最后那格外装逼的一句话,起身,饶过银子走到一个积满灰尘的大箱子前,掀开,翻。

师傅,这就是你临走前,千叮万嘱说是不要轻易动的法宝?

☺☺ 未完待续……

☺☺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女人我不会放过你的,送上门你还想跑掉吗?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

评论
相关文章
饭局修养

饭局修养

来源:新浪网看一个人的有无修养,从言行就可能知道。中国人大多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联络感情,考验对方。一个人的吃相

参政内幕 阅读数: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