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参政内幕>>当前

乔良将军笑谈特朗普执政后的中美关系和国际大势 (深度长文)

乔良将军笑谈特朗普执政后的中美关系和国际大势  (深度长文)

问题 :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 :只需要点击图片上边的《 参政内幕 》即可!

广受推崇的微信公众号。微信号:lishi12368 小编私人微信:mx28868  商务合作及投稿版权QQ:1198657703

乔良将军笑谈特朗普执政后的中美关系和国际大势  (深度长文)

特朗普完胜希拉里即将入主白宫,这对中国利弊几何?中国又应如何绸缪今后若干年与美国政府的合作与博弈,走好自己的发展之路?特朗普极具个性的竞选表演中展现的施政纲领和改革雄心,能够从多大程度上颠覆美国式传统政治?摆在他面前的种种医治帝国衰落课题有多难解?其在内政外交上又有哪些主要战略选项?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请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将军为我们做出了分析。

明显有利的方面就两点

多数人基于这样的认识:特朗普是一个商人,比较务实,另外他自己公开说他将会放弃美国政治正确那一套做法,准备根据实际情况来处理国家事务以及国际事务,但他务实并不代表他的上台就对中国一定有利。现在可以做出对中国有利的判断只有两点:一是特朗普上台后意识形态色彩不会很浓,相比希拉里搞颜色革命的调门会降一些。二是宣布将终止TPP。

许多中国人对TPP很担心,其实这也没有太大必要,因为就算是希拉里接了奥巴马的棒,搞TPP也未必搞得成。TPP是一个经济合作协议,虽然其有针对中国的政治意图,但美国做为老大如果牵动不了其他国家的经济,大家不能从中获利,那么最终TPP还是会黄掉。因此我们对于TPP的态度既不应乐观,也不必悲观,要冷静观察,沉着应对。现在特朗普上台“黄”掉它,我们照样不悲不喜。对于美国,不管谁上台我们都应该始终抱有这样的战略定力。

未来美国对华战略不会退让

即使特朗普的上台代表了美国产业资本对金融资本的胜利,但特朗普与华尔街那些美国政治幕后的老板们完全闹翻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样会使他的结局很像肯尼迪,美国有这个传统,不管是哪个政党的总统,触犯了资本集团的利益后果都不美妙。同样,特朗普也决不会得罪美国军方,相反,他会和军方走的很近。美国军方已经感觉到自己在军费上捉襟见肘,整体实力的下滑,所以迫切需要选择一个强大的对手,成为他们增加军费投入的理由。那么找谁,最好的选择就是找中国。除了少数理性派以外,这几乎已经是美国军方的共识,所以特朗普上台后,我们对美国会因关注国内经济而收缩战线,特别是在中国的周边问题上退让,不要报以太多的幻想。

美国现在说中国像一战前的德国。当时欧洲的主要帝国主义国家英法俄,都担心战争再晚来几年就可能管不住德国了,所以就借口德奥发动的塞尔维亚战争,对德宣战。而在我看来,现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很像一战前的英法俄,由于太担心中国的崛起,所以老想找机会收拾打压中国。一战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所有一开始就参加一战的国家,没有一个修成正果。两败俱伤,几乎所有的欧洲帝国都打残、打废了,只有大洋彼岸隔岸观火,到大战末尾才加入进来“收秋”的美国,成了大赢家。有这么珍贵的历史经验,美国今天应该而且必须明白,它如果用一战前老帝国的心态来看待中国,认定中国是德国式国家,必欲除之而后快,大家兵戎相见,其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徒使旁观者得利。获利者一定不是中美双方任何一个国家,而是另外的国家。在这些方面美国不要自恃军力天下第一,一味强硬冲昏了头脑。

相反,中国一直对美国宣示一种友好姿态,希望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可美国人秉承传统的帝国式思维,认为中国要跟它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就是想划分势力范围,要把美国从西太平洋撵出去。这是对中国的误解。中国人希望跟美国合作是要互利共赢,尤其是经济层面的合作。美国却担心会养虎贻患,非要撵中国下车。中国对于中国以外的地区没有扩张诉求。美国人就是不相信,所以必然对中国产生战略误判,并在误判的方向投放大量战略资源,这样就会加大美国维护霸权的成本,而这也导致中国不得不对这种美国的错误进行应对,同时也加大自己应对美国的战略投放。因此美国围堵中国的政策害人又不利己,这也看出来美国的政治家越来越短视,缺乏长远的政治眼光。

我国的领导人在与特朗普的接触中应该注意避虚就实,主要就谈利益、利害、利弊,所有的事情都不要绕圈子,把这三点作为和特朗普谈判的基点,如果他真的是个货真价实的商人,他就能从我们的这种合作基点中理解中国的真实态度。

“搭便车”“操纵汇率”是无稽之谈

特朗普宣称中国是操纵汇率国,又说是中国人抢了美国人的饭碗,所以他要让制造业回归,把中国人抢走的就业岗位夺回来。这如果不是无知的话,就是一种煽情的竞选策略。为什么?因为美国工人丢掉的饭碗并不是中国人抢走的,是1971年8月15号美元与黄金脱钩后,美元成了美国最赚钱最廉价的特殊商品,它向外输出美元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利益,这个时候美国中低端产业就当然在自己国内活不下去了。因为在美国生产任何一个产品的成本,都会高于生产美元——一张绿纸的成本,美国的企业难道可以不要利润么,这样美国只好把其国内已经变成夕阳产业、垃圾产业的制造业转移到劳动力密集型的国家去,直至最后转移到中国。在过去30年里,美国人老是说中国搭美国的便车,可我们搭它的车给它交了多少利?美国人可以算一算,近二十年来,中国每年对美国出口上千至数千亿美元的产品,基本都是低端产品:一件衬衣2美元,玩具2美元,然后美国人将这些产品加价10几美元到几十美元不等再卖出去,最后构成美国每年几万亿GDP的几分之一。如此昂贵的搭车费这能叫搭便车吗?特朗普做为一个商人,他真的不懂这些么?操纵汇率更是无稽之谈。没有中美间在汇率上这么多年的默契,美国人能源源不断地享用中国的廉价商品吗?如果特朗普不懂这一点,他就不是合格的商人;如果他懂却偏要这么说,只能理解为他是以此为说辞捞选票。

选中国做对手没有好处

美国总是想选择一个对手好让自己的神经绷紧。但选中国做对手最终将证明是一个失误。因为美国人在跟中国对抗中获得的利益远不如在与中国合作中获得的更大。没有与中国的经济合作,特朗普所承诺的恢复美国实体经济,基本实现不了,因为即使特朗普宣称要对在美国开办企业减税,并对进口产品征税45%,但这仍然无法使实体经济满血复活,因为美国劳动力成本远高于中国这样的国家。有些人美国可以用机器人实现实体经济复活,可这就无法兑现特朗普要夺回就业岗位的诺言,解决美国的就业率问题。如果实体经济恢复不了,特朗普只能重新去跟华尔街和解,那么美国就要从新回到用美元获利的老路上来。而在我看来,特朗普做为一个成功的商人,都并没能理解美国经济的内在矛盾,即恢复美国实体经济与输出美元之间是矛盾的。美国要向全世界提供流通货币并从中获利,他的办法就是要通过贸易逆差方式来实现。而他要恢复实体经济,他的产品就要带来顺差,顺差本身对于通过逆差输出美元利益就是个抑制,所以对这点特朗普似乎还没有想通。所以,特朗普认为是中国人抢了美国人的工作再向美国出口,让美国产生了巨大的逆差——错!美国在过去四十年里,大量时间都是逆差,这是由于美元大量输出自然产生的。美元逆差不是白送给别人的,是通过大量购买别人的产品而造成的,一方面通过购买别人的产品输出美元,以极低廉的价格来享用别的国家的产品,同时又用美元控制世界,这样的情况是四十年来美国的主要获利方式。而这也是成本最低又获利最高的控制世界的方式,这一点在特朗普时代也不可能完全改变,如果改变,美元霸权就不复存在了。

联手俄国打乱中东共享高油价

对于特朗普扬言要把美国企业都从中国撤回去,我认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为什么?你能把苹果撤回去,你能把福特 、通用都撤回吗?何况还有麦当劳、沃尔玛也撤回去么?更深的原因是美国的劳动成本极高,想让中低端制造业回到美国,要么劳动力没有工资,要么工厂主没有利润,你要想让这两项都水涨船高,这些成本就一定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那让美国老百姓怎么受得了,特朗普政府就不怕失去民心?所以这些问题不是美国政客们拍拍脑袋就能解决得了的。高端制造业一直就在美国,但它并不能解决美国太多人就业的问题。那么现在就还剩下一个办法,就是让美国的能源出口复苏,按照奥巴马的说法美国到2021年成为世界上第一大能源出口国。美国的页岩油储量是全世界最大的之一,美国的页岩油技术在几年前获得了重要突破,但是美国产出的页岩油至少要在75-80美元一桶之上,才能获利。这个价格在国际上没有一点竞争力。要让油价上到75美元以上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仗。利用战争手段,把中东打乱,通过打仗来打高油价,全世界没地方拿油了,只好从美国人那儿买,可是现在美国人要想这么干,必须要找俄罗斯,联合俄罗斯把中东打乱,然后跟俄罗斯两家分享油价高启后的成果,这种可能性很大。现在我们已经看到特朗普在向普京摇橄榄枝,真正出现这个情况是非常糟糕的,美俄共同通过能源主宰世界,那么中国就不得不重新寻找自己的新能源方向。但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因为这样一来,俄罗斯也将满血复活,对俄罗斯与美国一样强大的核武库深为忌惮的美国人,难道真的为打压中国,肯付让俄罗斯再度崛起的代价么?何况,普京也不是个头脑简单的人,被美国及西方在前苏联解体后,洗涮了好几把的俄国人,真的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

而如果不打仗,国际油价就不容易起来。只要俄罗斯还在支持叙利亚的话,中东逊尼派国家那些产油国,就会继续与俄对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据悉,美国页岩油气技术取得突破后,共有30000多家能源公司注册,可是从去年到今年叙利亚战争中,沙特与海湾七国联手搞了一个增产降价,就让美国10000多家油气企业倒闭。由此可见,特氏恢复美国经济愿景的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他只有四年的任期,如果他兑现不了竞选时提到的目标,就不可能能连任。

要么接受移民,要么让“灯塔”暗淡

对于特朗普扬言要遣散非法移民,甚至在美墨边境修1300公里的“长城”,我认为,特朗普肯定会说到做到,但如果真做到了,这表面上保护了美国民众的现实利益,却会伤害美国做为“灯塔国”的长远利益。我们知道西方所谓的“自由民主人权”,其中一项重要权益是人的自由迁徙、自由工作。特朗普要搞出一个美墨之间的长城,在国内清除难民移民非法入境者,这些显然有悖于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灯塔国”的道义主张,与美国长期倡导的价值体系发生冲突,也让世人看到美国从它的普世价值观上倒退,何况民主政治本身在此前这场闹剧似的选举中已被撕扯得伤痕累累。如此一来,美国的“民主政治”还有多少吸引力?这将使世界上很多在经济上完成起飞的国家,在政治制度的选择上不能不考虑再三,美欧的政治体制真的是新兴国家未来的方向吗?

“一带一路”比人民币国际化更重要

人民币虽然已经加入了SDR,但是中国今天更重要的任务不是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而是要打牢中国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的根基,人民币的坚挺与否,是否成为强势货币,主要取决于中国制造业大国的地位,当年美元的地位,就是由它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所奠定。我们才刚刚开始,这方面我们千万不要做过头,不要去羡慕美元霸权。一是因为美元霸权有一个漫长的形成过程,中国没有这样的经历;二是美元霸权也是有利有弊的,我们不能只看到币缘霸权的好处,看不到它的弊端。而且现在各国央行已经意识到了,再有十年,我们现在使用的货币就完全消失,那时的货币会演化成电子计量单位,霸权已经余日无多。因此,我们应放眼长远设计出新时代的交易方式,而那种方式同样会产生新的权益,我们应该去谋求这个东西,而不要跟着美国后面再去谋求货币霸权。

眼下中国的当务之急,是要怎么样迈出“一带一路”第一步,现在我们的“一带一路”还只是延续我们已有的在这两个方向的基本贸易,其实更多的还是海上贸易。但“一带一路”真正的重点是在“一带”上,也就是在与中国西线各有关国家的陆地上展开,这是由中国的国情和西线各国国情决定的。中国今天面临制造业产能过剩和人民币存量过高,要解决这两大难题,海上贸易是解决不了,只有“陆上丝绸之路”能帮我们解决。因为西部丝绸之路上这些国家基础设施都比较落后,而中国恰恰是所有新兴国家基础设施问题解决最好的,把我们的实力经验及资本投入到这些国家去,才能既解决我们的问题,也解决这些国家的问题,真正实现互利共赢。

我们不能把“一带一路”简单理解成是为了打通欧亚大陆桥,要在陆上打通一个与欧洲做生意的通道,因为欧洲并不能为我们解决人民币存量的问题,也不能帮中国解决产能的过剩,而恰恰是中国西部的国家既缺资本又缺基础设施,我多你少,这就形成了互补。因此,“一带一路”要锁定具体的目标,要解决具体的问题,而这些国家可以土地、矿产资源、河流湖泊作为中国资本项目的抵押品,换取中国的投资和基建合作;这对各方都是公平交易。

日韩还离不开美国的卵翼

与中国毗邻的两个美国的亚洲盟友,是否会在特朗普任内脱离美国的保护伞?我认为,日韩现在还摆脱不了对美国的军事依赖,首先是日本摆脱不了。因为日本对中国的崛起心怀疑惧,同时又不服气,可它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遏制中国的崛起,所以要依靠美国的力量来对抗中国。而韩国面对朝鲜的压力,美国又不允许它同样去搞核武器,因此它对美国的反导和核武保护有依赖,由于萨德的部署,韩国和中国的关系渐渐要进入一个死结了。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取决于中韩双方的政治智慧和美国在这个问题上介入多深。朴槿惠如果下台,韩国推出一个更亲美的总统可能性大,那么萨德可能还会部署下去。其实我们应该看穿了,萨德系统是一种理论威慑大于实际威慑的反导系统。因为它即使可以监控周边3500公里范围,但它必须与“标准-3”或“标准-5”导弹配合,才能真正发生作用。但美国在西太总共不过100来枚“标准-3”导弹,它能对中国构成多大威胁。如果美国能在西太部署上万枚这样的导弹,那倒是对中国真能形成实际威胁。但一枚“标准-3”,造价1350万美元,美国现在拿得出这么多钱么?特别是美国眼下已是世界第一大债务国的时候?

特朗普曾耸人听闻地说要让日本自己发展核武器。但是,如此大事可不是美国总统一个人说了算的,美国国会和政府包括美军都会对此做出全面的评估:一旦日本拥有核武,日本就会完全脱离美国控制,形同放虎归山,而日本人数十年来,报“美国在二战一箭之仇”的心态一直没有抹去,这样美国就会面临比与中国对抗更为棘手的问题。因此,美国如果真的放纵日本拥有核武与中国对抗,那么除非美国已经衰落得无力支撑局面,现在的美国还远没有到这个地步。

第二任期或在与中国对抗中度过

特朗普在玩转美国这个金融帝国方面,他的经验是不足的,这个问题只有他在与华尔街、美联储的关系调整完以后,他才会得出自己金融战略的结论。而在这个问题上他能玩的金融战略和前几任总统比起来不会有太大区别,特朗普背后主要是产业资本,不少人认为他的当选是产业资本对金融资本的胜利。但是这是否意味着特朗普进入白宫以后,美国的产业资本面对美国的金融资本会更有优势,更有话语权,这很难说。因为美国已经有四十多年的产业资本衰落期,前面我也讲到美国产业回归和向外输出美元这两者二元对立的矛盾无法解决;美国的产业资本本身跟金融资本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华尔街在产业上玩空手道,但是美国产业要拿到投资还得靠华尔街。这就又回到了美国惯常的资本游戏之中。

无法完成真正意义的经济结构调整,无法实现产业经济的恢复,特朗普的国内政绩也就出不来。就会又带来一个新的问题,经济上玩不好,那么只好玩外交,为什么奥巴马在第二个任期几乎就是在与中国的对抗中度过的?就是他在“再工业化”的目标破产后,只能通过玩国际政治展现政绩,给美国人打鸡血。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就必须选择一个对手,如果打伊拉克、阿富汗这样的国家美国人已经感觉不出总统的“伟大”,俄罗斯又有“二杆子劲儿”,而中国人比较理性,因此他们认为唯一可以拿捏的就是中国——如果特朗普经济没搞好,一定也会转向国际政治,继续用强势来挤压中国,甚至从强势打压中国中,给美国带来经济机会。通过在中国周边制造麻烦,导致中国和周边国家关系紧张,投资环境恶化,资本撤出,回流美国,给美国带来机会。

以战争驱赶美元回流美国模式难改

如此,特朗普就会再一次和华尔街合作,可是这样的老套路实际上对美国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意思:玩来玩去又玩回到虚拟经济上来了。如果特朗普重走奥巴马的路:资本从东南亚撤出去支持华尔街的牛市,又会造成美国的经济虚高,虚假繁荣,那美国依然没有希望。美国现在面临的是什么?民主政治正在退化,金融资本主义的红利正在吃尽,但美国今天真正需要的不光是恢复实体经济,甚至可以说不光是革面,更需要洗心。即彻底反思霸权之路的利弊,而不是一条道走到黑地沿帝国老路狂奔。现在特朗普已拉出了革面的架势,但是洗心恐怕他连想都没想到。洗心需要的是制度性变革,因为制度性变革在很大程度上是要重新反省西方的“普世价值”,在今天是否还能够真的行得。全世界都要走的一条路,就是网络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新制度新路径,人类现在需要新方案、新设计,传统的帝国之路美国走不通,其他国家一样走不通,想想看,因特耐特和因特纳雄耐尔的发音很接近,共享社会和共产主义的内涵也很接近。

特朗普虽是商人出身,但他现在是个政客,他不得不面对美国庞大的官僚体系,这个官僚体系造就并适应了美国一百年来特别是近四十年来的整个运作模式。他现首先要面对的是要组班子,他说将有四千个副部长以下的岗位要让大家竞争,但是可能吗?你要让现在四千个官员都失业吗?所谓官僚分立的体系通常指正部以上为官,副部以下是僚,而流水的政坛铁打的僚:正部以上官员是随着总统更换而更换的,副部以下的僚是不换的,这批技术官僚的脑子里根本没有全新的执政理念,他们已经适应了美国霸权建立以后大半个世纪的这套政治体系,它的运作是按照这个路数进行的,包括美国的币缘政治也是通过这个体系来推进的,通过战争驱赶资本让资本回到美国,再让华尔街获利同时给美国人分利,这样的一个方式,特朗普能改变它吗?

我认为他基本做不到。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只须静观其变,先把中国自己的事情真正处理好,再看特朗普如何出牌。以中国太极应对美式拳击,这是眼下我们最佳的策略选择。因为时间在中国一边。

更多好文在 阅读原文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