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坏丫头>>当前

新式避孕法,好羞射···

新式避孕法,好羞射···

2017-09-13 坏丫头 坏丫头

新式避孕法,好羞射···

第一章 落寞的秋天

坐在电脑前,张伟看着宿舍窗外发呆。

对于这座北方城市来讲,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有点早,刚进入9月,大街上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掉下有些发黄的叶子,稀稀落落飘散在马路上。

张伟刚辞职,此时对着电脑,有些孤独和寂寞,干脆上网找个MM聊天吧,打发这无聊的时光。

张伟比较喜欢算命,也信命,最信奉的一句话是:性格决定命运。

如何找MM呢?张伟寻思了下,突发奇想。

找到一颗骰子,放在手心摇晃,决定摇8次,按顺序组合起来的数字就是要查找的QQ号码,如果没有这个号码或者查找资料是男的就重新摇,如果查找资料是女的就加她。

闭上眼睛,摇起来,每次把结果写在纸上。

8次之后,一组数字出现在张伟面前:13256***。

好,就是它了,张伟把数字输进QQ查找好友的对方帐号里面。

帐号输进去之后,显示有这个人:伞人。

张伟不由笑了,这么巧真有这个号码,看来是缘分哪!继续点击详细资料,很快内容出现了:昵称,伞人;性别,女;年龄,31;城市,兴州。就这些,别的都是空白。

比张伟大三岁。娘常说,女大三,抱金砖。

兴州是东南地区一座经济发达的山城,张伟以前出差曾经多次去过那里,对那里的文化民俗、人文地貌都有所了解,也是自古出美女的地方。

“看看是不是美女!”张伟自言自语地说着,点击加为好友,在输入一栏写了一句话: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然后发送出去。

发送出去之后,迟迟没有回答,看来对方不在线或者根本不想理张伟。现在在QQ上的女网友被男的加好友的太多了,基本都不大理。

“嘿嘿……看来是有缘而无份。”张伟开着电脑,自嘲了一句,往床上一躺,瞪着眼睛看天花板,琢磨今后的去向……

大学毕业后张伟一直在这座城市的一家旅游公司工作,大学里学的就是旅游专业,所以工作起来也很得心应手,几年工夫就已经是公司的营销部总监了。但自从老板把自己的妹夫安排到营销部任副总监以后,张伟的日子是江河日下,处处受制,经常被打小报告,“莫须有”的罪名也就时常落到张伟头上。昨天,老板的妹夫又把因自己失职造成的工作失误推到张伟身上,老板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顿臭骂。张伟忍无可忍,终于拿出了一个男人的气势和气魄,今天一上班就炒了老板的鱿鱼。

辞职之后,下一步干嘛呢?张伟琢磨着,不知不觉来了困意……

这段时间单位组织大型促销活动,张伟一直是连轴转,持续熬夜,半个多月以来,每天睡眠不足5个小时。今天可算是弥补回来了,直睡了个天昏地暗。

“笃,笃……”睡梦中依稀听见电脑发出的提示音,睁眼一看外面,天已经漆黑了,拿过手机看看时间,晚上10点了。

这觉睡得爽。张伟一骨碌爬起来坐到电脑面前,原来是QQ在提示,点击一看:我靠!那伞人回复通过加自己为好友了!

张伟来了精神,开始和对方聊天。

“晚上好!”

对方回发了一个笑脸,算是回答。

“在忙?”

“还好!”

“还好是什么意思?”

“我们这里的方言,就是还可以的意思!”

“哦,你们那里是个好地方,我去过几次。”

“是吗?你们那里我可没去过,现在很冷了吧?”看来对方已经看了张伟的个人资料了。

“还好!”张伟学着伞人的方言回答。

“你接受新事物挺快啊!”

“还好!”张伟继续回答。

“??你怎么不用你们那里的方言说呢?”

“怪好!”

“哟~!怎么还怪好?听不懂!”

“怪好就是我们的方言里还可以的意思啊!”

“哦,有意思!”

“知道我为什么加你吗?”

“不知道。”

“想知道吗?”

“说!”伞人讲话很简练,不大愿意多费口舌。

“你的号码是我撒色子撒出来的,8次,组合成这个号码,然后我输入帐号查找,结果找到的是你。”

“真的??”伞人很意外。

“骗你干吗?有那必要吗?”

“阿弥陀佛……”

“哈~!~!”张伟笑了。

之后伞人一直没讲话,张伟也没说话,边浏览新浪的军事新闻边找个些东西吃着。

过了有30多分钟,张伟正想出去转转,“啾,啾!”伞人的企鹅头像又闪动起来:“还在吗?”

“在。”

“不好意思,刚才有客人来。”

“哦,没关系。”

“你知道我为什么加你为好友吗?我的QQ很少加陌生男人的。”

“不知道。”

“因为你请求加入的那句话: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

“哦,呵呵……”

“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要是不加我可就太没缘分了啊,好不容易老天给我这个号码……”

“恩,你说的也是,不过我不知道号码是你扔色子扔出来的。我就是感觉你说的那句话很有味道,才加你的!”

“恩,很荣幸!”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张伟一直感觉对方讲话简单直接,语气很淡。

“我啊,今天刚辞职,正打算找新工作呢?”

“打算去干吗?”

“还没定啊,基本是打算在本地找个合适的单位吧!”

“哦……”

“你呢,做什么工作?”

“我?我是打工的,在一家小公司办公室打杂。”

“哦,那也很辛苦啊!”

“谢谢,辛苦算不上,就是心累……”

“???什么意思?”

“没什么,随便说说的。还有,有句话我说了你别生气。”

“没关系,说吧!”

“第一次刚认识就说这话可能不大礼貌,但是我感觉你能通过撒色子组合号码查找到加我,而我又能加你,本身就是个很巧的事情,所以我也把你当朋友看。我认为你们北方的经济发展缓慢,人的思想很不解放,经济活力很差,你这么年轻,应该出来闯一闯,不能老呆在你们那地方。外面的世界很大,天地很广阔!妇人之言,仅供参考。”

“哦,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我父母都在本地,本地的朋友和同学也多一点,去外地人生地不熟,不好发展啊!”

“大丈夫当横行天下,岂能为儿女情长所牵就;男子汉当去闯荡世界,岂能圈在原地吃老本!”

“你说的很对!我考虑考虑!”伞人的话让张伟刮目相看。

“对不起,可能我讲话直接了一点,没见外吧?”伞人说道。

“哪里,哪里,我是个直爽人,典型的北方人讲话性格,喜欢和直爽人打交道!”

“那就好,认识你很高兴。”

“我也是,希望以后我们还能再联系!”

“应该会的!今天晚了,我要休息了。88”伞人讲话快,再见也快,一口气说完。

“88”张伟还没来得及告别,对方的头像已经变成黑白的,下线了。

“这么快,真是个急性子。”张伟笑了笑,对话窗口没有关,把伞人刚才说的话又反复看了几遍。

“大丈夫当横行天下……”这话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让张伟颇受震动:一个女人都有此翻豪气,我堂堂一男人,岂能连一个女人也不如。

再看看伞人说的那些话,也确实有道理,北方人的发展开放观念和南方人比,起码要落后10年。自己趁着年轻,又没有成家,男儿自由身,是应该出去闯荡一番,也不枉来世上一回。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涌起万丈豪情:对,就这么定了,去南方,去感受火热的开放大世界!

单身汉无牵无挂,说走就走,明天启程。

张伟把目标城市定为东南沿海的一个开放城市——海州。

张伟在网上查了下有关资料,这座城市是目前国内经济发展最快,最具活力的一个中央计划单列市,去年GDP总量在国内大城市中排前6名,中小企业相当发达,外贸出口尤其迅速,拥有中国最大的集装箱港口码头,同时旅游业也相当发达。

海州和兴州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也就200多公里,之间有高速公路相连,离张伟所在的城市可就远了,1600公里。

飞机是坐不起的,火车没有直达,查了下,有卧铺长途大巴,全程高速,20个小时到达。

乖乖!张伟从小到大,还没出过这么远的门。

然而既然决心已定,就要做下去。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张伟心里不停地鼓励自己,感觉很是兴奋。

第二章 美女王炎

第2天下午6点,张伟坐上了开往海州的长途卧铺大巴,随身行李很简单,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就是那台手提电脑。

卧铺车是一辆老式的大宇,卧铺分为4排,两排靠窗,中间2排挨在一起,车内非常整洁,乘客的鞋都脱下放在专用袋子里。张伟的铺位在中间。

车出发后,张伟半躺在铺位上,开始打量邻居铺位。

邻铺的是个女孩子,二十三、四的样子,齐耳短发,瓜子脸,皮肤白皙,五官精巧,穿一身白色“耐克”休闲装,属于那种典型的小巧玲珑的美女。

见张伟在打量自己,女孩点头友好一笑,牙齿很白很整齐:“你好!”

“你好!”张伟微微一笑,他对自己的外表一直很有信心,女孩子没有理由回拒绝一个帅哥的问候的。

“听口音你也是我们本地人吧?”女孩子看来对张伟并无恶感。

“是啊,我就是市中区的,你呢?”

“我也是!你是去海州吗?”

“是的,你也是吗?”

“恩!”

……

到底是年轻人,交流简单快捷。张伟很快就知道她叫王炎,今年24岁,刚大学毕业,德语专业,本地小城市,无用武之地,所以准备去海州去碰碰运气,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再一交流,二人还是同一所中学高中毕业的,他们的班主任老师还是同一个人,不由又增加了几分亲切。共同出门在外,孤立无援,顿生同病相怜之感,越谈越热乎。

“呵呵,王炎,我比你高4届,你应该叫我师兄才对哦!”张伟和王炎开起了玩笑。

“好啊,那你可得有个师兄的样子,不准欺负我……”王炎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张伟。

“那是自然,一定一定,不然春节回家见了班主任老师怎么交代……”

“呵呵……这样还差不多。”王炎笑嘻嘻地看着张伟:“你去海州干吗?出差?”

“呵呵,我也是刚辞职,去那里找工作的……”

“真的!”王炎高兴地说:“太好了,太好了!我正愁没人和我做伴呢,现在有大师兄在,我可就不愁喽……”

“呵呵,看把你高兴的,你以为工作就那么好找啊。”

……

天色渐渐变黑,秋天的北方凉意渐浓,乘客纷纷把铺上的毛毯盖在身上,有的看车内电视播放的武打电影,有的则睡起觉来。

张伟和王炎各人裹着自己的毛毯,并肩躺在卧铺上小声交谈。

“路师兄,我怎么感觉我们俩这样躺在一起,好象躺在一张床上一样……”王炎调皮地捅了捅张伟的腰,张伟的彬彬有礼和英俊的外貌让她印象不错,同一班主任的经历又让她对张伟增加了不少信任感,心里也就没把他当外人。

“呵呵,小丫头,少胡思乱想。”

“什么胡思乱想啊,本来嘛,你看看,我们两个铺之间什么遮挡都没有,幸亏是遇到你,要是别的男人人睡我旁边,还不别扭死了……”

“怎么?我睡你旁边就不别扭了?喜欢我睡你旁边?嘿嘿……”张伟故意做出一副色咪咪的样子看着王炎,话里有话。

“哈哈……大色1狼!”王炎把毛毯蒙到头上,笑地浑身颤抖。

夜深了,车上的乘客都进入了梦乡,有的还打起了呼噜,驾驶员关闭了电视和车里的灯光,车辆在高速公路上一直向南方驶去……

张伟和王炎也困了。

“睡吧,时间不早了。”张伟对王炎说。

“恩,好的。晚安,师兄!”

“晚安!”

张伟躺在卧铺上,怎么也睡不着,大脑里很兴奋,第一次和一个漂亮女孩子在卧铺车上躺在一起,就好象在一张床上躺着一样,腿一动就能碰到对方的身体,这种感觉真是很奇妙。

正想入非非时,王炎的手伸了过来,戳了他胳膊一下,悄悄说:“师兄,我冷……”

“哦,”其实张伟也感觉有点冷:“是啊,我也感觉有点冷!可是车上每人只有一条毛毯……”

“要不,这样,”王炎把嘴巴拿过来,趴在张伟耳朵边上:“我们把2条毛毯合在一起盖,这样厚了,不就暖和了吗?”

“恩,那是,可是……那样我们就等于在一个被窝里了,你不会有什么不方便的吧?”

“哼!这么多人在这里,我量你也没这个胆子。”王炎吃吃地笑起来,把自己的毛毯盖在张伟的上面,然后把2条毛毯整理了下,盖在2人身上。

毛毯不大,两人身体不得不向中间靠拢了些,才能全部盖上。

两人并肩躺着,肩膀和腿有了些接触,头离得很近,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张伟很规矩地躺在那里,动也不敢动。王炎的呼吸很均匀,好象已经睡着了。

张伟动了动胳膊,手正好碰到王炎的手,于是在那里停下来。

王炎没反应,仍均匀地呼吸。

张伟可不是柳下惠,和美女躺在一起,身体各部分很快就有了反应,心里跃跃欲试,手也蠢蠢欲动起来。

把王炎的手慢慢全部握在自己手里……

然后顺着手向上摸。

张伟试探性地把手放到了王炎的xiong部,见王炎没动静,于是隔着衣服……

由于仰面躺着,手不方便,张伟轻轻侧过身来,准备再进一步去摸。

刚转过脸,一下子愣在那里——

黑夜中,王炎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在看着张伟。

原来她早已经醒了。

“我……”张伟看着王炎的眼睛在瞪着自己,急忙把手拿回来,有些尴尬:“我睡着了,不小心把手伸到这边来了……对,对不起!”

王炎看着张伟,嘴角抿着,看不出是生气还是想笑,还是不说话。

“那,我们睡吧,没什么了!”张伟急忙仰面躺好,再也不敢乱动了。

张伟规规矩矩地躺着,脑子里飞快地转:她老是看我,不说话,是什么意思?生气?高兴?可惜光线太暗,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伟感觉困意上来,进入半睡眠状态,正迷迷糊糊间,仿佛感觉脸上痒痒的,有什么东西在拨弄,睁眼一看,王炎的脸正对着自己,头发在脸上拨弄的痒痒的。

还是眼睛一眨一眨地在看着自己,嘴角的表情却没有生气,甚至有一丝笑意。

见张伟醒过来,王炎嘴巴撅起来,对着张伟的嘴唇轻轻wen了一下。

张伟又愣了,这,这是什么意思?

王炎躺下来,靠着张伟的肩膀,悄声说:“都什么年代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还不如个女人,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嘻嘻……”

“呵呵,我挺喜欢你的,所以……”

“嘻……喜欢就大胆说啊,这很正常,你是帅哥,我是美女,遇在一起要是没有火花就不正常了,人家外国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张伟这才想起来,她是学外语的,经常接触外国人,怪不得思想这么开放。

“恩,你很直爽,也很直接……”

“呵呵,是的,我不喜欢妞妞捏捏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那你对我感觉怎么样?”

“感觉嘛,到现在为止还不错,认识就是缘分,也许我们能在一起做很好的朋友,甚至……”

“甚至什么……”张伟追问道。

“不告诉你,嘻嘻……”王炎把身体挨着张伟:“但是,我并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我现在对你有好感是真的,也信任你,以后就顺其自然,不必强求,看我们的缘分了。”

“恩……”张伟自然地揽着王炎的肩膀:“好的,王炎,我理解你的想法,也明白你的意思,我会认真对待你的……”

“我也是,希望今天我们良好的开端能给我们带来好运!”

“会的,我们一定能有好运。今天能认识你,真的是上天的赐予,我会用心去对你!”

“让我们慢慢用时间去了解对方,认识对方吧……”王炎喃喃地说着,躺在张伟的旁边安然入睡。

“马上到长江大桥了……”

张伟睡梦中听到有人在说话,睁眼一看,天已经亮了。

王炎趴在他旁边睡地正香,象一只小猫。

“喂,醒醒……”张伟摇摇王炎:“快看长江大桥。”

对于北方人来说,过了长江就是到南方了。

“哦,哪里?”王炎睡眼惺忪地问。

“马上就到了,我们可是一直在南下呵……”张伟理了理王炎的头发。

“是啊,人在旅途……”

“看,长江,长江大桥!”张伟指着外面。

两人贪婪地看着外面的风景……

“你有什么打算?”车过长江后,张伟问王炎:“我们上午10点多就到海州了!”

“当然是先找个地方住下,然后去联系工作,安居乐业嘛!”

“你在这里有没有同学、亲戚或者朋友?”

“没有,干吗要靠别人?自己出来闯多舒服!”

“恩,不错,有志气!”张伟突然想起网上的那个伞人说的话:大丈夫当横行天下。

听听小师妹的话,张伟有些惭愧,看来自己确实是需要出来锻炼闯荡。

“你怎么打算?”王炎问张伟。

“和你一样啊,先安居,再乐业。”

“你那里有熟人没有?”

“没有,也和你一样!”

“呵呵,那我们两个是孤男寡女闯海州喽……”

“呵呵,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打拼出个样子来!”

“那要是如果打拼不出来呢?”王炎逗起张伟来。

“没有如果,我给自己定的是背水一战,必须先站住脚跟,然后再发展,先就业,再创业!”

“恩!好,师兄有志气,小妹佩服……咯咯!”

“你也很有志气……”

“下了车我们先干吗?”王炎盯着张伟问。

“先租房子,确保今晚有地方住,幸亏我们到的早,时间比较宽裕。”

“那你打算租什么样的房子住?”

“单身公寓吧!”

“我在网上查了,海州单身公寓租金很贵的,一个月1200多!”

“这么贵!在我们那里租个套房也就这个价格。”

“我们那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什么地方,老兄,这里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也是中国富人最集中的区域,和我们那地方能比吗?”

“那只有租便宜点的了。”

“便宜点的环境很差的,又脏又破,根本不能住……”

“那你说怎么办?”

“嘻嘻……我说嘛……”王炎卖了个关子:“我们合租!”

“合租?”张伟又惊又喜,他有这个想法,可没敢说。

“是啊,我们一起租个单身公寓,费用AA制,这样既节省费用,又住得舒服。”

“好,好!你这个主意好!”张伟高兴地搓搓手:“而且,我们还可以经常在一起……”

“但是,有个条件,必须要遵守——”王炎认真地说。


【未完待续……】

========================

未删减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 投诉
评论
相关文章
出售本人,活不起了!

出售本人,活不起了!

出售本人,活不起了!实在太累……手续齐全,到手不用添钱!百公里也就半斤米饭,三两肉!会穿衣,会打扮,生活能自

坏丫头 阅读数:9