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什么情况下会为小三离婚?

男人什么情况下会为小三离婚?

2017-06-29 疯狂瘦下来 疯狂瘦下来

男人什么情况下会为小三离婚?

从医院大楼出来的那一刻,我手里握着已经褶皱的妇科检查证明单,看着落款处的诊断说明,心里是说不上的崩溃与绝望。

排卵障碍——这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结果。

眼下,正午的阳光太过毒烈,炙热的光线晃的我满头虚汗,诊断单上的那几个小字格外刺眼,看的人眼眶模糊。

今天是我和周子昂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同样的,也是我奉婆婆之命,第一次来医院,做不孕检查。

回到家中的那一刻,屋子里面的凝重气息扑面而来。

婆婆和子昂坐在沙发上,看那架势,应该是在等待我的归来。

还没来得及换鞋,婆婆就气势汹汹的走到了我面前,她一手抓过我的挎包,快速而粗鲁的从里面翻了两下。

当检查单滑落而出的时候,我的心狠狠的拧了一股劲。

婆婆拾起单子,自顾自的端详了一会儿,接着,冲我冷笑道:“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了!之前还和我犟嘴,说自己没问题!现在好了吧!医生都开证明了,你们两口子怀不上孩子,就是你的问题!亏得你还好意思说,让子昂跟你一起去医院做检查,你怎么有脸开口啊你!排卵障碍?你连个女人都做不明白,还想给我们周家传宗接代?”

“啪”的一声,婆婆将那张检查单摔在了我的脸上,我感觉不出疼,但是右侧脸颊的位置,慢慢的渗出了一些血。

婆婆气喘吁吁的站在我身旁,脸上的怒火一簇接着一簇。

我侧头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周子昂,此时的他正一脸沉默的低着头,双手紧扣在一起,默不作声。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我的丈夫,有些陌生。

我默默的从地上捡起了那张检查单,逞强的冲着婆婆开了口,“医生说……排卵障碍是可以医治的,只要调养好了,是可以正常怀孕的。而且……医生还建议子昂也去做一次不孕检查,这样双方……”

话未说完,我的耳边,就响起了剧烈的巴掌声,这声音很清脆,还带着灼热的刺痛感。

婆婆打了我,狠狠的打了我。

“唐未晚!你还要强词夺理是吗!你生不出孩子,分明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总往我儿子身上扯什么!我儿子人高马大的,可能有问题吗?我告诉你,如果一年之内你再生不出来,你们就给我离婚!”

当离婚这两个字从婆婆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沙发上的周子昂,终于站起了身,他走到我身边,一把拉过我的手臂,硬生生的,将我拖进了卧房。

房门反锁,他沉默的伫立在我面前,眼神游离。

我大概怎么都没想到,一次妇科检查,会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

子昂为难的看了我一会儿,接着默默的叹了口气,轻抚着我的肩膀说:“没事,我妈她就是脾气不好,怀孕的事我们可以慢慢来,别难过好吗?”

听到他这样说,我忍不住的开始落泪,我抬头望着他的眼,心慌的问道:“那你会和我离婚吗?”

周子昂摇了摇头,深褐色的眸子里带着一丝丝的闪烁,声音低沉,“别瞎想了,你先休息,我出去劝劝我妈。”

子昂离开以后,卧房里安静的出奇,而房间外头,却是婆婆的嘶吼声。

我失神的坐在床边,听着客厅里噪乱的呼喊,我几度忍不住的想要大哭,但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我知道,从我和周子昂结婚的第一天开始,婆婆就一直对我不满意,但我从没抱怨过什么,因为我始终觉得,只要子昂是爱我的,就足够了。

情绪整理的差不多的时候,我打算换上睡衣。

只是,当我在柜子里翻找衣物的时候,意外的,在角落夹缝处,发现了一件红色透明蕾丝内裤。

那内裤的样式太露骨,根本就不是我的衣服。

我伸手就要去抓,而这时,卧房门忽然就被踹开了。

房门狠狠的撞击在墙面上,零星的墙灰顺势滑落,门外的婆婆面色凶煞的冲到我面前,尽管周子昂在竭力劝阻,都没能拦住她肥硕的身子。

婆婆喘着粗气,指向我说:“唐未晚我告诉你,你们两口子生不出孩子,都是你的责任!你身体有问题我不管,但是你不能耽误我儿子传宗接代!我们周家现在就这么一个独苗!我绝对不能任由你这么拖累我儿子!”

婆婆的话说的决绝而不留情面,我忍着胸口的巨大沉闷感,抬起头说:“我会马上接受医院的治疗,努力在一年的时间里把自己的身体调养……”

“一年?如果你一年内仍然养不好怎么办!再说了,从你和子昂结婚到现在,一共都几年了?”婆婆用力的推了一把我的肩膀,“两年了啊!整整两年,你的肚子都没有一丁点的动静!唐未晚我告诉你,现在,我不打算等了!如果你怀不上,那就让别人怀!”

话落,站在一旁的周子昂拉住了婆婆的手,语气焦躁,“妈!你冷静点好吗!”

婆婆恶狠狠的回过头,“我现在已经够冷静了!当初你和唐未晚结婚的时候,我就说过,这个女人不适合你!后来你们买婚房的时候,我就更加确定,她不爱你!你说你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婚房……说到婚房,我心里的那点强忍,就更加的不堪一击了。

当初结婚的时候,因为周子昂的家庭条件不好,所以,婚房的钱只能由我父母来出。

原本以为,我父母买的婚房,就直接写我父母的名字就好了,可谁知,我那个贪婪的婆婆,非要在房产证上写周子昂的名字。

婆婆的理由很简单,她觉得,她的儿子太优秀,我能嫁给她儿子,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她还说,如果一个男人不能拥有家里的房产,那就相当于是入赘,这样的名分,会让子昂在家乡父老面前抬不起头。

百般无奈下,我的父母只好做出退步,在房产证上写了我和周子昂两个人的名字。

仔细想想,以前在经历这些麻烦事的时候,我都一一忍过来了,因为从恋爱到结婚,周子昂对我都是真心的好,而我也是真的很依赖他。

只是现如今,我的耐心,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摧毁。

眼下,婆婆下定决心的从上衣兜里掏出了手机,自顾自的说道,“找人代孕吧!既然她的肚子不争气,那就找争气的!至于代孕的人,我已经物色好了!”

如果不是亲耳所听,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婆婆早就做好了代孕的准备,甚至连代孕的人选,都物色好了。

当我得知这个惊人的消息时,我将目光挪到了周子昂的身上,可他直接避开了我的视线,随后,拉走了正在气头上的婆婆。

婆婆被周子昂强制性的带去了厨房,也不知在交涉些什么。

我浑身乏力的蹲靠在墙边,身体一点一点的向下沉,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心情,彷佛整个世界都塌陷了。

代孕——这对于二十几岁的我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从我身边流逝,厨房里的丈夫和婆婆依旧在窃窃私语。

这时,家门口忽然响起了门铃声。

我撑着胳膊起了身,单手扶着墙壁,一点一点的走到了家门口。

我望着监控屏幕上的人影,顿时有些惊讶。

站在门外的人,叫袁桑桑,是我和周子昂一起资助了五年的女学生,当时之所以会资助她,是因为我和子昂一起参加了一个爱心公益项目,而袁桑桑,就是我们的资助对象。

如果没记错,她今年应该刚好19岁,上个月,才考上大学。

她的出现,是我怎么都没预料到的。

情急之下,我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整理好情绪之后,面带微笑的打开了家门。

“好久不见了,桑桑!”

袁桑桑见到我,激动的就给了我一个拥抱,她的身子很瘦小,不过拥抱的时候,还是蛮有力量的。

大概是女大十八变吧,现如今的她,比我和周子昂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漂亮多了。娇嫩的脸蛋,婀娜的身材,说话的声音里略带着一点小女生的温柔,着实是我见犹怜。

我把她请进了家门,而这时,厨房里的婆婆和周子昂,闻声走了出来。

当桑桑看到周子昂的那一刻,她兴奋的冲到了子昂的身边,紧接着,是一个大大的拥抱。

桑桑的脸紧紧的贴在周子昂的胸口上,那由内而外的依赖感,彷佛是许久未见的情人模样。

周子昂的脸色有些吃惊,又或者说,有些惊吓。

说实话,在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里特别的不舒服,虽然桑桑是我和子昂的资助对象,但是,这个拥抱,未免太出格了点。

难道是因为嫉妒吗?还是我太小题大做了?

打过招呼后,周子昂邀请桑桑去了沙发那边,随后,他冲着婆婆眨了眨眼,示意婆婆去厨房准备一些水果。

可婆婆非但没动,还大声的冲我喊了过来,“你还愣在那做什么!家里来客人,还不赶紧去端茶水!”

我被婆婆的突然吼叫吓了一跳,但出于待客之礼,还是默默的去了厨房。

等我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令我诧异的一幕发生了。

此时的婆婆就坐在袁桑桑的身旁,她极为热情的抓着袁桑桑的双手,嘴里不停的夸赞人家姑娘懂事又伶俐。

我搞不清楚眼下的状况,更不清楚,婆婆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袁桑桑。

放下果盘,我望了一眼正在保持缄默的周子昂,此时的他安静的坐在沙发里,低垂着头,脸色极差,好似发生了什么特别难堪的事。

我推了推茶几上的果盘,对着袁桑桑说:“桑桑,怎么突然来找我们了,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袁桑桑的眼神定了一下,接着说道:“没有啊……不是你们夫妻两叫我来的吗,我上午接到子昂哥哥的电话,说是让我来家里一趟……”

我傻傻的愣住,抬头看向周子昂,可他一句解释都没有,甚至都不敢和我对视。

我突然就预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这时,婆婆忽然转过身,眼神冷漠的看向我说:“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刚才我和你说的代孕的人选,就是袁桑桑!这丫头哪方面都很好,无论是学习还是长相,我都特别满意!而且这几年来,她的生活经费一直都是你们两口子资助的,照理说,你们对她是有恩情的,所以我才叫她来,商量代孕的事!”

听了这话,我差点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坏掉了,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婆婆,无法控制的冲她吼了出来:“这件事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你怎么能这么武断的就把人家姑娘叫来!你知道代孕意味着什么吗!桑桑今年才19岁,她才刚考上大学!如果……”

话音未落,坐在一旁的袁桑桑突然哽咽了起来,她抽了抽鼻头,颤抖的说道:“未晚姐,这件事……我已经同意了……我知道这样做会对我的生活有影响,但是这五年来,我的一切生活开销,都是你和子昂哥哥给予的!如果没有你们,我也不会考上大学!所以,在你们遇到难处的时候,我肯定是要帮忙的……”

听了袁桑桑不经大脑的话,我克制不住的站起了身,我拉过袁桑桑的手臂,喊道:“他们说什么你不要听!你年纪还小,不懂代孕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你的身体出现了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你以后还怎么嫁人!”

可眼前,袁桑桑似乎已经听不进我的话,她低着头哭丧着,彷佛这场代孕交易,她一定要妥协。

我转身,看向婆婆,“妈,代孕的事你就不要想了,我就是做试管,也不会让桑桑做这种事的!”

这时,愤懑的婆婆一把扯开了我的手,一字一句的辱骂道:“唐未晚!你一个生不出孩子的怪物,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头论足!你不能生,就让有能耐的人生!再说了,如果桑桑真怀了子昂的孩子,我们周家是会对她负责一辈子的!”

一辈子……我忽然有点听不明白婆婆的意思,只是,还没等我开口反驳,婆婆就说出了一句,让我怎么都没想到的话。

“哼!做试管?你连给子昂买车的钱你都拿不出来,你会有钱做试管?再说,让桑桑代孕,也不会对她有什么伤害,直接让她和子昂圆房就可以了!至于你,是留下来好好养孩子,还是离婚,那是你自己的事!”

让袁桑桑和周子昂圆房?

我怎么都不会想到,这竟然,是我婆婆说的话!

瞬间,家里的气氛跌进了谷底。

一屋子的人就这么沉默了整整五分钟,期间除了袁桑桑的抽噎声之外,没有任何人说话。

我捧着自己心里的那点残存自尊心,抬头看着周子昂,颤颤巍巍的说道:“代孕的事,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是吗?”

周子昂不说话,双手用力的交叉在一起,他的指关节有些发白,施力的压在大腿上,呼吸声很重,心事重重。

我仿佛记不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丈夫,竟然变成这般模样了。现在的周子昂,和结婚前那个有担当的周子昂相比,真的是差太多了。

我冷笑两声,拿起桌子上的挎包,说:“代孕的事,我是不会同意的,你们好好招待桑桑吧,我出门了。”

我转身就要走,可这时,周子昂冲到了我身后,他拉着我的手臂,低声劝道:“我妈她只是求子心切,代孕的事我们再商量,你别走行吗?别让你爸妈知道我们因为这件事……”

我无奈的回过头,“周子昂,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担心我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怎么?怕他们对你印象不好,然后就不出钱给你买车了?”

这话一落,周子昂的手瞬间松垮了下去,他的脸色发青,眼神里迸发着压不住的怒火。

我几乎很少看到他生气的样子,但没办法,我也很难过,我也很委屈。

我太能理解周子昂担心我回娘家的心情,因为对周子昂来说,我父母就是他的现金提款机,婚房是我父母买的,他的工作也是我父亲给安排的,甚至连他想要买车的愿望,我父母都打算满足。

我绝望的摇摇头,后退了两步,说道:“我们彼此都冷静一下吧,我真的没想到,因为一次身体检查,我们之间的感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我转身就要走,可忽然,婆婆两步蹿到了我面前,她狠狠的推了一下我的肩膀,骂道:“唐未晚!你少在这装委屈!我找桑桑帮忙代孕,那是给你们两口子减轻负担!你不理解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埋怨我儿子?”婆婆上手就要抓我的衣领,好在,周子昂在身后拦了一把。

婆婆继续冷嘲热讽,“行!你不同意代孕也行!那你就去给我做试管!不成功就给我做一辈子!”

听她这样说,我低声冷笑,“你不是说了,我没钱做试管么!”

这下,婆婆的火气更大了,她扬手就要扇我的脸,而忽然,沙发上的袁桑桑飞快的冲到了我们之间,她按住婆婆的手,哭噎道:“阿姨,你别这样对未晚姐,你别这样对她……”

婆婆涨红着脸,不可遏制的喊道:“没钱?没钱就把房子卖了!抵医药费!反正你爸妈有的是钱!你还会差钱?”

我不甘示弱的顶撞了过去:“卖房?这是我爸妈买的房子!你没资格卖!”

婆婆伸手就扯住了我的马尾,“好你个唐未晚,现在竟然敢和我顶嘴了!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嫁到我们周家,那就是我周家的人!就是我们周家的奴隶!”

当我和婆婆厮打起来的时候,我也顾不得什么尊老爱幼了,为了尊严,为了解气,我直接撸起袖子反击了起来。

最后我是怎么被拉开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等身边清净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被关在了卧房里。

门外的周子昂和袁桑桑在控制着婆婆,留我一个人,在空房间里。

我看了看穿衣镜中凌乱的自己,头发如枯草一般纠缠在一起,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丑的不成样子。

我忽然很想哭,但酝酿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住了。

我从地板上爬起,自顾自的开始收拾衣物,我想,这个家,我是呆不下去了。

等着行李收拾好的时候,我推着行李箱,打开了卧室门,此时的婆婆正在隔壁房间里哭闹,我径直走向家门口,一声不吭的走了出去。

走进电梯间的时候,周子昂雷厉风行的跟了出来,他一把按住我的行李箱,眼神关切,“你消消气行吗?她是个老人,你就忍耐一下,不行吗!”

我无奈的摇摇头,捶着自己的胸口:“周子昂,我忍的还不够多吗?从我和你结婚开始,从你妈住进我们家的第一天开始,我什么时候,不在忍?”

周子昂低下头,一言不发的沉默着。

大概就这样过了两分钟,突然,他毫无预兆的将我拥入怀中,“老婆,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

说实话,当我听到周子昂说对不起的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刚刚在和婆婆撕扯的过程里,我曾无数次的想过,就这么离婚算了,可是,当他拥抱我的时候,我又打消了那个狠心的念头。

我哽咽着说不出话,周子昂的拥抱却愈加的用力。

“对不起,我会劝好我妈的,代孕的事我也不会同意的!就像你说的,我们去做试管,生我们自己的孩子,好吗?”

他的声音温柔而诚恳,而这一刻的周子昂,才让我觉得熟悉。

我默然的点点头,努力平复自己的怒气,“那你留在家里劝婆婆吧,我先去朋友那住两天,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医院做检查,顺便问问试管的事。”

周子昂迟疑了一小会儿,但还是点了点头,“好……”他担忧的抓了抓我的肩膀,“那你别和你爸妈说这件事,我怕老两口担心……”

“嗯,不说,放心吧。”

从家里离开后,我打算去曲玥家里借住两天,曲玥是我的大学室友,是和我形影不离的好闺蜜,这种情况下,也只有她能够收留我了。

可是我这边还没打电话,手机屏幕就欢快的闪烁了起来。

我一看,竟然是曲玥打来的,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不过刚一接通,那头就响起了她杀猪般的叫声:“唐未晚!赶紧来救我!我要不行了!”

挂了电话,我拖着行李箱飞快的冲出了小区,我想着,是不是曲玥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可后来的经历告诉我,这将是我这一生中,做出的最糟心的一个决定。

曲玥发给我的地址,是一家五星级酒店,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让我来这里,但还是硬着头皮进了大厅。

刚走到前台,我就看到大厅休息区内,一个穿着浴袍,身材娇好,但是头发极为凌乱的身影。

我小心翼翼的凑上前,果不其然,是曲玥。

曲玥看到我的时候,如同见到救星一般,猛的就扑了过来,接着,她开始翻我的挎包,“快快快!借我一张银行卡,我的账户被我爸冻结了,我没钱付房费了!”

合着……她火急火燎的叫我来,只是为了付房费?

脑子崩溃掉的一瞬间,曲玥从我的钱包里抽出了一张银行卡,我一把按住她的肩膀,说:“多刷两天的房费,你再陪我再住两天。”

曲玥愣了一下,这时,她才留意到,我身后的那个银色行李箱。

她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调侃道:“被你老公赶出来了啊?哈哈哈哈……你在外面偷腥了?”

我一拳就捶在了曲玥的脑袋上,“去!付!钱!”

我和曲玥进了酒店房间之后,屋子里脏乱到不行,看样子,她最近又连续好多天夜不归宿了,不过也不奇怪,她本来就是个不愁吃不愁穿的白富美富二代,除了家庭关系不和睦了一些,在她的身上,也看不到什么可以忧虑的地方。

每天吃吃玩玩,就是曲玥的工作。

顺利住下的这晚,我 九点钟 给周子昂发了一条短信,提醒他明天别忘了一起去医院做检查,可他并没有回复我。

大概是因为疲劳过度,发过短信之后,我很快便入了深眠。

而再次睁眼时,我是被隔壁房间的“巨烈”声音,给吵醒的。

曲玥的睡眠比我还浅,我睁开眼的时候,曲玥正坐在床边缊着怒火。

她见我也醒了,就指了指墙面,恶狠狠的说:“隔壁这对狗男女,从 早上六点 ,就开始做扰民运动,这个女的到底是有多饥渴啊!哼哼呀呀的叫了一早上了!跟杀猪一样!”

听了曲玥的形容,我憋不住的大笑了起来,曲玥正在气头,扑通一下跳上床,猛的就开始敲击隔壁墙面,大骂道:“我说你们他妈的能不能小点声!要做回家做去!是有多少年没啪啪了,至于这么饥渴吗!”

辱骂声一落地,隔壁房间就没了声音,而且是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了。

我默默的给曲玥竖了一个大拇指,可我们俩还没高兴多久,突然,我们的房间,就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

“砰砰砰!砰砰砰!”

曲玥一脸诧异的挑了挑眉,接着,她跳到床下,骂骂咧咧的朝着门口走去,“妈的,竟然还找上门了,看老娘不怼死她丫的!”

眼看着曲玥走向了房门口,我就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看着母夜叉曲玥,教训隔壁的小情侣。

只是,房门打开时,门外只站了一个衣着暴露的长发女人。

那女人穿了一件白色男士衬衫,衬衫的扣子很随意的扣了两颗,她的胸口裸露在外,里面的红色透明蕾丝内衣,若隐若现。

因为衬衫很长,一直盖到了她的大腿,不过……她貌似并没有穿内裤。

我好奇的向着门外探了一下头,而这一次的探头,让我彻底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长相。

我想我并没有看错,那个女人,竟然是袁桑桑!

------------------------------

袁桑桑为何突然变得如此豪放?

她身上的内衣和我在家里发现的是同一件吗?

我又该如何在刁钻的婆婆和沉默的老公之间周旋?

↓↓↓ 更多精彩请点击【 阅读原文

Read more Report
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